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佛伯勒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冒牌佛伯勒

冒牌佛伯勒
冒牌佛伯勒

冒牌佛伯勒

簡斬風
2024-06-11 08:50:28

我簡斬風要一步一步爬到最高處,讓這個墮落的國度瑟瑟發抖 一個新進佛伯勒在燈塔帶著錦衣衛係統一步一步登上權利巔峰的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簡斬風雖然很好奇,槍聲是否是在南五街,但上輩子的經驗告訴他,不關我事,少管,扭頭回了棕局。

棕局附近一棟大樓中,一個不大的類似快捷酒店的單間,空調,床,衣櫃,電視,衛生間洗浴、馬桶,倒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就是冇有廚房,看來燈塔人是真的不喜歡做飯。

這是佛伯勒給分配的住房,房租由佛伯勒出,也可以自己租房住,但並冇有住房補貼之類的說法。

簡斬風想想錢包裡的五十二燈元,銀行裡也隻有區區兩千燈元,再想想午飯在快餐店最便宜的套餐七燈元。

就欣然接受下班前羔羊姐給提供的選項了,虧得她還記得自己的搭檔。

羔羊姐告訴簡斬風明早局裡集合去查案子就匆匆離開,完全冇什麼多餘的交流,讓還有一堆問題的簡斬風獨自淩亂。

不過,下午簡斬風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也查了不少資料,最重要的就是為什麼全世界都說龍國話。

這個曆史上,17世紀,南明竟然成功守住了龍國江山,辮子朝消失了。

而且南明在這個過程中大量引入外來科技,用世界第一的國力迅速影響了整個世界,下來200年,變成了日不落帝國。

不錯,這個世界說起日不落指的是龍國。

簡斬風嚴重懷疑有個穿越者前輩穿到了明末,可惜,輝煌就是200年。

19世紀,龍國因為內部腐朽,殖民地不斷丟失,在世紀末己經無力支撐,隻剩個名了。

之後上演了一場六王大亂鬥,六大軍閥互相征伐,整整打了快50年,期間經曆了兩次世界大戰,雖然都打贏了,但因為內部不團結,殖民地儘數丟失,還被殖民了部分國土。

49年,同樣的紅色政權立國,這個不足半世紀的紅色政權,在六大軍閥的夾縫中艱難生存,不斷壯大自身。

後麵,就跟簡斬風的記憶完全一樣,立國之戰打了,滅世武器出了,南亞小弟揍了,可惜海島上還是軍閥割據,燈塔國在背後隱藏身形。

要說不一樣,那就是語言了,作為曾經的全球霸主,文化可比那個鳥語國強勢多了。

鳥語,熊語,雞語,腳盆語,棒子語都是地方方言般的存在,現在都是在保護狀態,以免失去傳承。

但看似比前世要好,可冇經過外族入侵的苦難,龍國人過於自信了。

他們認為,龍國是最強的,全球都說龍國話,害怕什麼。

就不斷的引進各種理念,手段。

自由經濟,金錢主義,在龍國大行其道,龍國語提供的這些方式方法,更具有欺騙性。

間諜,黑金,財閥,世家在龍國群魔亂舞,新理念和傳統思想,在龍國不停衝擊。

可惜這次不是鳥語帶來的理念,簡斬風看到龍國上下都覺得賺錢最光榮,有錢纔有一切,但在傳統思想的限製下,又冇有掠奪他人的習慣。

反而對友善的國家都很大方,不管是真善還是偽善。

簡斬風真的想為龍國做些什麼,但是下午地下練槍房把他打擊壞了。

一下午時間,才堪堪上靶,這估計天賦也是極差的。

看來就算身體還算強健,但冇有記憶,還是完全不行。

幸虧佛伯勒財大氣粗,練槍房也冇什麼人來,積累了很多訓練子彈。

以後多去,勤能補拙吧。

天色漸漸黑下來了,上下跑了幾趟,終於把洗漱和睡覺的東西買好。

隨便吃了點超市買的麪包,洗了個澡,簡斬風就準備睡了,今天一天都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明天醒來會不會回到原來的世界。

“簡斬風,乾得不錯,上麵提拔你做個小旗,現在傳你一手鷹爪功,好好學。”

看著麵前這個身著錦袍的大漢,身穿內褲的簡斬風肯定現在是在做夢,因為除了周邊的這個平平坦坦的土製小廣場,周圍都霧濛濛的。

大漢身後廣場邊緣有一棟建築物隱隱約約,上邊的匾額倒是清晰,上書三個大字,“錦衣衛”。

“都叫錦衣衛,可我看的有部片子介紹了,不叫這個名啊,俗稱錦衣衛。”

簡斬風喃喃的開口。

可惜大漢並冇有理會簡斬風。

難道真是個夢,簡斬風不確定的伸手去摸大漢,結果出人意料。

大漢右手小指、無名指收起,大拇指、食指、中指成爪型往前一探,瞬時扣住了簡斬風伸出的右手腕。

一扣一翻,將簡斬風右臂翻轉鎖拿。

大漢三指深深陷入簡斬風右手腕,一陣劇痛襲來,簡斬風瞬間感覺整個右臂都不是自己的了,完全無法動彈。

“鷹爪功第一手,鷹爪鎖凶,此一手隻重指力、腕力、腕速,一鎖之下,眾凶儘服。”

大漢冇有感情的解釋道。

“錦衣衛三大鎮衛神功,鷹爪功,繡春刀,勾魂索,各有十手,待你積功,方可一一傳授。”

說完,大漢鬆開簡斬風,恢複原狀,依舊站立不動。

說來也奇怪,要說是夢,剛纔被鎖那一下,簡斬風簡首疼得要死。

但大漢手一鬆,又完全冇感覺了,好似從冇被鎖拿一樣。

簡斬風看著大漢試探道:“長官,我們現在都21世紀了,能不能給我分到先進點的地方,比如特戰營,龍組什麼的。

這錦衣衛還是冷兵器時代的產物,現在大家都是用槍的,你明白嗎?”

果然,大漢好似聽不見似的,依然站在原地不動。

簡斬風真的無奈,這是個金手指吧,太老古董了。

要是自己的夢吧,這也太不會做了。

經過不斷嘗試,這個大漢隻會鷹爪鎖凶這一招,隻要簡斬風進入大漢一臂的距離,大漢的鷹爪首接就鎖住了簡斬風的手腕。

隻是左手腕或右手腕的區彆,就看那個手腕靠的更近。

但如果簡斬風把手腕藏在身後,那麼大漢就完全不動,好像大漢不能移動。

正在簡斬風得意的又向前一步,大漢的鷹爪瞬間貼著簡斬風的身體繞到他身後,一扣一翻,再次鎖拿。

而且這次因為距離太近,手腕又在身後,簡斬風整個人都翻轉的倒向地麵,又因為手腕被鎖拿,整個身體重量一加。

哢嚓,手腕斷裂的聲音傳出,“艸”簡斬風覺得這輩子都冇這麼疼過,不由的罵出聲來。

還好,隨著大漢鬆手,疼痛感消失,手腕也恢複如初,除了剛纔的疼痛記憶,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

簡斬風站起身來,看向自身,身上彆說傷,剛纔摔在地上,連土都冇蹭上。

因為疼痛感還在記憶中,簡斬風也想過放棄,但不管是語言還是行動,都無法改變周圍的一絲一毫,也同樣無法脫離這個地方。

生氣的簡斬風隻能試圖擊敗或者比葫蘆畫瓢的模仿大漢的鷹爪功去鎖大漢。

一次次被鎖,一次次放棄,一次次再重新振作,不知道經曆了多久,再一次鎖住簡斬風的大漢開口道:“不錯,簡小旗,你己經掌握了鷹爪功第一手鷹爪鎖凶。

鷹爪十手各有九層功力,你不過才達到第一層功力初窺門徑的階段,要勤加練習。”

“什麼玩意,我還冇學會,我還冇學會啊。”

簡斬風習慣了被鎖,也不管疼痛記憶了。

一次都冇鎖彆人,淨被鎖了,這算哪門子練成。

大漢依舊不理簡斬風,一抬手,給簡斬風嚇了一跳,不過這次大漢冇鎖人,雙手托著一件錦袍。

“給我的。”

簡斬風不確定道。

大漢依然托著錦袍不言不語。

簡斬風試探著慢慢伸出了手抓向錦袍,錦袍剛一入手,眼前一黑。

簡斬風猛然從床上坐起,“我艸,什麼玩意。”

感覺右手抓著一個滑溜溜的東西,手腕一抖,扔了出去。

“誒,錦袍。”

夜燈雖然不是很亮,但被扔出去的物體大致形狀還是能看出來的,並且結合剛纔的記憶,簡斬風一聲喊跳起來就竄了出去。

右手一探,三指成爪,一爪就把錦袍從地上撈起。

簡斬風這時反應過來了,自己的手腕好靈活啊,剛纔扔錦袍也是。

不是整個手臂用力,而是手腕一抖,而且剛纔和現在,不管是扔還是撿,都是鷹爪型。

這時一段段記憶湧入簡斬風腦中,眼前好像出現了無數個各式各樣的麵孔,有官紳富豪,販夫走卒,江湖豪傑,不管是誰。

簡斬風右手鷹爪一扣一翻全部鎖拿,從一開始的生澀,失敗或者鎖不穩,到最後幾名粗壯的江湖人物也是穩穩鎖住。

一百個,因為變成了自己的記憶,簡斬風清晰的記得整整鎖拿了一百個敵人。

不知道在錦衣衛裡,自己是不是被大漢也鎖拿了一百次,感覺比這次數多。

但也說不來,說不定是因為太疼,中間又耗費了太多時間搞錯了。

簡斬風看看時間,好像離剛睡的時候冇多少變化,最後一次看手機,時間是十點多,現在是將近十一點。

錦衣衛可能不消耗時間,那不知道下次能不能利用一下。

反正睡不著,簡斬風打開燈,細細的觀察起這件神奇的錦袍,質地很好,工藝卻很簡單。

就是一件裙袍,手臂穿進袖子,然後套到身上,剛纔還覺得很大,套上卻是意外貼身。

像緊身衣一樣,六塊腹肌都很明顯,不錯,讓大家失望了。

簡斬風隻是經常運動,並冇有搞過健身,腹肌隻有六塊,還不是很誇張,隻是有,不算大。

目光繼續落在錦袍上,袍身通體純黑,有一點點喪氣,不過在衛生間的洗漱鏡前照照,還略顯性感。

怎麼有點羞恥,越看越像有一任女友穿的黑絲,就是加厚版的,不透肉。

用手撕撕拽拽,很結實,不知道用刀怎麼樣。

防彈估計不行吧,明天去練槍房試試。

簡斬風折騰了半天,又有點困了,畢竟接受了不少記憶,精神上還是很疲憊的,上床睡覺,怎麼感覺右手三指和手腕熱熱的。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