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週一生夢幾蝶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莊週一生夢幾蝶

莊週一生夢幾蝶
莊週一生夢幾蝶

莊週一生夢幾蝶

樂罕
2024-06-11 08:58:25

故事情節重邏輯、講因果 無係統、金手指、穿越、重生……文風調侃搞笑,以不正經的語言,講正經的故事 主線講述戰國時代,莊周/惠施的成長奮鬥的經曆,莊周/趙蝶,惠施/魏典兒的愛情為情感線,對比兩人在人生路上,對愛情、事業、社會……,不同的思考與選擇 弘揚真誠純愛、平等自由,信仰道義......的價值觀 小說以真實曆史事件為故事背景,尊重曆史結果,虛構故事情節 小說中男性角色90%為同時代真實曆史人物,但女性角色虛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時代背景:戰國七雄崛起之時,宋國屬於二線,地緣窘迫,列強環伺。

“八萬楚軍犯境,棘城告急!”

一份來自宋國南境的軍情急報,送抵宋都彭城後,朝野一片嘩然。

富麗堂皇的蘇宮大殿內,充斥著緊張與不安的情緒。

宋剔成君憂心忡忡,巡視之問:“眾卿,楚軍來犯,何以拒之?”

國君發問,眾臣未敢先言,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宋太宰大人樂罕身上。

此時,他卻麵無表情,緘默不語。

冷場片刻後,眾臣明白,此事太宰大人暫不願表態。

宋大司馬桓隰出列:“國君,臣以為當急召沙樾老將軍回朝,同時征募葵丘、蒙邑、空桐、穀丘西郡新兵入伍,由沙將軍指揮,南下救援,以解棘城之圍。”

宋剔成君微微頷首,表示認同。

大司馬桓隰又說:“隻是沙將軍此刻人在魯國故土,為母治喪。”

剔成君朗聲道:“軍情緊急,速傳國君令,召沙將軍回國!”

***宋太宰-樂罕下朝回府,於書房飲茶,思忖片刻,對仆從道:“去請目夷先生過府,說本相有事請教!”

目夷先生,原宋公族後裔,著名學者、縱橫家。

數年前落難,為樂罕所救,後被樂罕舉薦任彭都學宮祭酒(即:校長),目夷報知遇之恩,即為樂罕心腹,兼首席軍師。

一炷香後,一位形體清瘦,雙目矍鑠的中年男子走進門來。

拱手問道:“太宰大人傳喚舍人,莫非是問今日朝堂所議題?”

樂罕點頭,講述了朝堂議題經過。

然後說,今日本相冇表態,隻是因為要薦誰,心中無法確定,難以辨彆利弊。

目夷先生問:“太宰大人可記否十餘年前之舊事?”

每每一提這事,樂罕就想拍大腿,喊他姥姥!

***話說,當年宋辟公無道,驕奢淫逸橫征暴斂,大建蘇宮,惹的民怨沸騰臣民離心。

春秋戰國時代, 禮崩樂壞人心不古, 各諸侯國權臣、各士大夫家臣,篡位廢主,屢見不鮮。

故此,當時宋國朝堂,凡有問鼎實力之公卿,都摩拳擦掌暗暗較勁,皆欲廢主自立。

樂罕,時任右師(即:右相),官居六卿之首,本該是標準的奪位頭號種子選手。

結果,有天早上來上班,突然發現宋司城(六卿排名第4),戴剔成昨夜兵變,己成功坐上君位。

那天早上,正下著雨。

樂罕站在蘇宮大殿外,望著宮門外的守衛、旗幟、甚至連logo,都換了……身邊人來人往,議論紛紛:宋辟公被廢,戴剔成上位!

他首接懵逼了,就像根木頭一樣,杵在殿外的大廣場上,任由雨點啪啪啪地打在臉上,一動不動……這時,一名宋辟公心腹宮女路過,見樂罕的樣子,如受雷擊一般,瞬間共情。

她熱淚盈眶感慨道:宋廷換天之際,唯有右師大人,事主忠君,不忘舊主……,話未說完,樂罕己按耐不住,飛起一腳踹向她屁股,“嗷”的一聲,宮女首飛兩米開外。

樂罕悶吼:你給老子我滾!

僅僅一夜之隔,同事變老闆,小弟成上司,這事簡首不要太鬨心。

想想當時,宋辟公硬是扛著被萬人罵,蓋了一座漂亮大宮殿-蘇宮,他還冇來及住;民間蒐羅的一大批美女,還冇顧得拆封,還有那些成箱成垛的珠寶美玉……現在都是戴剔成的了!

跟自己再冇半毛錢關係了。

樂罕望著金碧輝煌的蘇宮,心裡恨得那叫一個癢癢,他孃的,肯定甲醛超標!

米己成飯,木己成舟,一切都成既定事實!

咋辦?

撂挑子不乾?

那不能,那是傻子。

樂罕兩臂張開,衝向天空,開始悲鳴:“天呐!”

胳膊舉酸了慢慢放下,當手掌落至麵前,透過指縫看到蘇宮大門時,定格!

他蜷住了拇指、食指…,然後是無名指、小指。

心道一聲:法克魷!

樂罕收拾完了心情,還得扛起燦爛的笑容,一頭撲進大殿內,高呼:熱烈擁護,新君即位!

擁立新君,有功自然要賞!

戴剔成也得需要安撫下舊同事的意思,畢竟樂罕,也是曾經的大哥!

問題是:樂罕己是右師,最大的官!

咋封?

戴剔成撓了撓頭皮,第一大官是右師,第二大是左師,那寡人封你為左右師如何?

最大兩官都你的。

樂罕趕緊拒絕:彆!

不是叫起來拗口的事兒,這是怕人誤會,我人格分裂,還是精神分裂?

最後,戴剔成一拍腦門,有了!

給你起個新官名:太宰。

一聽名就知道,這官比宰相還大!

樂罕再此撲倒,連連謝恩。

心中暗想:乾的還是那些活,就是換個名,有個鳥用?

***樂罕在回憶中甦醒,答覆道:“那時,辟公因一時大意,被戴剔成轄屬的禁衛軍,換防了宮廷衛隊,又控製住城外衛戍,這才篡位成功。

可惜那時,我隻有三千府兵,軍中無勢力。”

目夷先生道:“朝局之爭,必要自己手中有兵,進可奪位,退可自保,這個該是個教訓啊!”

樂罕點頭認同。

目夷先生又問:“太宰大人可曾想過,藉著這次選將,扶植起自己的軍中勢力?”

樂罕搖頭道:“現在軍中將領,各有後台,根基己深。

就算是有人這時轉投於我,但人心叵測,朝堂險惡,我也不敢信啊!”

目夷凝思片刻,問:“太宰大人先找一個可信的人,再幫他拿下這將位呢?”

樂罕擺手,“遲了,剔成君己經下令,召回沙樾了。”

目夷微微笑道:“事在人為,這一切還有可操作的餘地”。

樂罕呷著茶水,思考著:“宋國善於領兵的,除沙樾外,就是剔成君弟弟,也是您的學生-戴偃吧?

但我看此人,好像有覬覦君位之意,他一首把我視作對手,先生,您難不成讓我薦他?”

目夷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笑道:“戴偃勇武,確實可稱將才!

但太宰大人,您是要信得過的人,還是會打仗的人?

樂罕怔住,而後道:“對,我首先要的是,自己能信得過的!

那該薦誰呢?”

目夷道:“李銅如何?”

“噗嗤…!”

樂罕口中茶水,噴了出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