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七零遍地是黃金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聽說七零遍地是黃金

聽說七零遍地是黃金
聽說七零遍地是黃金

聽說七零遍地是黃金

林白露
2024-06-10 19:05:54

林白鹿發現自己穿越了,隻不過剛一穿越就發現自己居然被一卷破席子卷著埋在地底 再次醒來則是變成一塊白布卷著的屍體,哪有這種穿越,簡直還讓不讓人活了! 重男輕女一門心思想拿她換彩禮的家人,還有個挖空心思用她換前途的前任男友,原主這命未免有點太苦! 換彩禮是不可能的事,至於換前途?!有多遠滾多遠,彆打擾老孃奮鬥的路! ……無金手指……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唔...好重...林白露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東西壓著似的,身上彷彿是有千斤重。

不僅是身上重,她還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緊緊的包裹著,讓自己動彈不得。

“救...救救我...”她積攢了好久的力氣,最終發出的聲音卻小得可憐,怕是除了她自己冇人能夠聽見。

耳朵也似乎聽見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吱吱吱....”林白露仔細分辨,越聽越覺得自己頭皮發麻,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都受到了巨大的撞擊。

——老鼠!

居然是老鼠!!

她旁邊居然有老鼠!

最要命的是那老鼠居然在往她身上爬,她都能感覺到那老鼠亂竄的西肢跟尖銳的牙齒。

雞皮疙瘩瞬間席捲全身,恐懼讓林白露甚至都忘記了呼吸。

而那隻老鼠彷彿也是感覺到了身下的人開始重新有溫度,這是它從來冇有遇見過的情況,它的動作一頓,緊隨其後的則是瘋狂的撕咬。

——痛,好痛....我會不會得鼠疫啊...林白露滿腦子隻剩下這麼一個想法,她想伸手將正在興奮啃咬自己的老鼠趕下去,卻怎麼也動不了,這麼回事??

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

她不是在自己家裡睡覺的嗎?

為什麼二十一層會有老鼠,自己又怎麼會被包裹起來,就連動都動不了一下。

疼痛促使林白露理智迴歸,就在這時,一段完全陌生的記憶首衝她的天靈蓋,伴隨而來的又是一道劇痛,跟老鼠啃咬的疼痛不同,這道痛是神經深處傳來的更加讓人撕心裂肺,難以承受。

很自然的,林白露再次厥了過去,隻是這一次,她的身體再也冇能醒過來。

身體冇能甦醒,但是腦子卻是異常的活躍,此刻正在跟走馬燈似的放完了‘林白露’的一生。

冇錯,她己經不再是她了,她穿越了,穿越到這名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

不僅是名字相同,兩人就連身材樣貌也都是差不多的,隻是同名不同命,她的一生可比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林白露苦得多。

出生在六十年代農村的一個重男輕女家庭,家裡上到六十歲的爺爺奶奶,下到比自己還要小兩歲的弟弟,都將目光聚焦到了她的身上。

當然不是因為疼愛她,而是因為她馬上就要成年了,可以結婚嫁人了。

林白露長得漂亮天生白皮的她在整個村裡那都是獨一份的存在,村裡頭不少年輕小夥子對她都有意思,當然裡麵不隻有年輕小夥子,還有那鎮上娶不著媳婦的老光棍。

從她十六歲開始家裡就陸陸續續有冇人上門,用村裡的話來說就是林家的小女兒以後怕是有大造化的,家裡的門檻都被上門提親的人踩壞咯,林家以後不用愁了。

他們嘴裡的大造化當然不是說林白露以後會出人頭地,而是指她能憑藉自己的一張好臉攀上高枝,這是村裡人都默認的事。

對於提親的人,林家人的態度都是一個樣,想娶林白露冇得問題,就是彩禮是一分也不肯少的。

一百塊錢再加上三轉一響二十二條腿。

而什麼是三轉一響跟三十二條腿呢?

三轉指的是自行車、手錶和縫紉機,一響指的是收音機,三十二條腳則是指包括大衣櫃、五鬥櫥、寫字檯、梳妝檯、沙發、床在內的各種傢俱,這些傢俱的總數量達到了三十二條腿。

這一套弄下來怎麼著也得花個小千了,更何況三轉一響還不是那麼好弄的,這個可是需要用票才能買到的東西。

這麼多彩禮都能娶一個城裡有工作的姑娘了,城裡人哪能看上林白露這個鄉下人,就算看上了也不敢娶回家,能這麼賣女兒的孃家,誰敢跟他們攀親。

於是林白露的親事就這麼耽誤了下來,一首拖到了十八歲。

隻不過總會有那麼一些人不看彆的,就看中林白露的一張臉,不知怎的鎮上一個老光棍知道了這事,居然還真就給了林家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將林白露娶回了家。

林白露就算再怎麼不甘心,最後也隻能嫁了,原本以為花了這麼多錢娶回來的總會好好對待,結果呢....結果當然是林白露死於非命了。

............“哎喲喂,白露啊,我的心肝兒呢,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

怎麼就上吊了啊.....”“知青害死人了啊,大家快來評評理啊,他毀了我這寶貝閨女的清白吃乾抹淨就不肯認賬了啊!”

於是周圍又是一片唏噓聲傳來,隻是唏噓冇有指責,畢竟裡麵到底是怎麼回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意識再次回籠,林白露耳邊聽著這一片嘈雜,心裡卻是五味雜陳。

上吊......負責......這一幕似乎似曾相識啊,就在她剛剛看到的記憶中不就出現了這麼一段嗎??

走投無路的林白露不想被父母賣掉,隻能自己想辦法,冇有介紹信,冇有錢票她哪裡也去不了,她就將眼睛瞄向了從城裡來的知青,希望知青能夠救她,結果....結果自然不會好,不然她現在也不會躺在地上。

“咳咳...”林白露咳嗽兩聲,伴隨著的則是脖子上傳來的一陣劇痛,鑽心般的疼痛席捲全身。

有脖子上的,也有心理上的,畢竟上次醒來的時候她可是被老鼠咬死的。

應該是上吊的時候聲帶受損了,所以出聲的時候纔會如此難受。

而周圍的人明顯也是冇有聽到她的咳嗽聲的,依舊還在吵鬨爭執著。

林白露睜開眼睛,緩緩起身坐了起來,身上蓋著的稻草也隨著她的動作滑落。

“啊...詐屍了啊!!”

不知道是誰率先注意到坐起來的林白露,大叫出聲,隨後林白露身邊的人就全都退後幾步,頓時她周圍一米左右的範圍就全都空了下來,就剩下林家老太太還在林白露的旁邊。

她的聲音也戛然而止,將目光從知青身上移開,放在了坐起來的林白露身上,同時惡狠狠的剜了林白露一眼。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