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言體新版紅樓夢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五言體新版紅樓夢

五言體新版紅樓夢
五言體新版紅樓夢

五言體新版紅樓夢

雨村
2024-06-11 08:50:04

風塵一路衣錦繡通靈一夢入境來 開卷書野史,萬事俱塵埃 夢幻一路去,真情可述懷 真事可隱去,通靈之說哉! 撰此石頭記,表我心中哀 往事人物隱,真名可去哉 風塵又碌碌,事事易忘懷 一路風塵仆,碌碌易忘懷 忽念當日事,女子倩影在 一一細考較,更覺其玄奧 行止與見識,皆我之上也, 見識與行止,皆出男兒上, 見識與行止,皆超男兒郎, 堂堂我鬚眉,不及女裙釵, 堂堂一鬚眉,不及女金釵, 實愧則有餘,後悔也無益 慮我一路來,懷我癡心胎 祖德天恩賴,錦衣紈袴來 飫甘饜肥日,豈能背父愛? 有負師育恩,又負師友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士隱聽此句,大叫妙詩也!每謂賢兄弟,非久居人下,所吟之詩句,飛騰之征兆,不日可接步,騰達雲霓上。

可賀可賀哉! 親斟一杯酒,一吟為兄台。

雨村杯酒儘,大聲發感慨:晚生非狂言,時尚品學好,晚生可期待,充數沽功名,指日可待哉。

隻是當今下,行囊空空也。

盤纏路費巨,一概無處措,京城路遙遠,非吾賣字畫,撰文能到哉。

士隱便歎道:為何不早言。

愚每有此心,但每遇兄時,兄並未談及,愚未敢唐突。

今日既及此,愚雖然不才,義利這二字兄弟還認識。

且喜明歲時,正當大比年,宜速入京都,待春闈一戰,方不負我兄,博學之所學。

盤纏費事小,弟可代處置,不枉兄謬識!當下即命令,小童進屋去,速封白銀塊,盤纏五十兩,兩套冬衣裝。

又附書信雲:十九乃佳日,黃道之佳期,兄可乘佳日,買舟西上京,雄飛高舉時,明冬會有期,我兄之大事,豈不痛快哉!雨村心大悅,收了這銀兩,多謝貴人助,助我上考場,吃酒又談笑,明月掛樹梢,己報三更時,二人方告辭。

士隱送雨村,一睡不覺醒。

紅日入三竿,酒醒在午間。

因思昨夜事,意欲再修書,兩封薦書信,帶至京都府,投謁仕宦家,好尋寄足地。

派人去廟齋,回來有稟告:古廟和尚說,賈爺今早時,匆匆離古廟,五鼓己進京。

也曾留下話,吩咐傳老爺,我輩讀書人,不在黃黑道,以事為重要,不及麵辭告。

士隱聽了後,隻得作罷了。

閒時無牽掛,光陰逝如飛,倏忽又一年,元宵佳節到。

士隱命家人,霍啟抱英蓮,社火花燈展,夜街光景燦,霍啟因小解,便將小英蓮,放在屋門外,門檻上端坐。

待他小解完,回來抱英蓮,英蓮己無蹤,仆人心如焚。

霍啟一首尋,尋了一半夜,不敢回主人,逃往他鄉去。

士隱二夫婦,見仆夜不歸,便知事不妥,再使幾人尋,來回皆無音。

夫妻二人哭,半世養此女,一旦今失落,豈有不戀情?

因此晝夜哭,幾乎死生尋。

看看己一月,士隱生一病,當時封氏人,因思女構疾,日日請醫診。

三月十五集,香客趕廟會,廟中炸供品,和尚不小心,油鍋火苗逸,燒著窗戶紙。

廟宇連家屋,竹籬木牆壁,劫數命中定,整街火焰起。

雖有軍民救,沿風火勢盛,大火真無情,一夜燒冇了,大火真無情,一夜無屋存,漸漸火勢熄,不知幾家燒。

可憐甄家屋,片瓦不能尋。

家人性命保,不曾燒傷了。

急得甑士隱,跌足長歎嚎。

與妻子商議,田莊去安身。

偏值近年旱,鼠盜蜂並起,搶田又奪地,鼠狗相紛爭,民不聊安生,官兵勤剿捕,難以安身存。

士隱心中憂,田莊折變現,便攜家中人,投他嶽丈去。

嶽丈十裡外。

本名喚封肅,大如州人氏,雖是務農人,家中還殷實。

今見女婿兒,這等狼狽來,心中有不樂。

幸而甑士隱,折變田地款,此銀未用完,拿出置房地,衣食無日憂。

薄田守朽屋,士隱讀書人。

不理稼穡事,勉強支二年,越發覺窮困,封肅每見麵。

便說氣惱話,人前又人後,怨他不親做,好吃懶做人。

士隱心中知,心中未免恨,急忿怨中生,年歲不饒人,己有舊積傷,遲暮最憂人,貧病久交攻,晚景衰漸顯。

可巧這時日,拄了柺杖棍。

街前散心時,忽見跛道人,瘋癲落脫俗,麻屣鶉衣裳,口內念言詞,詞語吟聲真:世人都知曉,知曉神仙好。

惟有功名利,就是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

何方去尋找?

荒塚一堆處,荒草埋冇了。

世人都知曉,知曉神仙好。

隻有金銀寶,就是忘不了!

終朝追財寶,隻恨聚無了。

及到多時節,眼睛己閉了。

世人都知曉,知曉神仙好。

姣妻容顏高,天天忘不了!

君若在世時,終日說情了。

君若天庭去,婦隨他人了。

世人都知曉,知曉神仙好。

兒孫就是寶,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情,古來有多少?

孝順兒孫多,古今誰見了?

士隱聽聞了,迎上來問道:滿口說什麼?

隻聽好了好。

道人開口道:此乃好了歌。

聽了好了歌,明白甚重要。

世上萬般處,好即便是了。

了即便是好,好事先需了,好事若要好,終須要是了。

士隱有宿慧,一聞心徹悟。

因笑回答道:且往待我解,道人笑道曰:你解你且解。

士隱乃說道:陋室空堂房,當年笏滿床衰草己枯楊,曾為歌舞場。

蛛絲結滿牆,華棟雕梁上,綠紗今又糊,罩在蓬窗上。

什麼脂正濃,什麼粉正香?

如何兩鬢斑,雪白又成霜?

昨日黃土坡,明日隴上葬。

今宵紅燈帳,帳底臥鴛鴦。

什麼金滿箱,什麼銀滿箱。

轉眼成乞丐,人人皆誹謗。

正歎他人命,人命不久長。

哪知歸來日,卻把小命喪!

家裡訓有方,保不定日後,當作強梁養,擇膏粱佳福。

誰承想流落,在此煙花巷!

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杠;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你方己唱罷,我方又登場。

反認他鄉處,權當是故鄉。

荒唐甚荒唐,到頭夢一場。

為人作嫁衣,他人娶新娘!

瘋道人聽了,拍掌歡笑道。

妙哉解得切,妙哉解得妙!

士隱說一聲,便隨道人去。

袈裟肩上褡,飄飄離家鄉。

當下驚街坊,新聞眾人傳。

封氏聞此信,大哭無法想。

隻與父商議,遣人各處尋。

那裡討音信?

終究無奈何。

度日如度年。

幸有兩丫鬟。

伏侍如平常,主仆三人處。

日夜作針線,零賣充腸饑。

困境度日月,日日怨事非。

忽有這一日,丫鬟出府邸。

上街買衣線,忽聽喝道聲。

說是新太爺,到任本州府。

丫鬟閃屋內,隱門看快手。

快手一一過,大轎抬官府。

烏帽著猩袍,丫鬟倒怔了。

這官好麵善,似曾相遇過。

急入房中去,困惑心中起。

晚間一時辰,正待歇息時。

忽聽一片聲,敲打門鈴響。

多人正亂嚷,本府信差到。

太爺差人來,傳人把話表。

封肅乃靜聽,目瞪又口呆,不知有何事,且聽下回解。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