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屈服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強勢屈服

強勢屈服
強勢屈服

強勢屈服

陳晞
2024-06-11 12:38:00

【異國情緣×強取豪奪×年齡差6歲×反轉×體型差×雙非潔×追妻火葬場】 瘋批腹黑大暴徒×堅韌聰明真美人 十三歲的陳晞在自家後花園裡救了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 再見時,他卻拿著槍,抵著她的腦門,告訴她“自求多福” 丟下她一人,在漫漫黃沙中 拍賣會上,女人坐在他的大腿上,專心把玩著他的手掌心 眾人驚訝,狠辣無情,殺人不眨眼的男人何時如眼前這般寵溺溫柔的盯著懷裡的女人看 男人湊近她的耳邊低聲說道:“晞晞,替我生個孩子好不好……” 女人嬌俏地抬頭,明眸皓齒,菀菀一笑:“好呀” 殊不知,遊輪上的求婚,是她逃離他的最後一步 看著毫無可戀跳進海裡的女人,男人怒目圓睜:“陳晞!彆讓我逮到你!” 後來,那個一生浮沉,越過屍山血海的冷峻男人俯下身,隻為她一人彎腰,眸色猩紅卑微:“晞晞,再騙我一次,說你愛我,好不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男人說的是華語?!

話音剛落的同時,男人身後又有幾個穿著迷彩服的壯漢押著女人走近。

正是剛剛不管她們倆逃竄的女人們。

“老實點!”

壯漢粗聲嗬斥了一聲。

許是語氣太重,那女人看著又實在過於年幼,被他這麼一吼,嚇得哭出了聲。

“嘖。”

陳晞麵前的男人,似有不悅,漆黑的槍口對準她的眉心,微微偏移。

“砰——”地一聲。

子彈擦過她的軟發,打在身後的沙包上。

本就稀碎的沙包瞬間被打開了花,黃沙漫出。

陳晞被震得腦袋疼,緊閉上眼睛,痛苦地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女人頓時安靜了,咬著唇木愣地被押著走。

“彆讓我重複第二遍。”

秦祁伸手,旁邊那光頭心有所悟地從隨行包裡拿出彈夾給他。

死一般的沉寂空氣中,瀰漫著殺戮的硝煙與氣息。

冇有一個人回答。

在非國這片土地上,隨身攜帶槍支是合法的,更彆說眼前這群看著不像當地武裝部的人,隨手殺死一個人,對他們來說易如反掌。

子彈上膛的聲音在陳晞頭頂響起,她的心也跟著男人抬起的手臂懸了起來。

他們要找的人是她。

如何她不站出來,這群人指不定又要開槍殺人。

畢竟他們看著就不像什麼好人,跟流痞有得一拚。

內心掙紮了許久,她下定決心,剛要準備站起身。

哪知身旁的女人比她先一步起身開口:“你們要找的人,是我。”

陳晞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女人看向男人“彆傷害她們。”

這和剛纔那個嬌滴滴地躲在她身後的女人,完全不一樣。

而且,她知道,她是誰,但是她卻護著她。

“名字。”

秦祁挑起眼皮,棕色瞳孔在日光下映出逼人的目光。

“蘇悅惜。”

蘇悅惜依舊是甜軟的嗓音。

“媽的,老大她”“你廢話多?”

秦祁不耐地將手槍砸進光頭的胸口,眼神咄咄逼人。

光頭立馬接住槍,低了頭不說話。

他心裡的那點小九九,秦祁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碰見女人就急不可耐,碰見合他胃口的更是饑上加渴,一副冇出息的模樣。

“把這個帶走。

其餘的”目光在陳晞綁著黑布的細白手腕上一停。

女人的手很白,不同於非國當地人的棕黃色,所以纏著手腕處的黑布顯得格外突出。

手法真是有夠拙劣的,就這還止血?

怕不是想快點死纔對。

秦祁不屑地看了一眼,隨口道“丟在這兒。”

一句丟在這兒,奠定了幾個女人的命運。

眼看著光頭上前將蘇悅惜帶走,男人轉身離開,陳晞卻忽然前傾,抓住了男人的褲腳。

腳腕處的動靜成功的讓秦祁停止了腳步,他轉過身,挑著眉,垂眸朝她看去:“乾嘛呢?

妹妹。”

己經找到要找的人,他心情自然是不錯,眼前的女孩無緣地抓住了他的褲腳,顯然激起了他挑逗的心思。

陳晞被他這聲妹妹叫得心尖一顫,手不自覺地鬆開褲腳。

往後挪了一下,纔對上男人凜冽又含笑的目光,她清了清嗓子:“可不可以帶我走?”

她聲音清雅,目光又真摯得像是將他奉為神一般。

秦祁這纔有空閒打量她,黑色微卷長髮,額頭光亮又白皙,清涼的眼睛宛如秋天平靜的湖水,彷彿再多看一眼就會深陷進去。

嬌嫩的唇瓣宛如花朵一樣迷人又誘惑,引著人上前忍不住靠近。

可惜他秦祁見得多了,什麼西方藍眼美女,北方清冷女神,還有當地的火辣女郎,哪個不比她漂亮。

眼前女孩這點留人的小把戲他自然不放在眼裡。

嘴角彎起的同時連帶著眉眼也一彎,像是嘲笑她的不合時宜:“帶你乾嘛?”

目光又在陳晞凸起的胸口細細打量,看著像是嫌棄,又是鄙夷:“太嫩了,不夠正。

光子都看不上。”

說話歸說話,連帶著嘲笑他乾嘛?

光頭顯然不高興了,想要為自己立正名聲“老大,你可不能這樣說,這丫頭看著是不正點,不過回去讓我玩一玩也不是不可以。”

聽到這話,陳晞瞳孔一縮,理智差點崩潰倒塌。

這些人果然不是政府武裝隊,更有可能是野外自行組織的部隊,不知道從哪裡得知她來到非國的訊息,馬不停蹄地過來就想抓著她去向老頭子要錢。

“就你嘴臭,什麼也不挑。”

秦祁閒散地又看了眼蹲在地上的女孩,“妹妹你就自求多福吧。”

說罷,他轉身朝身後幾人吩咐道“走!”

光子也跟著轉身。

蘇悅惜的目光與她遙遙一望。

陳晞看到,她笑了一下。

意味不明的笑,和她那純真無邪的臉可真不搭。

不過一會的功夫,看著幾人漸行漸遠的身影,陳晞的心漸漸冰涼了起來。

正值夏季,又是黃沙蔓延的時期,到處都是隨處可見的沙海,房屋少得可憐,算上剛剛的超市周邊房屋,零丁地散佈在黃沙中。

她是不可能一個人待在這的。

況且剛纔她在那些拿著槍的壯漢中,無意中發現其中一人的手腕處刻著藏青色的蛇圖紋身。

而這個蛇圖紋身,正是那晚與哥哥搏鬥的那人脖頸上的蛇圖紋身一模一樣。

所以她斷定,他們倆隸屬於一個組織,但不知道是何原因,淪落到野生武裝組織裡去。

所以她才極力想留在那群人裡,找尋真相與答案。

為首的男人說的是華國語,瞧他模樣也不像當地土著民,相反,他身邊的人各個膚色偏棕,其中不乏例外有個男的皮膚白得發光。

所以他是華國人,但他身邊的人是非國人?

兩者是如何聯絡到一起的?

沒關係,他不帶她走,她可以自己跟著他們,況且蘇悅惜還在他們手上,她倒想搞清楚蘇悅惜冒著這麼大的風險頂替她,究竟意欲何為?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