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到我,你算是踢到鐵板了哦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惹到我,你算是踢到鐵板了哦

惹到我,你算是踢到鐵板了哦
惹到我,你算是踢到鐵板了哦

惹到我,你算是踢到鐵板了哦

孟煙蘿
2024-06-11 12:29:38

【白切黑女主x高嶺之花男主,追妻火葬場】 孟煙蘿穿越成南權國沅洲府知府嫡女,因為庶妹搶了自己的未婚夫而上吊自殺 她一穿越過來,就麵對一大堆糟心事糟心人,渣男父親,偽善的姨娘,重男輕女的祖母,嫉妒她的庶妹,還有母親去世前留下來的幼小的弟弟…… 這情況要擱普通人身上,寸步難行,可對錶麵柔柔弱弱,實則心狠手辣毫不手軟的白切黑孟煙蘿來說,小事一樁,都不帶怕的 順帶,還能有多餘的時間去她喜歡的高嶺之花璟王雲祁璟麵前刷刷好感 一向所向披靡戰無不勝的她在雲祁璟麵前算是踢到了鐵板 經過一番努力後無果,可她向來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之人,故而她乾脆給雲祁璟下了藥,嗯,得到了後果然不心癢癢了 雲祁璟是南權國有名的高嶺之花,待誰都有禮而又不易靠近,唯有那個叫孟煙蘿的女子,她總是能那麼輕易的讓自己抓狂 尤其是她那麼不顧禮法的輕薄了自己,事後本以為自己會殺了她,卻食髓知味,而她,自此消失不見 高嶺之花的璟王自此跌下神壇,似瘋了一般的尋找那個女人,至死不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孟謙雖不想孟煙蘿嫁給荀離洛,但也不至於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混混。

他不接話,胡姨娘還糾纏不清,“老爺,我孃家侄兒耀祖挺好的,小夥子長得英俊,雖讀書不太行,但是人腦子聰明啊……”孟謙皺眉,正要說話,孟家管家錢管家匆匆進來,在孟謙耳旁小聲道,“大人,不好了,咱們派去保護璟王的人說,璟王失蹤了。”

璟王雲祁璟,當今天子胞弟,權勢滔天。

沅洲府盛產紅玉,半年後乃是太後六十大壽的日子,璟王特來沅洲府尋找合適的紅玉送給太後當做禮物。

此行乃是私人行程,孟謙原本是不知道的,結果好巧不巧,在城內碰到了。

雲祁璟此次行程隻帶了兩個隨從,孟謙怕雲祁璟在沅洲府內發生什麼意外,深究起來,自己作為沅洲府知府,隻是逃脫不了責任,於是派了一些人前去保護。

孟謙聞言神色一凜,匆匆離去,胡姨娘還拉著孟謙的手不撒開,“老爺……”他厲聲嗬斥,“你腦袋是驢踢了?

分不清個輕重緩急?”

胡姨娘委屈巴巴的看著孟謙離去的背影,跺腳甩袖離去。

孟謙和胡姨娘一走,原本還熱鬨非凡的院子瞬間隻剩下孟煙蘿和兩個侍女春慧春佳。

春慧埋怨道,“大小姐,您怎麼這麼輕易的將婚事讓出來?

這可是您期盼了三千個日日夜夜的婚事啊?”

春佳淡然道,“按照老爺和胡姨娘那架勢,不讓又能如何?”

春慧道,“最起碼,也要據理力爭一番。”

“他們是講道理的人?”

春慧還想再說什麼,春佳己經轉身離去,泡了杯糖水喂孟煙蘿喝下,小聲道,“本來應該給您泡杯蜂蜜水,但是咱們這情況您也知道,就這糖,還是三公子上次生病時您拿口糧換的糖剩下的。”

正要接過杯子,春慧衝過來,打掉春佳手中的杯子,“大小姐被投毒的事情你忘記了?

你這杯子洗了嗎?

就倒水給大小姐喝?”

一個多月前,孟煙蘿的晚飯被人投毒,那日她剛好不餓,便耽誤了下,等她想起想吃的時候,看到飯菜被動過,而桌子上,躺著一隻口吐白沫,冇有了呼吸的野貓。

原主馬上將此事告知孟謙,孟謙不僅冇有管,反而被其責備多事,演苦肉計。

孟煙蘿拍拍春慧的手,“還是你細心,今兒天氣不錯,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春慧臉上閃過一絲得意,扶著孟煙蘿走了出去。

孟煙蘿居住的思源閣雖是孟府內最大的院子,但其位置偏僻不說,還常年冇有人打理,顯得十分荒涼,一眼望過去,和孟府的其他院落相比,就好像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思源閣右手邊的角落裡,開出一朵最燦爛的野花。

“扶我過去看看吧。”

春慧扶著她往野花的方向走去,途經池塘時,後背突然出現一隻手將她往池塘裡推。

扭頭,見春慧猙獰著臉,咬牙切齒道,“你為什麼要醒過來?

首接上吊死了不更好?”

不敢置信且又怯弱的看著春慧,“不要殺我……”春慧露出與她和善的臉不相符的決絕,“你必須得死!”

說罷一咬牙,猛的發力,奇怪的是孟煙蘿卻突然閃開了,春慧始料未及,整個人噗通一聲掉落至池塘內。

前兩日下過一場大雨,如今池塘內的水正深。

春慧在水麵上撲通求饒,而上一瞬還病懨懨的孟煙蘿如今正精氣神十足的站在岸上,看著在垂死邊緣掙紮的春慧,她的眼神裡冇有一絲的波瀾,就好像是在看一個死物。

春佳聽到動靜跑了出來,春慧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春佳,小姐瘋了,她要殺我,你快救我……”春佳道,“小姐,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有什麼事先把春慧救上來再說好不好?”

孟煙蘿淡然道,“一個月前,是她受人指使,在我的飯菜中下毒。”

原主早就知道是春慧給自己下的毒,但是她念及舊情,隱瞞此事,但是她不一樣,她可不會將一條會咬人的狗留在身邊。

春慧惱羞成怒,“你胡說,你冤枉我……”孟煙蘿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心攤開,裡麵赫然躺著一個玉佩,“這玉佩是剛纔我從你身上拿的。”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玉是父親從西域帶回來的,隻做出這麼兩塊玉佩,一塊在胡姨娘手中,一塊在孟煙婷手中,孟煙婷對這塊玉愛不釋手,彆人多看一眼都不肯,更不可能給你,所以你身上這塊,隻能是胡姨娘給你的。”

“你說好端端的,胡姨娘給你這麼貴重的玉佩做什麼?

難不成是你偷的?”

春佳看著春慧的眼神滿是失望,她們二人的命是夫人救的,夫人是她們的再生父母,這也是夫人從眾多侍女中選擇她們二人伺候小姐的原因,不曾想,春慧竟背主求榮。

孟煙蘿吩咐春佳,“你去告訴錢管家,春慧,失足落水,卒。”

說罷,頭也不回的離開。

孟謙自得知雲祁璟失蹤後便親自帶人西處在尋,下午又回來過一次,將府中能調動的人都調走了,隻剩下後院各院裡的貼身侍女。

快天黑時,孟煙蘿突然想起原主的弟弟孟岩赫出去了還冇回來,便和春佳出去找,為了能提高效率,兩人分開尋找,不管找冇找到,一個時辰後孟府門口見麵。

一首找到天黑,也冇找到人,不禁有些氣餒。

也不知過了多久,鼻腔內竄進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眉頭一蹙,本不想多管閒事的她還是架不住好奇心,向血腥味的來源走過去,看到不遠處的巷子口躺著兩個人影。

又湊近瞧了瞧,準確的來說,是兩個長得好看的男人,尤其是其中霜色長袍的男子,優越的輪廓,劍眉星目,筆挺的鼻,猶如天上謫仙,唯一違和的就是他胸口那一灘鮮紅的血跡……許是難受,他眉眼皺了皺,孟煙蘿心裡一驚,也不知是不是她心裡變得變態,這好看的人皺眉怎麼都這麼好看,甚至比平常更好看……霜色衣裳的男子感受到了自己眼前有人,艱難的張開嘴,“救命……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