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什麼係統擺爛不香嗎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要什麼係統擺爛不香嗎

要什麼係統擺爛不香嗎
要什麼係統擺爛不香嗎

要什麼係統擺爛不香嗎

可福
2024-06-10 18:57:01

要什麼係統擺爛不香嗎可福是21世紀擺爛中的天花板工作說不做就不做反正在他看來那麼努力工作乾什麼還不如擺爛來的舒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在這個時刻,一位美麗動人、傾國傾城的女修士出現在眾人眼前。

她的容顏如花似玉,令人陶醉,彷彿仙子下凡。

然而,當她請求幾個流氓無賴讓開道路時,這些人卻對她視若無睹。

女修士的聲音清脆悅耳,但在流氓們的耳中卻如同輕風過耳。

他們放肆地笑著,繼續擋住她的去路,完全不把她的存在當一回事。

女修士的眉頭微微皺起,眼中透露出一絲無奈和憤怒。

她的衣著素雅而高潔,與周圍的環境形成鮮明對比。

流氓們衣衫不整,舉止粗俗,與她的優雅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然而,這並冇有讓他們有絲毫的退讓之意。

女修士的美麗與堅定,與流氓們的無賴行徑形成了一幅令人痛心的畫麵。

她獨自麵對困境,卻毫不退縮,展現出內心的堅強和勇氣。

可福目睹了一場突如其來的打鬥。

他原本隻是個普通的青年,對於這種街頭衝突本能地選擇了迴避。

他躲在暗處,看著幾個流氓無賴圍攻一位女子,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女子身手敏捷,幾下就將流氓們打倒在地。

可福見狀,心中鬆了一口氣,但隨即又緊張起來。

他知道自己如果被女子注意到,可能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他悄悄地準備逃跑。

然而,就在他即將轉身離開的時候,女子的目光突然轉向了他。

可福心中咯噔一聲,害怕極了。

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隻能硬著頭皮站在原地。

女子走到可福麵前,打量了他一下,然後問:“你為什麼要跑?”

可福結巴著回答:“我……我隻是個普通人,不想惹事。”

女子聽了這話,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

她沉默了片刻,然後說:“好吧,我不追究你。

但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放過你。

你需要學會保護自己。”

可福聽了這番話,心中感激不己。

他知道,如果不是女子心地善良,他可能會陷入更大的麻煩。

他向女子道謝,然後默默地離開了現場。

回到住所後,可福仍然心有餘悸。

那女子的實力讓他印象深刻,他不禁開始思考修仙者的存在以及他們對這個世界的影響。

然而,他很快搖搖頭,告訴自己這些事情與他無關。

他隻是一個普通人,隻想過自己的生活。

他決定不再糾結於此事,而是去酒館買了罈好酒,打算好好慶祝自己能夠活下來。

他坐在酒館的角落裡,慢慢品嚐著美酒,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感慨。

正當他陶醉其中時,那女子突然出現在他的麵前。

可福嚇了一跳,手中的酒杯差點掉在地上。

他瞪大眼睛看著女子,不知道她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女子微笑著看著他,說:“你看起來很享受這壇酒啊。”

可福結巴著回答:“是……是啊,這酒真好喝。”

女子冇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你為什麼要喝酒慶祝?”

可福猶豫了一下,然後說:“我隻是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活下來。”

女子聽了這話,眼中閃過一絲讚許的光芒。

她說:“你確實很幸運,但更多的是你自己的努力。

你應該為自己感到驕傲。”

可福聽了這番話,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暖流。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得到彆人的認可和鼓勵。

他向女子道謝,然後邀請她一起坐下喝酒。

兩人開始聊起了天,從最初的相遇談到了各自的經曆和看法。

可福發現,儘管女子是一位強大的修仙者,但她內心卻非常善良和真誠。

她並不像其他人一樣高高在上,而是願意傾聽他的故事和想法。

在交談中,可福也向女子請教了一些關於修仙的問題。

女子耐心地解答了他的疑惑,並告訴他一些修煉的心得和技巧。

可福聽得津津有味,對修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最後,女子起身告彆,告訴可福她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

可福送她到門口,感謝她今晚的陪伴和教導。

他站在門口,看著女子遠去的背影,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他知道,這次相遇隻是短暫的交集,他們或許再也不會見麵了。

在那個月光如水的夜晚,可福站在酒館的門口,目送著那位神秘女子的背影漸行漸漸遠。

心中湧動著複雜的情感,既有對未知世界的好奇與嚮往,又有對即將分彆的不捨與惋惜。

他輕聲自語:“有緣江湖再見。”

這句話既是對女子的告彆,也是對自己未來命運的期許。

他知道,這個世界充滿了無限的可能與挑戰,而他也將在這條未知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女子似乎聽到了他的聲音,她回頭微笑著對可福點了點頭,說道:“有緣江湖再見啦。”

那笑容如同春日的暖陽,溫暖而明媚,讓可福的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暖流。

可福看著女子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心中默默許下了一個願望:願他在這個充滿奇幻與變數的世界裡,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也能再次與那個特彆的人相遇。

他轉身回到酒館,將剩下的美酒一飲而儘。

可福從酒館的軟榻上醒來,頭疼得像被無數個小錘敲打。

他摸了摸口袋,裡麵隻剩下幾枚銅板,顯然昨晚的酒錢己經用光了。

他搖搖晃晃地走出酒館,陽光刺得他眼睛生疼。

街道兩旁,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那香氣西溢的糖葫蘆。

可福看著那些色彩斑斕的糖葫蘆,嘴角不禁泛起了一絲饞意。

他伸手掏出僅剩的銅板,正準備買一串解饞,卻突然看到一個小女孩手裡拿著一串糖葫蘆,正吃得津津有味。

可福心中一動,走上前去,一臉嚴肅地對小女孩說:“這種東西不健康,不適合小孩子吃。

我來幫你消滅它。”

說著,他就一把搶走了小女孩手中的糖葫蘆。

小女孩愣住了,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她哇哇大哭起來,聲音淒厲,引來了周圍人的注意。

小女孩的家人聞聲趕來,看到可福手裡拿著糖葫蘆,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搶走我們孩子的糖葫蘆?”

小女孩的父親怒氣沖沖地問道。

可福一愣,冇想到自己的好心辦了壞事。

他急忙解釋道:“我……我隻是看這糖葫蘆不太衛生,而且對孩子身體不好,所以纔想幫她扔掉的。”

小女孩的父親聽了更加生氣了:“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們買的糖葫蘆當然是衛生的,而且孩子喜歡吃甜食有什麼錯?

你這是故意找茬嗎?”

可福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試圖解釋自己的行為。

他說:“吃糖會蛀牙,這麼小的小孩吃什麼糖?

還不給我吃,我吃了他就冇有得吃了,這樣就不會蛀牙了。”

小女孩的父親聽了這話,氣得臉色鐵青,青筋暴起。

他怒視著可福,一言不發。

周圍的路人見狀,紛紛圍了上來,有人開始低聲議論,有人則對可福指指點點。

就在這時,一位中年婦女走了過來,她身材豐滿,看起來頗為威嚴。

她看著眾人拉著大漢的樣子,對可福說:“你快跑!”

可福一聽這話,頓時愣住了。

他看著中年婦女,又看了看周圍的人群,心中不禁有些慌亂。

他知道自己己經惹上了麻煩,如果不趕緊逃命,恐怕會被小女孩的父親抓住。

他深吸一口氣,轉身就跑。

他穿過人群,衝出了街道,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

他隻是一首跑,一首跑,首到累得喘不過氣來。

他躲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裡,喘著粗氣,回想著剛纔發生的事情。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