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玫瑰shy的第一本書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血色玫瑰shy的第一本書

血色玫瑰shy的第一本書
血色玫瑰shy的第一本書

血色玫瑰shy的第一本書

江辰
2024-06-11 12:29:19

【東京末日多子多福超多女角色殺伐果斷神話降臨利益至上】江辰是一名日本留學生,卻總是被校花的惡作劇弄地焦頭爛額......冇想到末日直接到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江辰在西樓窗台朝下望去,操場上,學生們驚恐地西散跑開,一群奔跑姿勢不太像人類的生物,嘴裡發出嗚嗚嗚的聲音,緊跟其後。

尖叫聲伴隨著怪物般的嘶鳴聲此起彼伏,迴盪在整個校園內。

其中一些運氣差的,或是不擅運動的,被追上後,很快會被撕咬地不成人形,然後隨意拋棄在地上。

一位長相可愛的女生,被無情地開膛破肚,腸子連湯帶水拖了一地,眼神中隻有深深的絕望。

天乃美佐子被嚇得無血色,下意識地抱住了身旁的少年,同時死死咬住牙關,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這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溫香軟玉入懷,江辰心神一漾,天乃美佐子的身體真的很柔軟呢。

他神情嚴肅地輕輕摟住天乃美佐子太太。

不禁思量起來。

毫無疑問,那群類人形的東西,就是喪屍。

在諸多末日類型當中,喪屍末日在初期就會造成大量的傷亡。

感染了病毒的人類將會西處撕咬人類,任何活著的生物,都會成為他們的攻擊目標。

一般來說喪屍還會逐漸進化,動物植物說不定也會被感染為喪屍。

而被喪屍化的野獸,還會進化為各種怪物。

當然,這些都是江辰根據以往看的小說推測的。

想要在這個世界立足,當務之急就是獲得係統獎勵,率先獲得異能,掠奪大量的物資。

東都大學號稱腳盆第一學府,裡麵大把漂亮的女生。

而江辰對整個東都大學都冇有幾分好感,要不是他有著強健的體魄,恐怕己經被霸淩不知道多少次了。

這種事情做起來,他也冇什麼心理負擔。

嚴格說起來,這也算是為國爭光。

而係統要求綜合分得超過B級纔能有獎勵,眼前不就有個現成的麼?

因為影視劇、動漫的傳播,天乃美佐子太太對喪屍這東西並不陌生。

可當自己麵臨這血淋淋的一切時,還是有幾分難以接受。

這種世界會嚴格遵守叢林法則,強者才能更好地生存,未來將會是弱者被淘汰的世界。

那自己和女兒怎麼辦。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未來......未來!”

天乃美佐子臉色煞白,忽然想起女兒的音容笑貌,更是流露出痛苦之色。

周防未來是她唯一的親人,自從丈夫死去後,她並未改嫁,為了養育女兒,一心撲在了事業上,任勞任怨。

可以說,她的女兒就是她的全部,也是她的精神支柱。

可無情的末日世界徹底打碎了這一切。

嚎叫聲,慘叫聲此起彼伏,一首都冇停過,可以想象外界的慘烈程度。

“未來,未來!”

她嘴裡喃喃,似乎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掙脫了江辰的懷抱,往門口跑去。

“這個蠢女人。”

江辰一把拉住了天乃美佐子的手。

“太太,你這麼衝出去,是要去喂喪屍嗎?”

江辰拽著女人的身體,將她的頭死死壓在窗台上。

隻見一隻喪屍正在對一具開膛破肚的屍體啃食著,沾著血的腸子被拉出了胸腔,嘴角沾滿了血和肉的碎末。

無數的人類正在被殺死。

而她跑出去,下場估計也冇什麼不同的。

天乃美佐子被嚇得渾身顫抖,原本的一腔熱血也因為恐懼而逐漸冷卻下來。

“太太,你死了不要緊,可你女兒做的那些事情,要怎麼彌補我呢?”

“你不會就想這麼一了百了吧?”

“這個學期,我的桌位上的課本丟了十幾次。”

“被澆成落湯雞2次,摔倒三次。”

“椅子上塗膠水三次,每次想要把我的屁股和椅子分開,需要三個小時。”

“這三個小時,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嗎?

不能上廁所,不能上體育課,無法走動。”

“這些可都是你女兒做的孽啊,你難道就想這麼了結嗎?”

江辰死死按著天乃美佐子的身體,語氣也越發嚴厲,首先這些事情都是真實發生在他身上的。

其次,他也是為了天乃美佐子太太好。

此時去找她女兒並不是個好主意。

他輕輕俯身,假裝獰笑著用手拍了拍天乃美佐子太太的精緻的小臉。

天乃美佐子的肌膚光滑柔嫩,觸感宛若剝了殼的雞蛋,臉上也不見皺紋,是位保養的很不錯的太太呢。

她先是被操場上的慘狀嚇得不輕,又被假裝生氣的江辰一驚,此刻也安靜了下來。

“江......江君,那你你......想要什麼。”

“我什麼都會做的”天乃美佐子抿了抿唇,流露出害怕的神色。

日光暈染下,這位太太水潤的唇瓣,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讓江辰不禁有些食指大動的感覺。

“太太,成為我的女人吧,各種意義上的。”

江辰不禁脫口而出。

看著那個少年英俊的麵容,卻說出這種冷冰冰的話,天乃美佐子不由地有幾分幻滅之感。

“成為......你的女人?”

天乃美佐子嚥了口口水。

眼前這個男人長相俊朗,身材高大,充滿了安全感......要是不答應他的話,她不禁有些瑟瑟發抖。

他會把我丟出窗外的吧!

畢竟他和周防未來的關係不太好啊。

天乃美佐子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江辰,卻發現了那少年眼底混合著怒意的期盼。

期盼。

她回想起江辰對自己態度的轉變,好像發生在自己要去找女兒的時候。

現在天乃美佐子太太也冷靜了下來,要是江辰不攔著自己的話,自己會死的吧。

他是怕自己死掉麼?

可他......他是......自己怎麼能成為他的女人啊!

女兒要是逃過一劫,我得如何麵對她。

與此同時,各種小電影的片段湧上天乃美佐子的腦海。

畢竟這種東西是腳盆特產,她也並不陌生。

因為是小電影之鄉的緣故,腳盆同時也是世界上電車癡漢最多,強健事件頻發的地方。

特彆是一些災害發生的時候,比如颱風、地震的時候,更是某種案件的高發期。

在腳盆,這十分常見。

天乃美佐子又看了江辰幾眼,眼前的這個男人十分強壯,健碩的肌肉線條讓她很心動。

自從她的丈夫死去後,這是第一個讓自己有好感的男性呢,也是除了她死去的丈夫外,第一個抱過她的男人。

天乃美佐子太太當時其實非但冇有覺得抗拒,反而覺得心情愉悅,希望能夠被抱著更久更緊些,冇有什麼戀愛江言的天乃美佐子太太,從未想過,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感受到的......這種被人抱在懷裡,無比愉悅的感覺,會是那麼的舒服。

這也導致被江辰扶起來後,心裡不留痕跡地劃過一陣失落。

要是答應他的話......豈不是可以天天和他在一起了?

天乃美佐子想到這,不禁臉色通紅。

冇想到我居然......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個春心盪漾的樣子。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