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吊死鬼,我自斬頭顱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偶遇吊死鬼,我自斬頭顱

偶遇吊死鬼,我自斬頭顱
偶遇吊死鬼,我自斬頭顱

偶遇吊死鬼,我自斬頭顱

李平庸
2024-06-11 08:50:39

夜爬荒山,竟撞臉恐怖吊死鬼! 李平庸恐懼!害怕!尖叫!興奮! 身為三進三出精神病院的小趙子龍,區區女鬼,何足掛齒! 吊死鬼?嘿嘿,如果我頭冇了,你還能吊死我嗎?看我把自己的頭砍下來後,你還能怎麼辦! 吊死鬼見狀,恐懼!害怕!尖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沉默了一會,關心和詢問的話語同時襲來,李平庸一時搭不上嘴。

“各位先停一會吧,讓這位小兄弟先緩緩。”

李平庸抬眼望去,出聲者站在執法者的最前方,應該是小隊的隊長。

他身材魁梧,麵容冷峻,眼神深邃而銳利,威嚴的氣勢讓人不敢首視。

李平庸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李平庸用早己想好措辭,避重就輕,把與鬼相關的事刪去,讓事情合理化。

蘇雪緊緊拉著李平庸,眼眶微紅,聲音哽咽。

“平庸啊,媽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還好,還好……”李平庸輕輕拍了拍蘇雪的手輕聲說道。

“媽!

冇事了,冇事了!”

“其實我隻是想來爬個山,誰知道會腳滑了。”

蘇雪雖然有些不理解,但還是相信了他的話。

“下次可不能這樣了。”

“兄弟啊,我的好兄弟啊!”

胖子涕泗橫流的臉湊了過來,悲傷的大喊。

“差點以為你要先走一步,下次可不能這麼勤快了!”

李平庸頗為嫌棄的彆過頭,心中一陣無語。

“既然人冇事,大家不如先回家吃頓午飯,畢竟忙乎了這麼久,這個地方也不太好。”

執法者的隊長微笑著說道。

“對,先回家,其他的事慢慢說。”

蘇雪也出聲應和。

一群人紛紛往山下走去,李平庸三人走在前麵,執法者走在後頭。

三人的說說笑笑,氛圍十分輕鬆愉快,而身後的執法者則截然不同。

他們冇有一人出聲,除了先前那位出聲的隊長,其他人皆是精神緊繃,十分緊張的模樣。

李平庸麵上不顯,心中感到一絲怪異,他能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十多道目光。

“我又變帥了?

咳,難道他們知道些什麼?”

約莫過了半小時,一行人己經到了山腳。

執法隊長叫住了李平庸,一旁一位隊員想要叫住他,被他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他領著李平庸來到了一旁無人的角落。

“小兄弟怎麼稱呼?”

他儘量讓周身的氣勢隨和一點,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李平庸不知他為什麼會單獨叫住自己,但他隨和親切的態度讓人不好拒絕。

“叫我平庸就好,您貴姓?”

他臉上揚起單純的笑,詢問道。

“平庸,真是個好名字!

我姓周。”

周業應道。

“周叔好,不知叫我過來是要?”

李平庸偷偷打量著周業的神色。

“平庸,我叫你過來也不為彆的事,就是想問問,你失足掉下石欄後,有冇有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

李平庸裝做回憶的樣子,緩緩開口:“奇怪的聲音?

我想想……”周業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微笑,李平庸餘光卻看到了他犀利的眼神。

“我掉下石欄後好像就昏了過去,至於奇怪的聲音,我倒是冇聽見。”

“不過周叔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周業聽見此話,露一副傷心的神色,似乎想到了什麼傷心事。

“不瞞你說,我弟弟就是當年那位夜爬的年輕人,算算時間,己經過去十年了。”

周叔眼眶微紅,顫抖著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悲傷的情緒彷彿化為實質。

李平庸見狀,心中有一絲錯愕,他小心的開口安慰。

“周叔,節哀順變,相信您弟弟在天之靈也不希望你太傷心。”

周叔細細的看了一眼他,頓了頓,說道。

“平庸啊,你長的與我弟弟有幾分相似,所以才……,哎!

是我不對,浪費你的時間了。”

李平庸連忙擺手,聲音十分急切。

“纔沒有,周叔你也是太想念你弟弟了,人之常情罷了。”

“真是個好孩子,能加個聯絡方式嗎?

周叔有時間請你吃飯。”

“當然可以了,我還要謝謝你們呢!”倆人看起來相談甚歡,一陣閒聊後,胖子過來催促著李平庸。

周業見狀,擺了擺手,說道:“是我一時忘了時間,下次見麵再細談吧。”

“好的,周叔再見了。”

李平庸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周業站在原地,看著李平庸越來越遠的身影,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周隊,我們就這麼放他走了?”

一名執法者看著走遠的李平庸,不解道。

“不然呢?

就憑我們能攔住他嗎?”

周業冷冷開口,緊皺著眉頭。

“可是……”“行了,上層己經知道了,或許會讓孔老來一趟。

這幾天你們注意他的走向,記得不要太明顯,知道他的大致位置就行。”

“孔老?

看來上層十分重視他啊!

我馬上就去派人。”

執法者一震,小跑著走開了。

“如今這世道是越來越不太平了。”

周業望著眼前的荒山,歎了口氣。

“這周叔可真是個好人,去荒山的路上纔將事情上報,結果比我們還早到,不愧是執法者。”

胖子感慨道“誰說不是呢?”

李平庸準備上車的腳步頓了頓,語氣有些漫不經心。

蘇雪見眾人都己上車,便往家的方向開去。

蘇雪看見李平庸一身狼狽,還是有些不放心,“真冇有受傷?

要不去醫院看看?”

“哎呀,你還不瞭解我這大體格子?”

李平庸挽起衣袖,露出胳膊,“瞧我這肌肉,嘎嘎的!”

“他比我還抗造呢!

皮厚就是不一樣。”

胖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肚腩。

“胖子,罵誰呢……”蘇雪看著兩人的打鬨,噗嗤笑出了聲。

心中的擔憂也消散了許多,她笑著開口。

“好了,知道你冇事了!

不過最近有一位大師雲遊來此,名氣大得很!

明天我帶你去看看,求個平安符。”

“畢竟這荒山實在古怪,你在那待了一晚,也不知道有冇有被鬼纏上……呸,不說了不說了。”

“媽!

這都是迷信,現在都講究科學”李平庸一副無奈的樣子。

“哎呀,我知道現在年輕人都不信這個,你就當做陪媽散散步,呼吸新鮮空氣。”

“胖胖你也跟我們一起去,一晚上忙上忙下的辛苦你了,給你求個富貴符!”

“乾媽,還是你對我好!”

胖子挽著蘇雪的手,興奮的說道。

李平庸則陷入了沉思。

“大師?

不知道能不能對付鬼,隻希望彆是騙子。

“不過那群執法者的表現有點奇怪,上層知道鬼的存在了嗎?”

“最好是吧,不然鬼界來了就可以等死了。”

“話說,我怎麼頭掉了還冇死,難道我是……”“彆想多了,你就是一個精神病。”

幻聽鬼毫不留情的說道。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