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我成了年代文裡的惡毒女配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七零,我成了年代文裡的惡毒女配

七零,我成了年代文裡的惡毒女配
七零,我成了年代文裡的惡毒女配

七零,我成了年代文裡的惡毒女配

沈夢
2024-06-10 18:59:38

【changdu】 陸明陽雖然心裡這麼想,但卻冇有開口說出來,不管咋樣外公和外婆對他們幾個還是和顏悅色的,這個時候他還是布添堵的好 沈夢一席話把兩個年幼的孩子忽悠的嘩嘩流眼淚,忽然聽著外頭的一陣聲響,她猛的坐起來,從枕頭底下拿出地契,還有一些家裡的票據和最後一點錢 “明陽,明亮,你們過來,明陽啊,娘對不起你們,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陸明陽雖然心裡這麼想,但卻冇有開口說出來,不管咋樣外公和外婆對他們幾個還是和顏悅色的,這個時候他還是布添堵的好。

沈夢一席話把兩個年幼的孩子忽悠的嘩嘩流眼淚,忽然聽著外頭的一陣聲響,她猛的坐起來,從枕頭底下拿出地契,還有一些家裡的票據和最後一點錢。

“明陽,明亮,你們過來,明陽啊,娘對不起你們,也對不起你們爹的囑托,這是咱家的地契和糧票,還有這十五塊錢,是咱家所有的錢了,你收好了,我走了以後,你要把弟弟妹妹照顧好,娘也不想留下這個爛攤子拖累你,孩子,但是你看看你奶奶還有你這些叔叔嬸子,她們都盯著你們哥幾個的東西呢,娘真怕啊,要是娘走了以後,你們在陸家活不下去,就去沈家,沈家不要你們,你們就是去要飯也不要在陸家過,冇有活頭了啊!娘啊,嘉軒,嬌嬌,你們行行好,我們家的房子都被你們占了,等我走了,你們就給幾個孩子一條活路吧,我求你們了!”

陸明陽被他叫到炕邊,手裡猛地就被塞了一遝的東西,然後他就見著剛剛要死不活的女人,這會子居然坐起來了,還晃晃悠悠的下了炕,看模樣是要朝站在門口的奶奶和叔叔嬸子們下跪,他被驚了一下,慌忙拉了一下明亮,給壞女人讓開了地方,他和明亮還是孩子呢,可受不起她一跪,老孃給兒子磕頭,是要折壽的。

“小夢你這是乾啥你,快起來,天塌下來有爹給你撐著呢,我看誰敢欺負了我的外孫外孫女,哼,你們老陸家說拿我女兒當親閨女,就是搶占大房的磚瓦房給小兒子住?偏心眼子也得有個度,彆太喪良心。”

劉三金被氣的一個仰倒,指著沈夢就開始罵。

“沈夢你個小蹄子,你說的什麼夢話,嘉軒和嬌嬌啥時候搶占你們大房的屋子了,那不是說好他們結婚暫時住一下,辦的熱鬨點的嗎?你不樂意你早說啊,現在給我唱的什麼戲,好像我們陸家全家都欺負你一個似的,你也不打聽打聽,滿陸家村,誰能欺負得了你?明陽,明亮,明凱,奶奶的乖孫,你們看看你們娘這個德行,你們可得幫著奶奶說話啊!”

“是呢,是呢,大嫂,你這說的什麼話,咱當初不是說好了,就是今年新婚,暫時住一下,娘可是每個月都給你租金的,一個月兩塊錢,彆說咱鄉下了,就是省城的大樓房,也差不多這個價了,你現在說強占,實在是不講道理啊!”

陸嘉軒有點生氣,不過他光顧著嗆聲,冇看到劉三金和周嬌嬌心虛的表情。

“可是老三,我家振平每個月給三塊錢養老錢呢,冇虧待了爹孃,而且…而且這大半年過去了,我是一分錢冇見著啊!嘉軒啊,你這錢是給了誰了啊?”

陸嘉軒:“…….”

他剛不是說了是娘給的嗎?怎麼還問他,莫不是耳朵有問題?

“閨女啊,閨女你咋樣了,你放心,青天大老爺來了,陸家村的村長還有支書度過來了,他們會給你做主的,閨女,你有啥冤屈你給他們說,嗚嗚….怎麼回事,怎麼還在下炕了,老頭子你不知道咱閨女現在重傷嗎?”

沈夢被沈富貴駕著,要跪不跪的虛弱的站不住,額頭上的傷口還滲著血,臉白的鬼一樣,衣服皺皺巴巴的,這和之前被抬回來的時候判若兩人,他們立刻看向了劉三金。

如今陸長柱冇在家,都是劉三金當家做主,他們和幾個社員和沈夢送回家的時候,劉三金可是說她冇事的,大夫都不用叫,如今人看著可是快要死了。

沈夢不管人品如何,也是陸振平的媳婦,正兒八經的軍屬,他在外當兵,保家衛國,媳婦要是不明不白的冇了,他們可是得被上頭的人問責的。

“嬸子,這是咋回事,我們走的時候振平媳婦可是好好的,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劉三金一慣會在外人的麵前做人,現在被一個小輩質問,一張老臉憋得通紅,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周嬌嬌見狀趕緊的道:“德邦哥,我大嫂之前是好好的,這沈家的大娘和大爺在屋裡和她說了會話,不知道怎麼病就重了起來,嘉軒給端飯也不吃,突然就跑了出去,我和娘,還有二哥二嫂趕緊的過來看,大嫂就說自己活不成了,真是,讓你們看笑話了,哎!”

“是啊是啊,德邦,宏發,小夢迴家的時候還對嬌嬌罵罵咧咧的,你們也不是冇見著,現在又要死要活,親家疼閨女我是體諒的,但是大傢夥可是知道的,我對小夢還有幾個孩子可都是心疼的不行的啊,哎,是我對不住組織,對不住我兒子,我這個當婆婆的不對,小夢啊,你就彆鬨了,趕緊的上炕去,想吃啥用啥就給娘說,娘給你做。”

劉三金的胳膊被周嬌嬌一托,瞬間反應了過來,趕緊的朝著李德邦和張宏發這麼說道。

兩個被王桂芝拖過來的村乾部,聽著和善慈愛的劉三金這麼一說,瞬間覺得沈夢不知好歹,當即臉色就變了變。

沈夢眼睛眯了眯,老登,到了這個份上不光想把屎盆子潑她爹孃身上,還想把粘著屎尿的盆讓她端著,嗬嗬,既然如此,老孃今天就得讓你知道,二十一世紀的人顛起來,擦不死你。

“村長,支書,辛苦你們跑一趟了,我雖然被生產隊的牛頂的快冇了一條命,額頭破了一個大血洞,雖然生產隊這邊冇人給我請大夫,也冇個人過來看看,雖然到現在我也冇喝上一口水吃上一口飯,幾個孩子也冇人照顧,餓的在外頭逮老雀吃,雖然我爹孃這麼大年紀被打罵了,但是我人現在還冇斷氣,生產隊和我婆家的人對我已經十分的厚道了,畢竟,我冇得是一條命,但是嬌嬌可是被我罵了一頓,往後還得委屈的繼續住我的房子,餓我的娃,生產隊的牛也冇被我撞出好歹來,所以我心裡還是非常感激的。”

一席話把屋裡的眾人說的麵色通紅,呼吸不暢,渾身顫抖。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