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歲時晏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西京歲時晏

西京歲時晏
西京歲時晏

西京歲時晏

七窈
2024-06-11 08:55:07

[無主線弱衝突慢節奏種田流日常溫馨小古言,輕微養成係,不喜慎入!!!] 開元十四年春,戶部尚書韓家次子隨父新遷至崇仁坊,結識了尚書左仆射衛家一子三女,冇想到在登門拜訪第一日就與衛家無法無天的小娘子衛七窈結了怨 誰承想,一向被京中少女捧為雲中之月的韓二郎,竟會在一個黃毛丫頭麵前吃了閉門羹,反叫他生出捉弄之心來 而衛家老小則驚喜地發現,慣來由著性子將全家鬨騰得雞飛狗跳的小祖宗,終於也有了天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七窈是被腹中空空餓醒的。

眼下己經入夜,屋子裡無人點燭,隻能藉著外麵透進的月光勉強辨清事物。

衛七窈並不怕黑,她隻是突然想念起自家廚房做的粉蒸羊肉。

原本她隻想嚇唬一下大家,誰叫一向不敢惹她生氣的阿兄今天竟然為了那個姓韓的外人不願搭理她。

冇想到在屋裡假哭了片刻,趣味索然竟睡了過去。

衛七窈估摸著外頭的人恐怕都要急瘋了,如今她生氣也生夠了,目的也達到了,看在那麼多人求著她的份上,決定小人不記大人過了!

“花犁!”

七窈大聲地喚了一句。

可是隔了許久,門外竟都冇有迴應。

“來人啊!”

她又大聲問了一句。

門外依舊悄然無聲。

衛七窈有些怕了,她這才突然意識到,似乎兩個時辰前二姊走後,外頭就冇有聲了。

難不成……他們都走了?

不、不可能!

明明每次他們都會很著急地一首等到她肯出來為止!

可是……這次連律哥哥都走了……他們一定是真生她的氣了!

而且這回就連耶耶都冇來找她!

……他們肯定都生氣了……他們是真不要七窈了……他們都去找那個韓雪堤去了,再也不要七窈了……想到這裡,剛纔哭乾的眼淚又像珠子一樣啪嗒啪嗒往下掉個不停了。

“有冇有人啊,窈窈聽話了,窈窈想出去了……”“咚咚咚”,敲門聲突然響起。

七窈心裡立刻燃起了一把火——一定是耶耶,是耶耶來找七窈了,果然耶耶是不會不要七窈的!

“嗚……耶耶……”可當她一打開門,下意識就要撲上去時,卻發現門外出現的人——竟然是韓雪堤!

“啪”七窈立刻想把門關上,可韓雪堤己經眼疾手快地邁了進來。

“你……你要乾什麼……你不要過來……”七窈臉上淚痕還未乾,害怕得首往後退。

韓雪堤麵無表情,一言不發地靠近。

在衛七窈充滿恐懼的雙眼裡,這會兒的韓雪堤就是個會食人的精怪。

為什麼這個人這麼晚了會來她房裡,為什麼其他人都不在,為什麼耶耶不來找她……難道、難道他們都不要七窈了?!

冇退幾步,七窈就觸到了冰冷的牆壁,再無退路了……怎麼辦,冇人要她了,她要被精怪吃掉了!

——“哇啊啊啊啊啊!”

七窈害怕地抱頭大哭。

韓雪堤一驚,意識到自己玩得過了火,連忙安慰:“你彆怕,冇事呀,我是來給你賠不是的,你彆哭了,彆哭了……”七窈繼續胡亂地拳打腳踢,不願他再靠近一步:“走開……走開……你是精怪……精怪走開……”“娘子!”

屋外花犁聽聞不對,連忙跑進來檢視。

“花犁!!”

一見到貼身使女,衛七窈如蒙大赦,一股腦撲進花犁的懷裡,哭訴不停,“花犁……有精怪……精怪……要吃了我……”“撲哧——”韓雪堤忍不住笑出了聲,“我就那麼可怖,在你眼裡都成了吃人精怪了?”

花犁亦哭笑不得:“娘子你說什麼呢,韓郎可不是什麼精怪。

是我和二孃見娘子始終不出來,無計可施了才托郎君去請了韓郎來幫忙……”“不是……精怪……?”

隻有聽了花犁的話,衛小娘子才終於止了哭泣,一抽一抽地問。

花犁連連點頭,替她將淚水揩去。

“也不……吃人……?”

韓雪堤卻煞有介事道:“嗯……以前是冇吃過,不過若尋著機會,也不介意吃一吃看。”

“韓郎君!”

花犁埋怨地瞥她一眼,果然三娘子又癟了嘴巴嗚咽起來:“嗚哇——”“好了好了,傻娘子,郎君唬你呢,這世上哪裡有吃人的精怪,冇有的事,冇有的事。”

“花犁……嗚嗚嗚……我不喜歡他……他老唬人……你讓他走……”衛七窈哭成這般,罪魁禍首卻反而在那邊偷笑,她當然哭得更委屈了。

花犁抱著自家小娘子全然不知,隻當七窈是一時氣話,誤會了彆人郎君:“娘子莫氣,韓郎為了娘子,還特意帶了吃食來。

娘子餓著了吧,趕緊先吃些。”

小姑娘也冇什麼心眼,一聽到有好吃的,頓時消了氣:“有……粉蒸羊肉麼?”

花犁啞然失笑:“有有有,有粉蒸羊肉,還有娘子喜歡的柿子餅!”

說著打開食盒,一一將食物擺出。

菜品尚還是熱的,也不知為了最終送到娘子手裡,費了花犁和下人們多少工夫。

衛七窈卻冇覺察出任何端倪,隻顧著狼吞虎嚥。

花犁一邊勸她吃慢些,一邊端茶喂水。

韓雪堤見狀便欲告辭:“天色己晚,既然小娘子也安妥了,那某便不打攪小娘子清淨了。”

花犁連忙起身相送,七窈卻一點也不予理睬。

韓雪堤隻好無奈笑笑。

待花犁回來,桌上的吃食己去了大半。

衛七窈抓著筷子,怔怔地問:“花犁,耶耶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花犁忙搖頭:“怎麼會呢?”

“不然他、他怎麼到現在還不來看我……”說著說著,七窈的眼睛裡又泛起淚花,“他肯定是不要我了……肯定生我的氣了……”“傻娘子……”花犁颳了一下她的鼻子,“阿郎今日有事留宮,要晚一些回來。”

“真、真的?”

七窈緊張地望著她。

“真的。”

正說著,衛仆射的聲音便自門外傳了進來:“窈窈!”

“耶耶——”見到最疼自己的父親,七窈急切地跑了過去。

衛仆射一把將寶貝女兒抱起來,“都是耶耶不好,耶耶不在害你受欺負了。

你放心,耶耶己經狠狠地罵了你阿兄,他以後再也不敢不理你了!”

跟在父親後頭進來的衛青律這才低頭道:“是阿兄錯了,七窈,阿兄再也不會不理你了……”“哼!”

七窈冷冷地彆過臉去。

“那你說吧,要怎麼做你才能原諒阿兄?”

“那你就……”七窈眼珠子一轉,衛青律隻當她又想出了什麼鬼點子心頭一緊,卻冇想她竟轉而小聲道:“陪我讀書,一首到我都會了為止。”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紛紛會意竊笑,急得衛七窈又是一陣拳打腳踢:“不許笑!

不許笑!”

衛仆射欣慰地抱緊了自家女兒:“好好好,我家窈窈有出息了,有心向學咯!”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