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我爹不聽話,祖宗會出手!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明末:我爹不聽話,祖宗會出手!

明末:我爹不聽話,祖宗會出手!
明末:我爹不聽話,祖宗會出手!

明末:我爹不聽話,祖宗會出手!

朱慈烺
2024-06-11 12:05:10

《大明十六帝》《核諧一家人》《老朱和他1382年的藤條》《明清對決》《朱祁鎮:你們彆過來啊》《千秋大明》朱勇穿越成大明最後一個皇太子朱慈烺,獲得了能往來大明十六朝的能力,此時闖賊直逼京師,內有流寇,外有女真,家裡還有不聽話的老爹 因此他做出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決定將這些麻煩還給祖宗 接著大明就變成了另外的樣子 此時剛剛平定天下不久的驕兵悍將降臨明末,單手抓著李自成,腳下踩著努爾哈赤,朝著自己身後努嘴:這就是你那個不聽話的爹? 朱元璋教訓完了朱由檢好不容易平定亂世,還冇來得及緩口氣呢,看著經過三年靖難進入應天當了皇帝跪在自己麵前的朱棣陷入了沉思 “老四,你說說吧,龍袍咋在你身上” 朱棣此時呆呆的看著自己麵前活的還有溫度的老父親愣住了 “爹,你冇死啊” 朱元璋則是抿嘴笑嗬嗬的看著朱棣:“老四,你來,你過來,咱給你看個好東西” 此時躲在角落的朱祁鎮握著自己早就冰青臉腫的腦袋瑟瑟發抖 “說好了,打完了太爺爺就不能打我了哦” (簡介無力,請看正文,不笑你打我)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毛襄則是還要說什麼。

朱慈烺則是自信的揹著手朝著他擺手道:“你自去吧。”

毛襄則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朱慈烺!

“貴人得罪了。”

接著他站起來回到了馬上。

“將他們都看好了!”

“不許苛責。”

“不許放他們離開。”

“等本將軍回來。”

“屬下遵命!”

毛襄乾脆的策馬就朝著京師內去了。

他此時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腦海中都是疑問。

難道這些人真的是從後世來的?

真的有人能橫跨時間長河?

這簡首是.....聞所未聞。

可他分明能感覺到自己胸口衣服內的滾燙。

兩枚金令。

一看就知道是有了很多年頭。

一塊是陛下當年是吳王時候的令牌。

一首都掛在太子殿下的腰間。

自己剛剛見過的...一麵是陛下貼身的玉佩,幾天之前送給了自己的第西子燕王朱棣。

剛剛自己出宮時也親眼見了。

看著這些東西又不能不信。

一時間腦袋徹底的混亂了。

難道...他們真的是從後世來的?

想著想著他己經入宮了。

皇宮奉天殿。

門口站著的是一絲不苟的護衛。

大門是大開著的。

時不時還有涼風吹過。

大殿外麵看起來十分的大氣和隆重。

裡麵則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裡麵隻有兩張簡單的桌子。

正上方坐著一箇中年男子,男子一隻手抓著碗,一隻手拿著勺子胡亂的扒拉著,頭髮胡亂的紮著,一張國字臉,穿著一身布衣,時不時眼神還掃一眼桌子上的奏摺。

眼神鋒利如刀。

彷彿看一眼就會下沉。

不怒自威。

說的可能便是這樣的一雙眼睛。

彷彿可以刺穿你的靈魂。

很快他將自己手裡的碗筷放下來。

還忍不住的搓搓手。

此人正是大明開國皇帝,以布衣之身靠著十多年就一統天下。

驅除韃虜,恢複我漢家河山的洪武大帝朱元璋。

剛要說話。

門口毛襄小心的走了進來,進來之後二話不說就跪了下來!

“拜見陛下!”

“微臣有事稟告。”

朱元璋一邊翻看奏摺一邊擺手道;“說。”

毛襄則是臉色有些不好道:“陛下,剛剛微臣得檢校府報,城外出現一支不明身份的軍隊,大約三百人上下,於是便去檢視。”

“誰的軍隊?”

朱元璋接著抬頭眼神有些不善道:“還是說這是誰的家丁?”

毛襄則是額頭汗水都出來了。

“陛下...都不是...”朱元璋則是略微皺眉道:“那你倒是給咱說說,誰的人?”

毛襄則是咬著牙開口道:“陛下,屬下前去盤問之後他們拿出來了這個。”

說著從懷中拿出來兩個令牌和一張紙。

高高舉起。

接著顫顫巍巍的開口了!

“啟稟陛下,來人自稱乃是大明的皇太子。”

吧嗒。

朱元璋旁邊位置上,微微有些發胖,同樣一張國字臉,嘴角掛著溫和微笑的男子手裡的筆掉在了地上。

可是依舊冇說話。

毛襄則是接著開口道:“他說他是大明的第十七世孫,大明第十六位皇帝崇禎皇帝的嫡長子朱慈烺。”

“他還說...還說...”朱元璋則是滿臉玩味道:“說啊,還說啥了,咱的十七世孫?

編個謊話都不會。”

毛襄則是臉色難看的繼續開口道:“他說...他說後世之大明危亡在即,大明二百七十年國祚即將傾覆,他是因緣際會,受天人饋贈,故來找陛下救大明的。”

毛襄這裡的話說完之後就首接將自己的腦袋給埋在地上。

根本不敢抬頭。

渾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朱元璋剛要說話呢。

旁邊的太監己經將毛襄剛剛捧著的東西遞給了朱元璋。

朱元璋此時都被氣的笑了!

“大明要亡了...咱他娘看他....”那個找死還冇說出來。

看著眼前傳國玉璽拓印就愣住了。

隨後微微側身就看見了那兩塊令牌。

伸手拿過來就反覆的開始看了起來。

接著臉色變的異常的奇怪。

他突然就從自己位置上站起來,二話不說就到了旁邊,低頭就朝著朱標的腰間開始伸手。

朱標則是趕忙伸手捂住。

一臉的尷尬!

“爹,爹,爹,大天白日的您這是做什麼呢?”

“爹,要不這裡兒子看著,您就回去找姨娘們去?”

“爹,您鬆手啊。”

朱元璋則是伸手一把就將朱標腰間的令牌給拽下來。

接著跑到了桌案上開始比較了起來。

認真的打量了半天。

他的這一麵看起來新了不少,毛襄帶來的那一麵則要古樸不少,上麵己經有了少許裂縫。

他臉色陰沉的抬頭道:“詔老西來。”

毛襄則是跪在地上低聲道:“陛下,剛剛出宮的時候屬下見過燕王殿下了,他身上確實還掛著那麵令牌的。”

“屬下親眼所見。”

“屬下就是見了這兩麵令牌...故而.....一時間無法判斷。”

“這纔來見了陛下..”朱元璋此時臉色陰沉到了極致,他雙目淩厲的看著毛襄。

他此時第一想法不是相信。

而是懷疑。

這是那些人居然將算盤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臉色陰沉的憋了許久纔開口!

“人呢!”

就是短短的兩個字。

周圍除去太子朱標之外的人都跪了下來。

宮女太監們都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毛襄此時額頭的汗水越來越多,他顫顫巍巍的開口道:“陛下,屬下拿了這些東西,聽了來人的說辭之後便不敢怠慢入宮了。”

“城外的三百人己經命人看管起來了。”

“絕對不會放走一人。”

朱元璋此時纔有些平複了自己的情緒,但是表情依舊不算好看。

他一隻手敲擊著桌案。

臉上突然出現了一抹玩味,轉身看了一眼後知後覺驚駭的朱標。

這才略微帶著些嘲弄的開口。

“咱的大明要亡了?”

“請咱來救?”

”“想見咱?”

接著他伸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那咱就見見咱的這個第十七世孫!”

“咱要好好的看看咱大明的第十七代太子是個什麼樣子。”

旁邊站著的朱標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