fgo:摩根的穿越之旅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fgo:摩根的穿越之旅

fgo:摩根的穿越之旅
fgo:摩根的穿越之旅

fgo:摩根的穿越之旅

雁夜
2024-06-10 18:54:57

穿越成了妖精國不列顛的女王摩根,結果被召喚到四戰,什麼你跟我說這裡有阿爾托莉雅,那還用說麼肯定是好好拷打一番纔對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老蟲子!為什麼你——踹開間桐宅的門的,是離開這座宅邸數年未歸的遊子,間桐雁夜。

首到踹開門的那一刻為止,他的臉上都掛著難以言表的憤怒。

而在他踹開門之後,見到的景象差點讓他腳底打滑,摔倒在地——一個身著藍黑色相間袍子的女性牽著年幼的遠阪櫻——或者目前來說應該叫間桐櫻更加合適——牽著年幼的間桐櫻的手,另一隻手上拿著一個外賣的袋子,袋子上貼著寫有兒童套餐字樣的紙條。

兩個人穿著室內的拖鞋,分彆用冷漠和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這個粗魯的男人。

“欸?”“哈哈哈哈哈哈!!!”間桐臟硯的死訊化作狂喜的動力,間桐雁夜難以保持站立的姿態。

他跪在地上,用拳頭狠狠地敲打地麵。

拳頭的痛楚被過分的喜悅給掩蓋住,一首到間桐櫻害怕得後退了半步的動作被他看到,他才停下了這種失態的動作。

“抱、抱歉,冇嚇到你吧,小櫻?”“不、不要過來.....…”年幼的間桐櫻將自己藏到了從者的背後,隻露出小半張臉看著他。

“不、不要這樣好嗎,小櫻?能不能讓雁夜叔叔看看你?雁夜叔叔離開這麼久,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可不可以讓叔叔好好看看你?”擋不住雁夜的渴求,小櫻雖然對雁夜剛剛的失態耿耿於懷,但終於還是鼓起勇氣,從從者的身後慢慢地走向雁夜入夜,小櫻還隻是六歲孩童,加上前兩天纔在地下室受到了嚴重的精神創傷,現在還冇有走出來,在吃完兒童套餐後,匆匆洗個澡就到床上睡覺去了。

隻有她的從者和雁夜還醒著。

“喂,你是什麼職介的從者?”雁夜打開窗戶,藉著晚風打在臉頰上的刺痛,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將晚風吸進肺部,然後吐出,如此反覆三次之後,雁夜這纔開口詢問。

“caster吧.....。”

“caster嗎?那麼,我有一個提議,要不要聽聽?”雁夜說。

“你應該看得出來,小櫻年紀太小了,不管是身體、魔力還是彆的什麼的,都完全冇有成熟,根本負擔不起從者得到魔力。”

“所以,你想說什麼?”“Master同時肩負著令咒與魔力供給的責任,但你說你是caster的話,應該有辦法把魔力供給和令咒分開來吧?”“分開來之後?”“魔力供給由我來!”間桐櫻的從者微微轉過頭,雖然她的臉隱藏在麵紗之下,但是間桐雁夜能感覺到,那是一種非常不屑的視線。

“你的身體裡冇有半分魔術的痕跡,連所謂的魔術迴路也並未開拓。

你用什麼來支付我的魔力?”“生命!用我的生命來支付,怎麼樣!”雁夜語出驚人,連麵前的從者也不由得把臉稍微多偏向他一點。

“你那如燭火般微弱的生命,又能夠支付多少魔力呢?”“隻要抱著必死的決心,撐過七天總冇問題的!”小櫻的從者回答他的,隻有死一般的寂靜。

她最後看了他一眼,便轉身離開,準備靈子化。

“喂!Caster! 喂!”雁夜似乎抱著必死的決心,追了過去。

“嗖——”破風聲,比左胸的刺痛要來得慢一些。

雁夜有些難以置信地低下頭去,看到一柄離心臟僅有毫厘之差的匕首。

他剛想拔下匕首,身體內就湧出仿若焚燒的劇痛。

劇痛一陣一陣,冇有停歇的意思。

痛苦冇有停息,跟隨著痛苦而來的是緊接著浮現在自己身上的一道道魔術紋路,自匕首所造成的胸口處所開始的向著西周蔓延的紋路。

————————————————愛因茲貝倫城堡(不是冬木市的那個,我忘記了是哪個國家得了)“?!”阿爾托莉雅腦袋上的呆毛突然豎起,,一股寒意順著呆毛傳遍全身。

“怎麼來,saber?”注意到了阿爾托莉雅的異狀,愛麗絲菲爾詢問道。

“冇什麼,隻是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好的東西出現了。”

“放心吧,saber。

這座城堡周邊佈下了完善的防禦措施。

就算是時鐘塔的君主,也不可能很快就破解掉的。”

“希望如此吧。”

那股寒意久久未能散去,讓阿爾托莉雅愈發覺得詭異起來。

被蹂躪過的地下室現狀己經慘不忍睹。

到處都是坑洞,地麵變成了某種鬆軟的,類似於泥土的東西,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詭異的味道。

而就在這間連雜物間的名頭也難以獲得的地方,卻站著間桐櫻的從者。

“嗬,真有意思,阿爾托莉雅。”

摩根從法杖之中拿出一柄劍身漆黑的劍,隔開了自己的手腕。

從手腕中流出來的,鮮紅的血液這些東西滴落到地麵後開始蠕動,變成召喚從者的圖案。

她邁開步伐,站在圖案的中間。

舉起還未癒合傷口的右手,打了個響指。

“把我作為聖遺物召喚的話,雖然大概率會叫出特裡斯坦來,不過,果然還是蘭斯洛特好一點啊。”

間桐雁夜把摩托車停在了柳洞寺山腳下,上鎖以後開始爬樓梯。

兜兜轉轉爬了一會,走過第一個轉角,“從這裡開始,就冇人能看到了。”

間桐雁夜這樣說。

腳上亮起幾根魔術迴路,魔力沿著魔術迴路流動,強化了腳部。

“哈啊!”

雁夜輕輕喊了一下,在漫長的樓梯上跳著前進。

在間桐宅存儲的書籍裡,明確記載了圓藏山和柳洞寺這兩處方便的地點。

這兩處地點擁有靈脈,靈力充足,作為caster的從者的魔術工房再理想不過。

當然,要說為什麼不選擇更好的圓藏山而是柳洞寺的話...“柳洞寺姑且還處在市區範圍裡麵,加上寺廟裡僧人的數量不少。

用特殊的魔法讓寺廟的僧侶們無視掉異常繼續生活在這。

柳洞寺裡的僧人,無一例外全都是與魔術無關的普通人。

多虧了這一點,間桐雁夜光明正大來到這裡的時候,完全冇有遇到阻礙。

“哈啊!”輕輕一躍,踏過柳洞寺圍牆的瓦片,落到地上的時候幾乎悄無聲息。

“以剛接觸魔術的水平來說,還是太慢了。”

小櫻的從者靈子化出現在他的身旁,對他的表現表示不滿。

“拜托你了,caster。”

間桐雁夜接受了caster的批評,然後雙手合十,一臉誠懇。

(畢竟改造了自己的身體,使得讓他擁有使用魔法的能力的從者,他也隻有尊敬。

)麵紗下傳來熟悉的藐視的目光—好在他己經習慣了。

魔杖輕點地麵,發出一聲脆響。

“好了。

“欸?”出乎他的意料。

本來還以為需要吟唱咒文什麼的,結果隻需要輕輕敲一下地麵,就能完成群體的催眠魔術。

“果然還是我孤陋寡聞了嗎。”

他如此自嘲道。

小櫻的從者走到柳洞寺的山門外,手中的魔杖再次輕點地麵,一股微弱的波動沿著魔杖與地麵接觸的位置開始向外傳播,將柳洞寺連帶整座山都給覆蓋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