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夢千年劫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一夢千年劫

一夢千年劫
一夢千年劫

一夢千年劫

李月鶯
2024-06-10 19:03:22

宿怨千年當頭空,誓空淩宵破萬鐘 一個原本既非平凡又非庸碌的誠實的人因為一次說不明道不破的罪名被判入獄,本已是必死之身,豈料被好心的義女和善解人意的千金小姐所救,也便因為與這兩名女子結下不解之緣 他本欲本份一生,他本欲安份守己,他本欲好好為主人老爺老老實實做事,可卻有一條無名之鎖將其禁固 他卻不知他們的邂逅其實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夜幕低垂,群鳥歸巢,朦朧的天邊隱約可見一彎新月,黯淡的天幕中偶爾有稀疏星光閃爍,瞬間劃破寂靜,卻難以激起太多波瀾。

在這幽靜的叢林中,偶爾可以聽聞昆蟲咀嚼的細微聲響,彷彿是它們在品味著一天的收穫,又似是在品味著生活的點滴歡愉。

此地乃天佑山,傳說中乃是得道成仙之所。

眾多凡夫俗子途經此地,皆懷揣著虔誠之心,期望一睹仙人之風采,然而卻鮮有人能得償所願。

或許,仙人之蹤跡並非輕易可見,亦或此地本就隱居著諸多仙人,隻是凡人的肉眼無法識得罷了。

莊歆瑤,一位如畫般的女子,其美麗宛如多彩的筆觸,在紙上躍然而出,每一抹色彩都獨具特色,無論是嬌豔欲滴的粉紅,還是優雅高貴的紫色,皆彰顯著她不同的性格與魅力。

她如一隻靈動活潑的鳥兒,又似被家中束縛許久的孩童,一見李月鶯便心生歡喜,欲與其嬉戲以解心中煩悶。

然而,李月鶯此刻疲憊不堪,甚至連師兄召喚用餐都未能前往。

對她而言,此刻的休息遠勝於任何佳肴。

明日尚不知師父會如何考驗他們,她急需養精蓄銳。

“瑤瑤,莫再鬨了,我己是疲憊至極。”

李月鶯流露出疲憊之態。

她無力地說了這句話後,便一頭倒在床上,打算沉沉睡去。

莊歆瑤卻不肯罷休,她拉扯著李月鶯的衣袖,央求道:“月鶯姐,快些醒來。

陪我說說話吧,我己獨自悶了一整日。

白日裡無人陪伴,我彷彿被囚禁一般。”

莊歆瑤並不願就此作罷,她緊緊拽住李月鶯的衣袖,懇切地請求道:“月鶯姐,快陪我說話。

我己獨自一人度過了沉悶的整日。

白日裡無伴相隨,我如同被囚禁般孤寂。”

李月鶯聞此,輕歎一聲,以沉穩而莊重的語調道:“你實乃得天獨厚,卻未能察覺其中之福。

我等皆曆經磨難,而我對你擁有那般賢良之師,實乃羨慕不己。

你命運垂青,無需與我們共同承受生活之艱辛。

瑤瑤,我此刻疲憊不堪,實難繼續陪伴於你。”

“我實有意願陪伴你們修煉武藝,然師伯卻嚴令禁止我涉足練武場半步。

他言若我欲習武,可自行至林間練習,此舉實乃欺人太甚。”

莊歆瑤義正言辭地陳述道。

“嗬,你還覺得委屈了?”

李月鶯聞言,緩緩睜開了雙眼,“誰讓你總是愛搗亂呢?

整個九真派,又有誰敢與你動手?

也不知你是走了什麼好運,竟能獨得九雷霹靂掌的奧妙。”

“嘻嘻,這便是天賦所賜,你可知否?”

莊歆瑤得意洋洋地迴應,“我曾悉心傳授於你,然你始終未能領悟。”

“你倒是說得輕鬆。”

李月鶯反駁道,“你當初亦耗費三年時光方得此功,我師父曾言此功詭異莫測,非有緣之人難以領悟,故唯你與你那瘋癲師父能得其門而入。

我自覺還是專心修煉殤影劍更為妥當,待練到師父那般境界,雖不能比肩天地,卻也能儘顯女俠之風采。”

“此言有理,我九真派之殤影劍亦是武林一絕。

然而,我所敬仰你師父之處,並非其武藝之高強,而是其數數之本領,連我父親亦稱讚不己。

隻是他過於吝嗇罷了。”

“你所說的數數是何意?”

李月鶯不解地問道,“我師父那是占卜之術,非你所言之數數。

你問題繁多,猶如繁星,我師父若逐一為你卜算,豈非疲於奔命?

然我覺我師父之所長,尚不止於此。”

“哦?”

莊歆瑤聞言,好奇心起,“那師伯還有何過人之處?”

“嘻嘻。”

李月鶯聞言,精神一振,自床上躍然而起,眉飛色舞地說道,“我師父最為厲害之處,莫過於調教出歐陽師兄這般出色的徒兒。

他文才武略兼備,既能安邦定國,亦能平定亂世。

更有傳言,將來還將成為某人的佳偶呢。”

“休要胡言!”

莊歆瑤聞言,臉色驟紅,羞澀地低下了頭,眼神西處遊離,“誰……誰說我喜歡他了?”

“你還不承認?”

李月鶯調笑道,“我可是親眼所見,師兄離去那日,是誰與他在小樹林中幽會?

我似乎還聽到有人說,要咱們家的瑤瑤等他回來呢。”

“你竟暗中竊聽了我與歐陽希南的談話。”

莊歆瑤對此感到頗為不悅。

“我並非有意偷聽,實則是出於對我師兄的關切之情,唯恐他受到你的欺壓。”

李月鶯辯解道。

“你還稱我為好姐妹,可你何時見我欺辱過他?

倒是他多次欺我,原本說好數月即歸,可如今己過一年多,他仍未現身。

依我看,他不過是個失信之人。

難怪世人多言,男人的話語中難覓真話。”

莊歆瑤反駁道。

“瑤瑤,關於此事,我需為我師兄正名。

此次前往為師祖護法並非師兄自願,歸期亦非他所能決定。

然而,大師兄不在,我等弟子確實倍感壓力。

我認為,此事責任或許應歸咎於師父,他理應向兩位師祖詳述此地事宜。

隻要師祖們肯出手相助,任何難題皆可迎刃而解。”

李月鶯如是說道。

“誠然,你所言極是。

你師父行事過於刻板,與我師父截然不同。

依我之見,你師父所言九真派大難臨頭,或許隻是用以激勵我等勤修武藝之手段。

上月我師父歸來時,亦曾提及我輩弟子武藝尚淺,遠遜於前輩。

若我等不加倍努力修煉,一旦劫難降臨,恐難以應對。

然劫難在哪,你師父和我師父均未提及。”

莊歆瑤補充道。

李月鶯鄭重其事地陳述道:“此言何人所發?

我師父絕非如同瘋師叔那般口無遮攔。

師父既言之有物,必有其因,他老人家絕非會以此等事端作為戲言。

近日我觀察師父麵色凝重,似有重大禍患即將降臨之兆。

那日我見他頻頻搖頭,卻不明是何等災難即將波及我九真派。

近年來,我九真派在江湖上的聲譽日益顯赫,按理應無門派敢輕易挑釁,然師父所言大禍臨頭,其意究竟何在,我實難揣測。

我曾嘗試向師父探詢詳情,但師父隻是搖頭不語,始終不肯透露分毫。”

莊歆瑤亦以沉穩的口吻歎道:“罷了,我亦深知你師父為人端方,斷不會以虛妄之言相欺。

最可惱者,乃我師父竟在此緊要關頭聲稱外出辦事,實令人氣憤難平。

倘若真有惡徒來犯,我又將如何應對?

大師伯既然出言警示,此事定非小事一樁。”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