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自救指南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樹洞自救指南

樹洞自救指南
樹洞自救指南

樹洞自救指南

莫知春
2024-06-11 12:27:27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 樹生雙子,皆封祈願之神 仙魔大戰,古樹被焚 幼子貪玩被拐流落人間,長女下落不明 歲月流轉,非酋莫知春即將開啟新人生,結果把地府的孟婆湯搞冇了 成功被地府碰瓷 ”莫大人,您好,我是苟代666號係統,鑒於您對地府造成了重大損失,這邊建議您做任務還債呢” 窮的叮噹響,臨了還要打工 要不是為了搞清楚非酋氣運的詛咒,一了百了纔是莫知春的選擇 傳說中厄運纏身的大氣運者,放在絕密檔案裡的重點關注對象,真的能好好做任務嗎? 如果冇有人護你周全,那就把自己好好養一養,玫瑰或是飛鳥,都是自我的選擇 於是麵對狐狸精,莫知春欣賞完美色,繼續搞事業去了 卻不料被狐狸精糾纏不放 莫知春表示不不不,我們隻是網友,你越線了 狐狸精表示,心都收下了,人也一起收了吧 姐姐,你的那句喜歡,陪伴我歲歲年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我想飛到世界各地去,帶上屬於我的竹蜻蜓……莫知春和許瀟瀟一道回家,路上撿了一隻狗,因為許瀟瀟媽媽狗毛過敏,倆小姑娘一合計就讓莫知春領回家養著了。

對於家裡多了張吃飯的嘴,顧秋和莫晚在午飯一起吃了湯圓後,收拾好餐桌進行了一場家庭會議。

“知知,一定要養這隻狗嗎,你明天就要開學了,十天半個月放一次假,養小動物可不是鬨著玩的,要對它的一生負責的。”

莫晚摸著女兒的頭髮表意見。

“媽媽,知知,知道的,但是你看它好可憐的,瀟瀟要和我一起養,您也知道王阿姨不能養小狗狗,所以在我上學的這段時間,要辛苦媽媽一點了。”

莫知春撲進莫晚的懷裡撒嬌。

“好好好,那媽媽先幫知知和瀟瀟養著,你倆商量好叫什麼名字了嗎?”

莫晚抱著許久不和自己親近的女兒,好不容易不用頭髮擋著自己的麵孔,不再是在外邊一說話就是傷人的語言,真想讓時間停留在這一刻。

顧秋不讚同的搖搖頭,卻被莫晚一眼瞪了回去。

女兒好不容易不犯病了,看來那位大師說的是對的,女兒的劫過去了,以後就正常了。

養隻狗怎麼了,裴家那小孩可從小和爺爺養狼呢。

莫知春抱著媽媽的腰不撒手,媽媽身上是淡淡的檀木香,很好聞,很安心。

這個世界的莫知春也有很愛她的爸爸媽媽。

“狗狗叫小花,媽媽,我們去找阿墨叔叔給狗狗辦手續吧。

順便買一些狗狗需要用的東西,可以從我的壓歲錢裡扣。”

莫知春在一道死亡視線裡終於離開母親的懷抱,再抱一會兒,自己可能和小花被老爸連夜打包送走了。

“顧秋,你去打電話給顧墨,問問他寵物醫院今天開門嗎?

我們去把手續辦了。”

顧秋的臉己經黑成鍋底,和老婆完美的二人世界計劃又泡湯了。

不過看到女兒不再像之前那樣,冇腦子般無差彆攻擊彆人,還換了新髮型,又是之前的甜心小可愛,看來是要去給大師的寺廟捐點錢還願。

在寵物醫院辦好手續,給小花檢查好身體,買了一大堆必備物品和狗糧,順道去超市買了點肉和飲料,晚上回去做火鍋。

夕陽緩緩下落,黑夜悄然來臨。

家家戶戶吃完飯開始點蠟燭。

一望無際的原野看不到韭菜般的小麥,隻能看到遠處墓林和小橋背風處搖曳的燭火。

“知知,小花,我來看你們了。”

許瀟瀟在爺爺家早早的吃完飯點完蠟燭,提溜著手電筒和兩個裁了口的易拉罐來找莫知春去收集蠟油。

“瀟瀟呀,快來吃火鍋。

這個點村子裡還不放大電影呢。”

莫晚關上廚房的門,端著一盆炭讓莫知春開著屋門自己進去,招呼著許瀟瀟進屋暖和。

“知知,去西邊路口招呼你爸爸和叔叔點完燈,趕緊回家吃飯。”

莫晚給屋裡的爐子添上碳,把爐子下方的爐門開條指甲蓋大小的縫隙,把鍋放上,添上火鍋底料和開水,用木鏟攪了攪鍋,蓋上鍋蓋。

等著水開。

“好的,媽媽,我把菜洗完了,就放桌上了。

瀟瀟你等我哈,一起吃火鍋。”

莫知春把在院子裡洗好的菜晾乾水分放在塑料筐裡,端著放回爐子旁邊的圓桌上。

鍋裡的火鍋底料咕嘟咕嘟的翻滾著,五個人圍坐在爐子旁拿著各自調好的醬料嗷嗷待哺,你爭我搶之間把肚子吃了個滾圓。

窗外的煙花照進了院子,照亮了一屋人的歡聲笑語。

飯後許瀟瀟和莫知春提溜著穿繩的易拉罐,拿著小刀棍子去收集蠟油,莫知春非常慷慨的把自己的手電筒送給了怕黑的顧墨。

和莫晚相約在村裡放大電影的廣場碰麵。

飯桌上的大人喝著果汁閒聊。

“哥,嫂子,知知,這是病好了?”

穿著大花襖的俊美青年端起桃汁喝了一口,捂著嘴差點吐了出來。

礙於自己在哥嫂心目中形象,又麵不改色地嚥了回去。

“哈哈哈!”

看著顧墨下撇的嘴角,顧秋端起自己的飲料抿了一口,加了糖的桃汁,分外的甜。

不愧是自家的小知知。

知道疼爸爸了。

顧秋端起飲料一飲而儘,欠欠的語氣,盯著顧墨道:“這可是知知給你倒的飲料,要喝完的呀。

趕緊喝完,準備收拾東西回北市。”

顧墨笑著喝下摻著苦瓜汁的飲料,嘴角微揚,不就是一杯飲料嗎?

知知回來了,喝一杯死不了。

當然,叔侄女之間的感情也就能容忍一杯,多了可能自動解除關係了。

許瀟瀟和莫知春趕到廣場的時候,幕布剛剛掛起,倆小姑娘對電影不感興趣,又去路邊看煙花了。

看煙花的孩子換了一批又一批,看電影的老人漸漸消失。

那歲歲年年綻放的花火,照亮了遊子枯寂的心,明日繼續背起行囊離家闖蕩。

身後有家,就是最大的底氣。

晚上收拾好書包和行李,莫晚和莫知春在房間裡聊了會天,就各自洗漱睡覺。

準備迎接高一下學期的新生活。

第二天顧秋將莫知春送上去學校的公交車,轉身坐上顧墨的車趕往臨市。

一天的緩衝時間,莫知春躺在宿舍上鋪閉著眼反省,周圍人的善意和溫暖,是莫知春一首都擁有的,支援自己的親友,被默默寵愛著。

哪怕非酋一點又怎樣呢?

不夠聰明就努力,努力到自己的儘頭,也算是在學業上冇辜負自己。

不喜歡被支配的人生,就努力發展新技能,找到更多的機會,去創造人生的無限可能。

回顧自己的一生,也冇什麼遺憾的。

所以纔會在接受這份愛和好的時刻惶惶不安,如同偷走了他人的幸福。

既然來了,那就好好珍惜這些愛護自己的人吧。

至於那個淩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男人除了爸爸小叔叔這些親人,其他的一律當路人。

“那個,莫姐,我這出了個新情況,您先做好心理準備哈。”

小花在狗窩裡舔著爪子給莫知春發送腦電波。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