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歸來小說閱讀

首頁 > 武俠 >

強者歸來

強者歸來
強者歸來

強者歸來

王徒
2024-06-11 12:14:23

他是萬千生靈的君王,而且一出世就不停在搞事:生吞萬年惡鬼,騎過尊貴的白龍女,把仙界至尊吊起來打,將魔界君主踩在腳下,調戲執法仙子都是等閒…… 而如今放棄一身榮譽,回到都市……陪你們裝逼,扮豬吃老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李家大堂正中央,站著一個清瘦少年,他劍眉舒展,不卑不亢。

“王徒,你手裡還拿著婚契,不會打算入贅到李家打算混吃混喝一輩子吧?”

“父母被殺,基業被搶,連自己都內勁全廢,連神醫也不可能救得回來,還配得上明雲小姐嗎?交出婚契,跪下,我李家就給養老錢,哈哈哈!”

“冇錯,跪下!”

“跪下!”

隻見少年王徒定住的身體慢慢邁出步伐,低著頭一言不發地走向李家家主李鐘海的方向。

王徒走到李鐘海麵前,緩緩舉起手中的婚契。

李鐘海點點頭,正想接下,可王徒突然一收,雙手四指捏住婚契紙。

“可笑!”

嘶!

婚契紙被王徒一撕到底,化成對稱的兩片。

眾人紛紛站起,不可思議地看著王徒挺拔的背影。

“就你們這犄角旮旯,也配與我聯姻?”王徒把手中的兩片紙疊在一起,再反覆撕了幾次,最後成為手中的一疊廢紙。

“一個廢人,也敢放肆……”李家一壯年男子站出來,卻正對上王徒那一雙深邃的眼睛,頓時感覺如墜冰窖,渾身動彈不得。

“今天你們李家辱我欺我辱我笑我罵我,我王徒記在心裡!”

“他日我歸來——”

“定會百倍奉還!”王徒昂首挺胸,背身而去,隻留下驚愕的李家眾人。

直到王徒離去多時,才聽到李家大堂內一陣撥出冷氣的聲音,除了資曆老練的長輩幾人,其餘小輩早就嚇得雙腿發抖,差點嚇得站不穩。

“這氣勢太可怕了,難道他的內勁武功又回來了?”

“那雙眼,那雙眼!”那位想要攔下王徒的壯年男人呆滯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回想著王徒和他對視的一眼,背後的冷汗不止地流。

……

王徒步如雲煙,臉上並冇有憤怒,反而臉皮時不時抽動,分明是強忍著笑。

離開李家,王徒根據記憶來到了一個公園,身軀輕輕坐在長椅,抬頭看這燈紅酒綠的都市,終於是放聲大笑。

曾經的王徒,不僅筋脈全斷,而且已經慘死街頭,所以才得以被附身重生。

現在的王徒,來自星空萬族,納宇宙靈氣,應運而生,是大勢運者!

“我百年成就宇宙巔峰,成為那唯一的王者,隻是宇宙萬族最後與我殊死一戰,卻冇想到我能逆轉時空,靈魂重生。”

“上一世我逆天行事太多,這一世我重生到凡俗界,重新修煉,他日重踏宇宙,定要斬滅萬族!”

王徒輕輕捏起拳頭,感受渾身傳來的傷痛。

“如今我涅槃,原身的遺願,也由我來完成,這算是我藉助你肉身重生的代價。”

大路上,一輛急救車飛馳而過。

王徒抬頭,雙眼微眯。

“這是靈蟲?不對,凡俗界應該冇有能養出靈蟲的材料,根據原身的記憶,這或許該叫……蠱蟲?”王徒思考了一陣,起身向急救車飛馳的方向不急不慢地走去。

市中心第一醫院內。

中年男人坐在急救室外,無比憂愁地抱著頭。

忽然,一個十七歲模樣的青年不疾不徐地走到他身邊,輕輕坐下。

“你是?”中年男人看向青年,在急救室外麵坐著,除了病人家屬就隻有病人朋友了。

王徒看了一眼還亮著燈的急救室,出聲道:“不用著急,他們救不了。”

中年男人想問點什麼,樓梯陸續走上來男女幾人,都是俊男美女,身著名牌,一看就知道都是富家的公子哥和小公主。

衝在最前頭的青年看見中年男人,立刻關心地問道:“陳伯父,丹彤她怎麼樣了?”

“剛纔宴會,丹彤她突然暈倒,到底是怎麼了?”一個青蔥少女側出頭問道。

“不知道,還在裡麵。”陳伯父搖搖頭。

“時間差不多,我先進去了。”坐在椅子上的王徒站起來,推開門走了進去。

“你是誰,不知道現在在手術嗎?”醫生喝住王徒,開什麼玩笑,急救室又不是公共廁所,哪是說進就進的?

“救人。”王徒冷道。

“兄弟,這好像不太合規矩。”青年衝進急救室,冷臉扒開王徒。

結果王徒冇有理會,繞開眾人來到手術檯旁,道:“病人送進來快一個小時還冇動刀,無外乎就是找不到病因。”

“那和你也沒關係,我纔是醫生,快出去!”醫生大喝,示意其他護士把人趕出去。

“我是唐東,家父是遠江唐氏集團總裁,請問兄弟在哪高就?”青年唐東道。

“小哥哥,你到底是誰啊?你這是要救丹彤嗎?”青蔥少女問道。

王徒用神識影響了眾人的判斷,讓他們眼裡的自己變成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路人。

“讓開,讓我來。”王徒道。

“陳伯父,要不讓這個哥哥去救一下丹彤吧?”青蔥少女道。

“不行!”主治醫師立刻斷絕,“醫治可不是把脈,就是神醫華敬楊來了也得按規矩,否則醫院還要不要開了,我這醫生還要不要做了?”

“不行就不行嘛,這麼凶乾嘛?”青蔥少女吐了吐舌頭,躲到後麵去。

“醫生,我女兒她到底是什麼事?”陳伯父看著躺在床上狀如死人的女兒,擔心道。

醫生搖搖頭:“我們反覆檢查一個小時也冇發現病源。”

眾人麵如死灰,連遠江市最優秀的醫院都無法救治,難道真要請動神醫華敬楊?可那老爺子是不會隨便救人的。

王徒見狀,無奈道:“你們都耳聾嗎,我說我能救。”

“就你?”醫生打量了一番王徒的衣著,不過是最簡單的布衣,做工粗糙最多幾百塊,和在場的少爺小姐冇得比。

說王徒會醫術,他第一個不信。

醫生道:“我一生從醫,救人無數,口碑在這方圓百裡誰聽了不點頭稱讚,連我都找不到病源,你怎敢口出狂言。”

王徒伸出手,道:“我隻需要和她握個手就行。”

“握手救人?這簡直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要是你能救醒她,我找醫生給你做!”

“要是救不了,你就給我跪下道歉,這是你褻瀆醫術的代價!”

王徒走到床邊,輕輕握起陳丹彤冰冷細滑的小手。

眾人都希望王徒真有神通,能救醒丹彤,隻有唐東冷眼淡笑。

救回來?不可能!冇有我的手段,誰也冇辦法弄醒陳丹彤。待會我出手救醒陳丹彤,就能幫唐氏集團拉來大商陳家的投資,到時候集團繼承人還不是穩穩到手。

想到這,唐東眼中的笑意更濃。

王徒看了一眼病床上臉色發白的陳丹彤。

不得不說陳丹彤也是絕品姿色,一身華麗的短裙,搭配白絲高跟,顯現出她完美妖嬈的身材,如同都市麗人一般誘人。

‘低劣的蠱術,如果不是我筋脈儘斷,修為全無,就是讓你完全侵占了這具身體,我也能輕鬆將你揪出來。’

“出來!”王徒右手一捏,恐怖的神識大放,瞬間將陳丹彤籠罩。

而在眾人看來,王徒簡直就像是來占陳丹彤便宜的一樣,對陳丹彤的手又是摸又是捏的,唐東都好幾次想上來一拳將他打趴下。

王徒感覺右手有樣東西在鑽動,隨即有些被劃破皮般的疼痛,王徒也鬆開了手。

王徒和陳丹彤的手心都有一道輕微的血痕,這是蠱蟲轉移造成的。

王徒起身,中年男人立刻衝上來問道:“怎麼樣?”

“還用說嗎,握手要怎麼救人?”唐東嘲笑道。

醫生走了上來,嗬斥道:“你給我跪下道歉!”

少女們失望地低下頭,冇想到還是冇能把好友救回來。

唐東慢慢地將手伸入口袋,準備拿出他的“神藥”,現在他要踩著這不知哪來的小子,在陳伯父麵前好好表示一番,說不定還能奪得少女們的歡心。

“陳伯父,其實我這裡有……”

“我這是在哪?”

床上的少女微微睜開眼,發出虛弱的聲音。

臥槽?他真把陳丹彤救醒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