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白馬之道自然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少年白馬之道自然

少年白馬之道自然
少年白馬之道自然

少年白馬之道自然

東方玉融
2024-06-10 18:58:32

一場劫緣,蹉跎了誰的流年? 紅塵一夢,斷了誰的青絲三千? 幾許癡纏,幾許眷戀,卻也圈不住一個地老天荒的永遠 一朝紅塵夢,半世醉紅顏,愁思與誰寄? 一位是落魄山頭的小道士,一位是唐門新一代的天之驕女,本應毫不相乾兩人,卻各自出現在對方的眼前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可命運多舛,身負紅塵劫難的小道士,在情愛一道上終究不會走得順暢 在遙遠的未來,始終有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子,望向瀛洲的一個小島上,眼中噙著淚,口中喃喃自語:“混蛋道士…………” 而在那座孤島上,亦有一襲青衣道袍的青年,一直看著那個紅衣女子,眼圈發紅,哽咽道:“對不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二)東方玉融一襲青衫,身後揹著老舊的竹箱,閒庭信步,慢悠悠的向著山下去。

東方玉融每走兩步,就要停下身來,好好看看大悲山的鮮花綠草,翠竹林木,婉延小河,飛禽走獸。

雖說東方玉融在這裡待了將近十五年,對大悲山的一切耳熟能詳,可這並不妨礙他停下來多看看,多想想,說不定以後就冇有這樣的閒心了。

東方玉融瞧著這滿山碧綠,悠雅馨人,不由心情大悅,低聲哼唱著老道士致給他的詩詞,“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

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

聊乘化以歸儘,樂夫天命複奚疑!”

許久,東方玉融揹著小竹箱終是走到了山腳下,靜靜的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群在大街小巷上流竄,心中自是無限嚮往。

東方玉融雖就在南安城內,但從未真正摸清南安城的模樣,畢竟在大悲山上一待就是十五年,從未下山好好月流月底南安城到底是怎樣的光景?

如今難得下山一次,定要瞧他個天翻地覆!

於是東方玉融便試著融入到人群當中,但奈何東方玉融長了張極為俊美的臉,在人群中鶴立雞群顯得格格不入。

人們都有意或遠無意的離東方玉融,並非是在特意孤立東方玉融,而是隻要站在東方玉融身旁,立馬高下立判讓人不自覺感到自慚形穢,這也就形成瞭如今的局麵。

東方玉融也不傻,自然也知道問題出在自己那張風華絕代的臉上。

“看來還是得敷張老爺子給的人皮啊。”

東方玉融歎息一聲。

言罷,便走到巷子的拐角處,從竹箱內拿出了張老道士為他備好的人皮麵具,原本東方玉融並不想接過那張近乎神似的人皮麵具。

因為他覺得自己闖蕩江湖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何必躲躲藏藏,自然是要光明磊落,坦坦蕩蕩。

隻不過拗不過老道士,隻好放進竹箱了。

不過如今覺得,自己的這張臉還是太過容易招惹是非,還是戴著那張人皮麵具為好,總不能惹出事來,真要老道士給自己擦屁股?

很快東方玉融便將那人皮麵具嚴絲合縫的敷在了臉上,露出了張極其平凡且普通的麵容,但周身仍散發出那種無以言表的氣質。

不久,東方玉融便靠著第二張臉成功融入到人群中,東方玉融都不由得驚奇道:“老爺子這是從哪學的技術,這麼管用!”

“看來遊曆一趟後,得向老爺子多要幾張了。”

東方玉融細細的感受著街華貿市所帶來的香火人情,時在令人流連忘返,東逛逛,西逛逛,不亦樂乎!

許久過後,東方玉融走至一.酒樓樓跟前,遙遙相望。

酒樓的規模不大不小,隻有三層,紅牆瓦黛,雕欄玉砌,自是不同凡響。

在正門頂上掛著塊金光燦燦的牌匾,橫平豎首寫著‘西望酒樓’西個大字,下方左右刻有一幅對聯,左邊刻的是‘萬頃波光搖月碎’右邊刻的是‘一天風露藕花香’,自是韻味十足,惹得東方玉融都不由得多掌兩眼,沾點文氣。

東方玉融看著眼前仙珪美餘的酒樓心頭一愣,“既是初入江湖,自是要喝酒仗行天涯,若不嚐嚐酒的滋味,又怎好意思說自己來過這江湖!”

“善!”

“當浮一大白!”

話落便徑首走進酒樓,找了個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坐了下來。

東方玉融剛坐下身來,想著要點些什麼。

酒樓的小二便快步來至東方玉融跟前,搓著手,笑臉相迎,“客宮,想要點什麼?”

東方玉融揉搓著下巴,似是在思慮自己應該點些什麼,想了半天嘴裡也冇確出半個字,最後也隻是說:“你有什麼推薦?”

小二一聽心中便己瞭然,依舊笑道:“想必客官不是本地人吧?

不瞭解咱們達西望酒樓實屬正常,不過客官您來這西望酒樓喝酒吃菜,酒,自當首選酒樓的招牌一摘星橋。

這摘星橋一品有三味,每一口各有不同,時而清新潤口,時而烈火如燒,再時而使之靜心凝神。

咱們這摘星橋也隻是比天啟城雕樓小磚的秋露白差上西味而己,但也是世間難有的可口美酒。

至於這菜,想必客官進門時就注意到兩旁的對聯,其中一句“一天風露藕花香”說的就是西望酒樓難有的美味佳肴一藕玉片。

這藕玉片的主材料取自崑崙山上的一處冰涼水池的雪花蓮藕,咱少東家來為了取材方便,專門請人打造了一座極寒清冷的水池,將雪花蓮蘊的種子取摘下來,播種在水池下,試過不下千次,這才成功使這蓮藕種子開了花。

這費儘如此心思的藕玉片,味道自是絕味無比,夾起一片放在口中,清涼質樸的口感潤而發,藕花香味緊隨其後綻放開來,在喝上一口摘星橋,那滋味就是天上神仙也比不得啊!”

東方玉融聽著小二講得眉飛色舞,言語生動,肚子裡蠱蟲早就動盪不安了,便小二趕快給他上這一酒一菜,他也過過神仙似的生活。

一旁的小二便急忙招呼著後廚忙活起來。

東方玉融便在酒桌上百無聊賴的用手敲,時不時張望的西周。

有江湖俠客對酒豪飲,有落魄書生暢述平誌,以及一些小紳小販。

二樓上多是些富家子弟,官宦人纔對此吃酒談心,三樓,似隻有一桌人客,應是尊貴無比,隻是東方玉融處在樓房死角,看不著三樓公子的模樣。

望了片刻,便繼續愣神了。

不久,鄰旁的一桌酒客在談論晨時那“撥開雲霧見明月”的壯舉,東方玉融便來了興致,豎著耳朵仔細聽了去。

“你們說大悲山上究竟住得何人,竟有改天換地之能?”

“大悲山的頂峰有一座道觀,那住著一個老真人,估計就是這位老真人的閒心之舉。”

“可惜,我原本還打算去拜謁一下老真人,見見這位有神仙之舉是何容貌?

但不久便有官兵宣告大悲山至此封山,何日開山還未確定,閒雜人等一律不得上山!”

“確是遺憾啊!”

東方玉融心中瞭然,一隻手托著腮幫,悠悠道:“老爺子什麼時候和官家有交情了?

能讓這南安城雷打不動的軍隊,親自來大悲山宣告封山,深藏不露啊!”

東方玉融絲毫不擔心,那夥官兵是去找老道士麻煩的,就算是的,他也不會相信老爺子會被人宰了。

畢竟他東方玉融這一身逍遙天境的修為,可都是老爺子調教出來的,所以老爺子又能差到哪去?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