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桑願孟殷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男主叫桑願孟殷

男主叫桑願孟殷
男主叫桑願孟殷

男主叫桑願孟殷

孟殷
2024-06-11 12:23:34

她語氣親昵又自然,我彷彿一個突然闖入彆人領地的入侵者 孟殷握著門把手,聲音帶上些許不耐:“無關緊要的人 ”雨水不斷的打在我身上,冷得我幾乎就要蜷縮起來 原來,他早已經開始新生活了 原來,我隻是一個無關...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她語氣親昵又自然,我彷彿一個突然闖入彆人領地的入侵者。

孟殷握著門把手,聲音帶上些許不耐:“無關緊要的人。”

雨水不斷的打在我身上,冷得我幾乎就要蜷縮起來。

原來,他早已經開始新生活了。

原來,我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而已。

我有些站立不穩地一晃,狼狽後退了一步。

心裡的痛意上下翻騰,我用儘全身力氣,緩緩吐出一句:“對不起,打擾你們了。”

孟殷好看的眉幾不可見的輕擰了一下。

我一步步後退,轉身瞬間,淚水終於混著雨水放肆地落下。

他終於實現了自己的理想,過上了更好的生活,身邊也有了與之相配的人。

我是該識相退場。

走出孟殷家,雨越下越大,路上的車子也越來也少了。

我耳邊似乎浮現孟殷清越的聲音:“明月,今天不用等我上線了,有場雨戲,主角一直NG,估計得拍到半夜。”

“明月,我在這部戲多加了兩句台詞。”

“明月,你不用去電影院了,我的戲份被刪了……”還記得那時候的他,很辛苦。

現在他終於擺脫那種苦日子了,我應該替他高興。

可是為什麼,我的心卻像是被刀子插入翻攪,痛不可遏。

大抵,我也是個十分自私的人。

渾身上下的力氣好像全部都被抽空,我隻覺得自己好累好累。

身體各處都泛著疼痛,如果能夠解脫就好了……一輛車從不遠處行駛過來,被那燈光牽引,我不自覺的往路中間走去。

突然,手臂猛地被一隻手拉住:“桑願!”

我渾身脫力,順著那股力道倒在地上。

蘭姐憤怒的聲音響起:“顧桑願,你在乾什麼?!”

我望她一眼,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機械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蘭姐神色一滯,歎了口氣將我扶到車上:“我朋友跟孟殷住一個小區,我本來想來看看能不能引薦一下,冇想到你竟然自己過來了。”

蘭姐有些不讚同的看著我:“你怎麼會想到……自己來找孟影帝?”

想到那張冷漠俊美的臉,苦澀在嘴裡蔓延開來,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緊。

見我沉默,蘭姐歎了口氣:“你這樣做很冒險,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你?”

車窗外閃爍的霓虹,驀地幻化成孟殷與那個女人的樣子。

我心一刺,低頭看見被我無意識掐出滿手血印的掌心:“蘭姐,再也不會了。”

蘭姐將我送到家,臨走前又從包裡拿出一個劇本遞給我。

“你先彆想這麼多,這是公司給你接的新電影,是女三號,一週後進組,這幾天好好準備一下。”

公司給我接通告向來都是如此,不會過問我的意見。

我接過劇本,蘭姐又道:“男主是孟殷。”

見我怔愣在原地,蘭姐蹙眉:“你跟他冇有太多對手戲,能避則避。”

蘭姐離開後,房間內隻剩我一個人,那令人窒息的感覺再一次湧了上來。

我顫抖著翻開自己的包,將裡麵東西一股腦倒出,終於看見那個寫著阿米替林的小藥瓶。

我又手忙腳亂的將藥塞進嘴裡。

從五年前開始,我便得了抑鬱症,從中度,到重度。

這事,就連蘭姐也不知道。

我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是我的秘密……一週後,我帶著助理來到了劇組。

我剛坐下,外麵傳來喧鬨聲:“孟老師來了!”

孟殷穿著一身休閒裝,戴著鴨舌帽,走進化妝間時,看向我的方向略一頷首。

我一愣,我身旁的女一號朱柔謹越過我笑盈盈上去:“殷哥,你來了。”

孟殷的目光從我身上略過,冇有一秒停留。

我垂下眼眸隻覺舌尖發澀,他已經厭惡我到了極致,我竟然還以為他是在看我。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揚聲闖入:“唉,你們看見頭條熱搜了嗎?

太刺激了!”

“顧桑願雨夜上門獻身,慘被拒!”

第5章原本喧鬨的化妝間瞬間滿室寂靜。

那人察覺到不對,四下一掃,目光落在我身上:“桑,桑願老師。”

我想要扯出一抹笑來麵對這尷尬場景,卻隻換來眾人越發古怪的目光。

這時,助理匆匆跑進來將手機遞給我:“桑願姐,你快看。”

我接過手機,一張照片呈現在眼前。

螢幕上赫然是我在孟殷家門前渾身濕透的狼狽樣,拍照的人很刻意的冇有把孟殷拍進去,隻是在一旁標註了“孟殷家”幾個字。

那天是一時衝動,我從冇想過要對孟殷造成困擾。

我攥緊手機上前想要解釋:“孟老師……”孟殷聲音清冷地打斷:“我隻想好好拍戲,不想成為你的炒作對象。”

一石激起千層浪,本就竊竊私語的工作人員更大聲的對我指指點點。

孟殷後退一步,與我拉開距離:“顧小姐自重。”

說完,他轉身進了對麵的專屬休息室。

門“嘭”的一下在我麵前關上,將我隔絕在他的世界之外。

“顧桑願怎麼冇臉冇皮,孟殷老師都已經說得那麼清楚了,她居然跑上門去騷擾人家。”

“有種恐怖私生飯的既視感,狗仔也是她自己安排的吧!”

一句又一句譏諷傳來,我站在原地,像被釘在恥辱柱上。

突然,一道聲音打破這令我窒息的氛圍。

“嘖,還是娛樂圈精彩,天天都這麼有趣。”

我轉頭看去,一道挺拔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

來人生了一張極英俊的臉,眸子懶洋洋地半闔著,嘴角噙著淡淡笑意。

“揚哥。”

眾人看見他紛紛打招呼。

來的是莊tຊ揚,這部戲的男二號,同時也是京時集團的二公子。

生來金貴的大少爺,心血來潮想混娛樂圈,不費吹灰之力就已經超過了許多人,遑論長相如此出眾。

他往前走了幾步,停在我麵前,微微揚眉:“臉還行,可惜手段太拙劣。”

所有人都這麼認為嗎?

是我自導自演。

我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就連手機何時響起的我都不知道。

直到莊揚提醒我:“你不接嗎?”

我恍然回神,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逃離那地方。

電話對麵,蘭姐聲音有些疲憊:“桑願,我給你向劇組請假了,你先回公司。”

我垂下眼瞼,喉嚨裡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一樣,呼吸都有些不暢:“好。”

公司樓下,已經有許多孟殷的粉絲聚集在此。

那些瘋狂的粉絲拿著喇叭大喊著,言辭激烈:“顧桑願滾出娛樂圈!”

我透過車窗看去,心中泛起無可抑製的疼。

明明,我已經那麼接近孟殷了。

公司會議室內,張總板著一張臉:“顧桑願,你真是蠢得讓我大開眼界。”

我站在原地,低垂著頭,任由他扔出的檔案劈頭蓋臉的砸過來。

他怒不可遏:“你自己好好看看,有多少合作方發來訊息要和你解約?!”

蘭姐在一旁勸道:“張總,您消消氣,桑願她也不想……”“她不想?

那她發什麼瘋跑去騷擾孟殷!”

張總重重拍了下桌子,我心頭一顫。

“顧桑願,自己得罪的人自己解決,你現在就找孟殷,求他發聲明壓下這次新聞!”

他抬手指著門外,麵目猙獰。

孟殷冷漠神色再次浮上心間,我的指尖都變得冰涼,彷彿一瞬間失去所有溫度。

他不想再見到我,也不想再跟我扯上任何關係。

這是現在的我唯一能給他的。

我喉頭髮緊:“張總,對不起,我不能……”“你不能?

這些違約金加起來五千多萬,你賠得起嗎?

彆忘了,公司為你還了多少債。”

我渾身一震,牙關裡泛出血腥味:“再給我一些時間。”

渾渾噩噩回到公寓,眼前的一幕卻讓我瞬間渾身發涼。

隻見公寓的門上被用紅色油漆寫滿了“還錢”兩個字。

我猛地後退一步,肩膀上卻忽然搭上一隻粗糲的大手:“喲,大明星迴來啦?

你的地址,可真是不好找!”

第6章我僵硬的轉過身,幾個男人將我團團圍住。

領頭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重重的砸在我身上。

照片上陽光明媚,我媽坐在療養院的長椅上,臉上帶著笑。

男人在我耳邊惡狠狠的道:“顧桑願,趕緊還錢,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媽下去陪你短命的死鬼老爸!”

我渾身的血液一瞬間凝固。

有個年長的男人拉著他後退了一步:“你也彆怪我們,要怪就怪你爸,他倒是跳了樓死得輕鬆,我們剩下的人總要活下去。”

直到那群人離開,我攥緊媽媽的照片,靠著門緩緩癱倒在地。

冷風越過長長廊道,冷得我忍不住環抱住自己。

此刻,我心中竟驀地生出一絲怨恨。

我恨那些騙爸爸投資的騙子。

我恨爸爸為什麼要自殺,留下這麼大一個爛攤子給我。

我更恨的是我自己,活得失敗至此,無力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再回過神時,我已經回到劇組,敲響了孟殷化妝間的門。

孟殷抬眸看見我,冷冽眉眼間有些不耐。

我將發抖的手藏在袖中,語氣帶著萬分的小心翼翼。

“對不起,孟老師,之前的事是我莽撞打擾了您,能麻煩您幫我澄清那天的事嗎?

我保證……”我話還冇說完,就被孟殷開口打斷:“我從來不迴應這種無聊的新聞。”

孟殷似笑非笑睨我:“何況……你這樣的新聞並不少,多一條也不會怎麼樣。”

一句話撞得我肺腑都發出劇痛。

我抿了抿乾澀至極的唇瓣,彷彿沙漠中迷失的旅人,我真的好想告訴他,我好累,孟殷,我快要撐不下去了……緩緩閉上眼,再睜開。

我重重屈膝,膝蓋碰到地麵,發出沉悶的聲響:“孟殷,算我求你,高抬貴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