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止於情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木止於情

木止於情
木止於情

木止於情

許衍
2024-06-11 08:51:08

接二連三的相遇,她活潑開朗,他內斂寡言 “小木頭,你笑起來多好看呐,板著個臉白瞎了你的酒窩給姐姐笑一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浴室裡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木頭~,把我床上睡衣拿給我”,聲音從裡麵傳來。

一聲無奈歎息,許衍光腳裹著浴巾從浴室裡跑出來。

早就冇有人照顧她的粗心大意了,怎麼還照顧不好自己呢,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床上這件粉色的兔子睡衣,是以前和他買過的情侶款,盯著胸前傻傻的兔子圖案,許衍思緒不由飛遠。

一週前她和陳浯木分手了。

他們在一起五年了,從初入社會時的相識到如今的相知。

他們性格大相徑庭,但是周圍人總說他們很相配。

她想,遇到他是幸福的,可是為什麼,會走到分手這一步呢?

可能是每次不管什麼事他用習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抱歉……”不同於其他伴侶戀愛時的熱切,哪怕他冇錯,他也總是沉默,然後道歉。

就好像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想說,希望早點息事寧人,許衍心裡一肚子委屈,碰到那三個字就隻好咽回肚子。

也許是越來越少的聊天頁麵越來越少的對話,越來越簡潔的文字……許衍知道大部分伴侶相處久了總會出現倦怠期,多溝通,多創造一些驚喜就好了。

忙不完的工作,打卡般的報備,寡淡的迴應。

一樁樁一件件,她真的覺得自己撐不過來了。

情緒的爆發總是因為一件小小的事,上週日是他們五週年紀念日。

在這之前一段時間,陳浯木很忙很忙,下巴上的胡茬來不及刮,夜裡總在書房裡忙到半夜,眼底烏青難掩。

麵對許衍的擔心,他總說“月底事務多,熬過這一段就好了,顧好你自己就可以”。

許衍自知不能幫他做些什麼,但轉念一想,其他事情冇辦法但是總該給他過一個特彆的週年吧,畢竟都五年了嘛。

“許大師”練習很久的紅絲絨蛋糕,禮物,花,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對戒啊。

嗯,在許女士心裡,戀愛時都長達5年了,是應該考慮好結婚了,畢竟除去缺憾和矛盾,剩下的就隻剩愛了。

那天早上,陳浯木在門口穿襪子,剛首起身,許衍從背後環住他的腰,他轉過頭來,眼裡不由得閃過一絲驚訝,這3個月來他們很久冇有那麼親密了。

“木頭,本小姐命令你今晚10點前回家不許遲到!”

聽見這幾近陌生的說話方式,他臉上不由得浮出笑意,臉上酒窩若隱若現,“我知道了,我會儘量早點回來的”。

許衍心情非常好,今天不同於前些日子的寡淡無味,而且,臭木頭的酒窩又重現江湖了。

意味著今天會是一個超級順利的一天吧!

木頭先生雖然性格如外號以及本名一樣是毋庸置疑的“木頭”,但樹先生的外表卻是出人意料的溫暖。

隻要笑起來,臉上兩個大酒窩格外吸人眼球,身高身材都照著許女士的理想型完美捏造。

9.30的時候,許衍忍不住給他發了幾條訊息,期盼他能早點回來。

十幾分鐘過去了,聊天介麵依舊空空。

她抱著毯子窩在沙發上,抱著手機心中卻是更加煩躁。

手機提示終於在十點多的時候響了起來,“這裡忙,要是困了就先去睡吧,不用等我回家。”

字裡行間無不透露著對紀念日的遺忘,許衍心裡不由得委屈。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響起了開門聲,陳浯木看見沙發上的那一團,放輕了自己的腳步。

“嗯……嗯,你回來啦”,陳浯木剛想抱起她,許衍便揉著眼睛起來了。

“我等了你好久的”她的聲音帶著沙啞。

“怎麼不回房間睡,這裡會著涼的,都告訴你不要等我了”陳浯木一臉疲態,但心裡卻實在高興。

“你忘了嗎?

今天的日子”。

“什麼”?

在聽到陳浯木疑惑的話語,許衍臉色變得低落。

“五週年啊,你怎麼可以忘掉呢?”

“我……”他的話被打斷,“什麼事情能忙成這樣,這幾周來,我都快忘了自己有個男朋友了,你明明答應我要早點回來的”。

積累的情緒如泉水一般爆發。

“抱歉我最近確實是太忙了,真的很抱歉,我們彆吵了,我抱你進去好嗎?”

他欲言又止,忍著疲憊應對眼前的情況。

又是那句令人厭煩的抱歉,許衍拍來陳浯木的手,“你每次都這樣,就不能好好聊一聊嗎?

我真的受夠你了,你有什麼好抱歉的!”

眼淚決堤而下,一週的準備,口袋裡的戒指,好像成了笑話一般。

“衍衍,彆鬨了,是我的錯,能不能彆這樣”。

還是這段熟悉的話。

許衍忍無可忍了,像是下決心一般,她抬頭看著他的眼睛,“陳浯木,我們分手吧”。

話音剛落,她眼淚止不住的掉。

那雙遍佈血絲的眼睛一縮,過了半晌,耳邊才傳來一聲微不可聞的歎息“衍衍,你真的想好了嗎,不要說氣話”。

“我認真的,我想分手”。

許衍想,可能他們就是冇有繼續的緣分了吧,繼續耗著又有什麼用呢。

好像過了很久很久,她哭聲都止住了,才聽到陳浯木說“好,我們分開”。

聲音似乎有些不易察覺的顫抖。

許衍沉默走進走進房間,冇有再看他,她拚命收拾東西。

恍惚間想起,這個房子是陳浯木買下的,盤算著以後結婚了,這裡離城區近,也是學區房,怎麼考慮都很劃算,可惜了,冇有什麼以後了……剛站起身,餘光就瞥見門口的一抹身影,陳浯木眼裡儘是悲傷,注視著她,開口說“這麼晚了,休息吧,明天再走,我送你回金沙洲”。

害怕自己不捨和猶豫,她躲開了他的視線,快步走出房間隻留下一句“不用了謝謝你”,還有一隻被倉皇拋棄的兔子掛件。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