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應總今天又喜當爹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哇!應總今天又喜當爹了

哇!應總今天又喜當爹了
哇!應總今天又喜當爹了

哇!應總今天又喜當爹了

容禮
2024-06-11 12:38:20

[ABO情有獨鐘1V1甜文he] - 五年前大學畢業的時候,容禮當眾拒絕了頂級Alpha應禾琛的告白,讓這海市太子爺顏麵掃地,傷心打擊下便出了國 - 五年後,應老爺子裝病,應禾琛被忽悠回國的第一天,便被損友帶到了酒吧,美名其曰接風宴,結果卻遇到了五年都冇有忘記的人 - 原本重逢讓應禾琛覺得是天意使然,說不定自己的愛情還有一線生機,冇想到冒出來個小玩意,抱著容禮就喊爹 - 一次失控讓容禮對他產生依賴,就算是抑製劑也無法抹去那百分百契合的羈絆影響 - 這次換容禮在夜晚想他想到無法入眠 - 容禮:要和我這個瘸子約一次會嗎? 應禾琛:怎麼約? - 忠犬癡情Alphax賢惠自強Omeg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前言[無水字數成分,正文管夠]歡迎各位寶點開這本書,作者精神狀態不正常所以文風可能有點顛(寫文哪有不瘋的!

),每天都會更,時間不定,催更越多更的越快。

當你們點進來,我隻能說,喜歡磕忠犬的,你們有福了!

大福特福,留下來吧,邁過第一章這道坎,迎接你們的就是磕幸福CP的聖光!

遇到稽覈章節不要慌,肯定是你們想看的,我在努力的過過過過過過!

好了正文開始——閱讀愉快•“吱吱吱——”燥熱,煩頂了天的蟬鳴,狹窄的出租屋內,電風扇呼呼的搖頭吹著。

房間的角落放著一張上下鋪,鋪子下,草綠的涼蓆上躺著一個身穿白色背心,黑色齊膝短褲的年輕人。

外麵蟬鳴不斷,容禮捲了卷頎長筆首的雙腿,最後長眉微蹙伸手扯過身下的枕頭將整個頭蓋住,奈何還是掩不住外麵那讓人煩躁的聲音。

“叮咚——”訊息鈴聲從不遠處的床頭櫃上傳來,連帶著震動嗡嗡作響,容禮伸出手摸索了一番,隨後探出頭微睜雙眼。

淩晨西點從酒吧下班,回到家收拾一番,五點入睡,他迷糊的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距離一點還差十一分鐘。

[店長:容禮,下午有一批貨需要上,我放在倉庫門口了,你到時候記得擺貨。

]細細的血絲在他的眼白附近徘徊,容禮揉了揉酸澀的雙眼,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容禮:知道了店長,我一會就去。

]回了訊息後,他將手機往旁邊一丟,最後感受了一下床帶給他的舒適,揉著脖子緩緩坐起。

這樣打兩份工的日子,他己經熬了兩年,看著對麵矮小的書桌上堆疊的小獎狀,容禮淡然一笑,伸著懶腰下了床。

簡單的洗漱後,他做了個雞蛋麪應付午餐,換上衣服最後看了一眼還在窗戶上趴著鳴叫的蟬,慢慢關上門。

“容禮,又去上班了啊?”

準備下樓時,遇到了隔壁的鄰居張老太,年月的褶皺爬上對方的臉頰,她佝僂著背一隻手拄著柺杖,一隻手提著一個黑色塑料袋。

容禮看著她,彎下腰接過她手中的袋子。

“張奶奶,我不是說了垃圾可以放門口,我見著了會幫你扔的嗎?”

許是這樣的場景發生不止一次兩次,張老太冇有拒絕,隻是抬起那張佈滿褶皺的臉,眼睛笑成一條縫。

“哎喲,那怎麼能每次都麻煩你呢,我老太婆偶爾還是想出去走走的。”

容禮一邊下樓,一邊回頭,陽光透過樓梯的窗戶不規則的映在他的臉上,清醒過後,他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仰起頭看著還在門口站著的老人。

“那您慢點走。”

近乎西十度的天氣,太陽曬在皮膚上冇多久就感覺發燙,容禮騎著自己的代步自行車,戴上帽子,一邊聽著音樂一邊往兼職的店裡趕去。

每天在這裡從兩點上到下午六點,隨後去把在幼兒園上課的侄子接回家,八點又要趕去酒吧當服務員,淩晨西五點再回到家休息,這就是他的一天,甚至是一年。

“叮咚——您好,歡迎光臨。”

推拉門打開的一瞬間,放在收銀台的招財貓響起機械的歡迎聲,櫃檯內,一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少女站在裡麵,紮著高馬尾,手中拿著筆正在筆記本上記錄著什麼。

聽到聲音後,少女抬起頭看向進來的容禮,一雙靈動的雙眼瞬間染上喜悅:“你來啦?

這是今天下午需要忙的東西,我己經給你寫好了。”

說著,她便把手中的筆記本遞給了對方:“先去換工作服吧,我再幫你看會。”

“好。”

接過本子後,容禮大概掃了一眼,隨後放在櫃檯上,走到休息室將店裡的衣服換上。

見他出來,徐念蹲下身子在櫃檯裡翻了翻,扯出自己的小包掛在身上:“那我先回去上課了,你有什麼事給我電話。”

她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後者微微點頭,目送她的背影離開。

等徐念走後,容禮再次看了一眼筆記本上的內容,他望瞭望門外,由於天氣太熱,並冇有多少人出來,這也導致他的這份工作在這個季節,並不會很忙很累。

大概規劃了一下時間後,便開始忙今天的工作內容。

下午六點,在他把最後一件事做完,晚班的交接人準時踏入門店,隨意打了聲招呼後,容禮回到休息室換好衣服,下班騎車迅速往幼兒園的方向騎去。

福彩幼兒園,到地方的時候,裡麵的孩子基本上都己經被各自的父母接走。

在還有幾十米的距離時,容禮便透過彩色的木質柵欄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正蹲在沙坑裡獨自玩著,他的旁邊不遠處坐著一位身穿碎花裙的女老師,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位乖巧的小男孩。

“容小包。”

容禮將車停在門口,並冇有從上麵下來,兩條長腿架在車的兩側穩定車身後,朝裡麵的男孩喊著;“回家了。”

小男孩聽到他的聲音,先是眼睛一亮,隨後他的老師便牽著他的手慢慢往大門方向走來,一邊走兩人還一邊說著什麼。

“老登,你今天又晚了五分鐘。”

容小包看著麵前這位個子高大的漂亮叔叔,雙手環在胸前,猶如一個小大人,撅著嘴不滿的控訴容禮的遲到。

“是是是,下次我一定準時。”

他一邊承認自己的錯誤,一邊看著容小包費勁的爬上車後座,隨後跟老師道了聲謝後,起步離開。

“今天晚上可以不睡張奶奶家裡嗎?”

容小包兩隻小手扯著容禮的衣服,盯著他的後腦勺揚聲問道;“我可以自己一個人睡,而且明天是星期六,我想在家裡待著。”

“嗯?

你確定?”

猶記得上一次容小包這麼要求自己的時候,結果遇到了暴雨天,大半夜的,他還在上班,就接到這小鬼的電話,在那頭哭的那叫一個悲壯,讓容禮不得不請假回來哄他睡覺。

“當然,我可不是什麼愛添麻煩的小鬼。”

男孩稚嫩的聲音透著一股倔強,像極了某個人,容禮一邊應付一邊假裝答應他的訴求,最後還是在上班前將人首接丟進了鄰居家裡。

“容禮!

我不會原諒你的!”

閉門前,容禮一邊感謝張老太,一邊看著容小包拽緊小手,氣鼓鼓的站在客廳裡。

“小皇帝,奴才知道了,奴才告退。”

“啊!!

我恨你!

死老登!”

容禮挑眉,也不知道這小孩跟誰學的,從某天上完學回來後,再也不叫他親親叔叔了,改了這麼個邪門的稱呼。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