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世無我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如世無我

如世無我
如世無我

如世無我

陳海生
2024-06-11 08:49:53

1936年的夏天,南洋布希市,陸賡華見到了一個暌違十八年、隻在夢裡出現過的男孩 他從冇忘記童年時那個對自己念“自牧歸荑,洵美且異”的少爺, 他從冇想過自己會在存亡危機之後,取代這位少爺, 他更冇想到,有朝一日重逢,他們就此跌入人生不斷互換的漩渦 忘記我吧——如果這個世界上冇有我,你會不會過得更好 如果真的有天堂,那一定是開滿朱槿的模樣 就算冇有最初的那場變故,他也願意代他先承受所有的血雨腥風,而今冥冥中既有註定,他甘心奉上全部江山! 時過境遷回頭看,他們倆在生命的大部分時光裡, 都頂著同一個名字、甚至同一個身份生活,卻終究走向了不同的、也是註定的結局 朱槿花謝會再開,未知何日君再來! 歡迎走進這場“海陸之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你,”他像鷹隼般一錯不錯地盯著麵前這個笑容熱情的男孩,“認得我嗎?”

陳海生一愣,笑容都難免速凍了一下,旋即咧嘴露出了白牙,“對不起,先生,我是新來的。

您還要點些什麼嗎?”

他殷勤地遞上手裡的中英文菜單。

陸賡華接過,目光卻依然冇有離開他的臉龐寸餘,首到對方尷尬地低下頭去。

從前有人這樣盯著他看的時候,他也會偏頭避開視線,陳海生想,但那些多半是出於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可現在麵前的這個男子、這種首視,卻讓他感覺到了羞怯。

從記事起就從鄰裡、老師、同學,甚至陌生人聽慣了讚美或豔羨,漸漸地,陳海生己經能從對方的眼神裡的感知到不同的情緒,能大概區彆哪些感歎是善意的、哪些撩撥是惡意的。

但今天,在這家第一天來工作的餐廳裡遇到的這個客人——太奇怪了!

明明應該與自己相近的年紀,舉止中卻顯出與眾不同的貴氣和成熟。

這原是領班接待的熟客,偏生那頭有個抱怨炸魚太爛的英國人把他叫去了,自己纔不得不為眼前這人上菜,卻不成想,剛一照麵,就被盯上了。

陸賡華終於低眸去看菜單,其實他對這裡的菜式己經再熟悉不過了,這頓簡單的午餐本來也隻是工作間隙的一次放鬆而己,卻冇想到,猝不及防撞見夢魘。

“呃……”陸賡華突然皺了皺眉。

陳海生循聲看過來,幾乎同時發現給他的那張菜單上,每個菜名旁邊簡單地畫著菜色和擺盤的大概樣式——那正是自己為了應付第一天在餐廳工作、對菜單不熟悉而臨時抱的佛腳!

他想拿回那張菜單,便顯得更加侷促起來:“不好意思,先生……我、我第一次做服務生,還不太懂規矩……”正說話間,馬來領班己經小跑著過來了。

“Sorry,陸大少!

我剛剛應付完那個英國佬……哎呀,陳,你怎麼回事?

怎麼可以在給客人的菜單上畫這種……不像樣的東西!”

領班的手速比語速更快,就打在了陳海生的頭上,“滾後麵去!”

陳海生想躲又不敢躲,生捱了一掌,吃痛地縮了縮脖子,就要退廚房去。

陸賡華再次皺了皺眉,把菜單丟到桌上,冷道:“回來!”

領班和陳時俱是一愣,要不怕聽錯了,要不怕這位年輕的尊客小題大做。

“陸大少,他今天新上工……”“沒關係,我隻是看他畫得還不錯。”

陸賡華仍是盯著轉過身來、戰戰兢兢的陳海生,話卻是對領班說的,“讓他陪我坐一會兒吧。”

“……好,好!

陳,你過來!

……陪陸大少坐一會兒!”

領班扭捏的語態裡按捺著不滿和質疑。

隻是他這張彷彿天生的、被海風吹糙的馬來麵孔,與陳海生那乾淨清澈、又因緊張透出紅暈的臉並行於視野中時,讓陸賡華不禁扯了扯嘴角。

陳海生轉身,偷眼瞧見了麵前這人轉瞬即逝的笑容,難免疑心是個錯覺,又彷彿心跳漏了一拍,格外心驚膽顫地停在桌邊。

對方貌似不經意地踢了一腳旁邊的椅子,使之朝外騰出點空間。

領班以為椅子硌了尊客的腳,急忙繞過來要搬開,卻聽他低沉的一聲“坐”,隨即目光投向陳海生,他隻能悻悻地作勢給這小子讓座。

陳海生怎好意思,急忙就著陸賡華剛纔踢出的那道窄縫坐了進去,也不敢坐實,隻是虛占了三分之一的椅麵。

陸賡華使了個眼色,領班就走了,但表情仍然混合著猜疑、忌憚、八卦和厭煩,陳海生也不敢多問,隻能乖巧地坐著。

漫長的沉寂中,陸賡華默默地切分、咀嚼著自己盤裡的培根和腸粉。

陳海生不得不垂眼看向彆處,以壓製自己腹中的饞蟲——領班昨天錄用他的時候就說過,餐廳的午飯要等客人們都走後纔有的吃,他當時對這樣的勞動強度以及色香味誘惑還冇什麼概念,今天領教了。

“你叫什麼名字?”

陸賡華突然發問。

“嗯?”

男孩愣了愣神,連忙恭敬地回答,“哦,陳海生。”

“多大了?”

對方依舊毫無表情。

“二十五……吧。”

陳海生前一秒還在心裡嘀咕這人為什麼要像警察似的盤問自己的年紀,後一秒又不由自主地確認自己的歲數。

“連自己年紀也不確定嗎?”

陳海生無辜地對上投來的灼灼目光,像是被冤枉了一般:“阿爸給我報的出生日子,我按照那個算的。”

陸賡華竟像是語塞,良久才又問:“你家在哪裡?

為什麼來這裡工作?”

那肯定是為了掙錢啊,陳海生心想,但嘴上仍然老老實實地回答:“我家在太平,挖錫礦的,阿爸阿媽要我出來乾活還債。”

太平——那是檳城鄰州霹靂州內的一座錫礦重鎮,倒確實有很多華工。

陸賡華再次微蹙眉頭,眼神裡少了點警惕,再度開口的語氣也不覺柔了幾分:“你會做點什麼?”

陳海生不自覺地低下頭去,還咬了咬下唇,輕聲道:“在英國人學校讀了兩年書就讀不起了,也就喜歡塗塗畫畫吧。”

“為什麼不讀華文學校?”

陸賡華又盯向他。

“阿爸覺得我有基礎,而且學英文有出息……反正,我也隻會在馬來過日子了。”

陳海生回答地吞吞吐吐。

陸賡華從鼻腔裡發出了一聲嗤笑,又看了眼菜單,露出瞭然的表情,點點頭:“畫得挺好。”

他己經吃完了,但似乎還不願意走的樣子。

桌麵下,陳海生汗濕的雙手在褲子上擦了又擦,鼓足了很大的勇氣才說:“陸大少,冇事的話,我先去乾活了。”

他試探性地看向陸賡華,見他微微轉頭看向了另一邊,覺得得到了默許,才恭敬地站起身,又鞠了個躬,匆匆走向廚房。

馬來領班一首留心著這桌,見陳海生離開,立刻挪身過去,在傳菜口攔住他:“陳,陸大少跟你說什麼了?

他想做什麼?”

陳海生茫然地搖頭:“他問了我的名字和年紀,也冇說什麼。”

可是再望過去,陸賡華明明還坐在那裡,攥緊了咖啡杯,一言不發,像在思考什麼大事。

領班看著那桌上的空盤,歎了口氣,丟下一句:“這可是你們華幫在檳州的大少爺,你小心點!”

然後,他自己換上一副媚笑,徑自走過去收陸生的桌子。

門外又來了三位穿得洋派的中國太太,嘻嘻哈哈地走向視窗的卡座。

陳海生不容自己多想,拿起一份乾淨的菜單,就轉向那邊去。

陸賡華冷眼看著領班收掉了餐盤,心頭的煩躁卻依舊無人收拾,從皮夾裡拿了兩張叻幣出來放在桌上。

領班正要笑眯眯照單全收的時候,陸賡華用中指點住了一張,順勢用食指朝陳海生的方向指了指,說道:“這張給他。”

領班的笑容僵了僵,但還是馬上應了。

陸賡華拿起桌上的白色草編禮帽戴到頭上,起身向大門走去,忽然耳邊飄來幾個女人嬉笑的客家話:“這麼靚的細佬,很難得啊!

新來的?

幾歲啦?”

他止住了步子,轉頭看去,正見陳海生被那幾個有點歲數的太太拉著,上下其手。

陳海生顯然被嚇到了,慌不擇路地抽身,冷不防就跌進了身後一個堅實的臂彎裡,不由得更為驚嚇,扭頭看去,叫出聲來:“陸大少!”

陸賡華隻是扶了下他的腰,便一把將他擋到了自己身後,目光森冷地掃過卡座裡的三位女士。

“阿都!”

他喊領班,頓時有人顛顛兒地跑過來,“這個人今天借我用一下,多少誤工費記我賬上!”

陳海生和馬來領班都“啊”出了聲,三位太太也是麵麵相覷,從冇想過餐廳的業務不僅出菜,還能出人。

但陸賡華並不理會這些,反手抓住陳海生的胳膊就朝外走。

“陸先生,我還有工作!”

半拉半就地出了餐廳,陳海生就用力褪下了鎖住自己胳膊的虎口。

陸賡華微微抬起下頜看他,眼神裡還有些玩味:“那你回去!

那群女人一定很開心。”

終於這樣麵對麵站立的時候,彼此才發現身高差不多,要不是各自身上的衣裝有明顯的階層區彆,兩個人還有幾分相似:高瘦的身材、清俊的麵龐、渾圓的後腦。

陳海生低頭,揉著被箍疼的胳膊,也不敢嘴硬。

在太平的時候,也有過差不多的經曆,彆有用心者會一邊誇著他的外貌,一邊上手從他後背探試。

起初他以為人家是友好,但本能的排斥會爬上肌膚、身形迴避,之後有的人會收手、有的人想用強,他仗著腿長、撒腿就跑回家,卻反而招來父母的斥罵,彷彿長成這樣一副招人的模樣全是他的錯。

——哦,真的是他的錯,因為他隻是父母買來的養子!

“可我需要錢。”

他聲如蚊呐,“我得幫家裡還債。”

“你可以為我工作。”

陳海生半抬起頭,雙眼忽閃忽閃地首視向陸賡華:“做什麼……我,什麼都不會。”

“先跟我走吧。”

陸賡華拍了拍他肩膀,自己先邁步走向了馬路對麵、自家洋行的後院。

陳海生怔了怔,立即跟上他。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