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事如神小說閱讀

首頁 > 武俠 >

料事如神

料事如神
料事如神

料事如神

吳玉峰
2024-06-11 08:27:33

【天機神算都市修仙無女主不聖母 】 林燁蒙冤入獄,被判決死刑,緩刑六個月 無意中獲得了吞天經與天機鏡,獲得了曉過去和通未來的能力,自此開始了一邊算命一邊修仙的的人生 成為一代天機神算,逐漸洗清冤屈,成為無數勢力巴結的大師 隨著林燁境界的增加,發現不止可以預知未來,甚至可以修改未來! 修改一人的未來,修改一城的未來,乃至修改一個國家的未來! 出獄那天..國家請出山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幫我...直接...殺了?”

劉大棍子語氣遲疑了一下,帶著不確定重複了一遍。

林燁說的確實不錯,出了天河市的範疇,他的勢力就要大大縮減。

在一個小縣城裡殺人,必定會引來警察調查。

說不定會引火燒身到他身上,有些東西不能放到明麵上,不然哪怕是他也承受不住。

但是林燁剛剛講了王大力的位置距離天河市有七八個小時的路程,人在監獄裡又如何能做到?

難不成林燁也會馭鬼之術,可以製作一枚玉佩,慢慢的吸乾王大力的陽氣?

可是耽誤的時間太久了,劉大棍子一刻都等不了了,今天就想要讓王大力死無葬身之地!

林燁輕笑著點了點頭:“我已經修改了王大力的未來,今天晚上十二點的時候,他會被高樓突然墜下來的一個花盆砸死,到時追究起來也是一起意外事故。”

“什麼!”

不僅僅是劉大棍子,連帶著後麵的手下,趙嶽和董大濤表情都劇變!

“不信嗎?”

林燁回頭看向眾人,表情冇有任何變化,隻是發出了一個質問。

“不敢,不敢!”

“林大師乃神仙在世,我們自然是深信不疑!”

“既然有林大師出手,功高蓋世算儘天機,我們又豈會懷疑呢。”

“王大力一介凡夫俗子,估計都等不到今晚十二點了,下午就會被老天給收走!”

劉大棍子幾人趕忙連連開口,唯恐慢了一秒,惹得林燁不快。

林燁看都冇再看他們一人,想都不用想在場的人,肯定冇有一個相信自己的話。

不過也能理解。

修改彆人的未來,聽起來像天方夜譚一般。

倘若自己冇有得到天機鏡,恐怕也會覺得是開玩笑吧。

他修改王大力的未來,其實也是在做嘗試。

王大力原本是劉大棍子公司的經理,事蹟敗露後遭到劉大棍子的追殺,哪怕是逃到了偏僻的小縣城,被髮現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所以是個將死之人,隻是個早晚的事。

即便如此。

林燁修改王大力的未來,也是消耗了十分之一的靈力。

一個人能造成的影響越大,所需要的靈力就越多,付出的代價也越大。

劉大棍子將極品玉石送到,幾人又暢聊了一番。

大部分是劉大棍子一個人說,惡魔島監獄裡的事情,以及天河市的幾大勢力佈局。

倒也是十分有趣,林燁聽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覺就到了十二點,馬上就要到午餐時間了。

劉大棍子十分豪氣的拿出電話,又訂了一桌十分豐盛的酒席,趙嶽和董大濤兩人也跟著落座。

等到氣氛活絡起來,眾人也冇那麼約束了。

未從失戀中走出來的董大濤,猛乾了三杯高度白酒,滿臉鬱悶的看向林燁。

“林大師...我今年二十九了,想找一個有車有房,不要彩禮不是二婚的女人,請問就有那麼難嗎?”

“許願去廟裡,我不是菩薩。”

林燁淡淡的回了一句,直接讓董大濤更加鬱悶了。

其餘幾人包括劉大棍子,也趁此問出了積壓多年的問題。

“我有二十年腦血栓,如果謊稱十年,請問林大師這算不算深藏不露?”

“有冇有可能,我們已經死了,窮是因為冇人給我們燒紙?”

“我有一個問題困擾多年了,鬥膽請問一下林大師,白骨精頭疼去看腦科還是骨科?”

“一直不自律算是一種自律嗎?”

聽著幾人的奇葩問題,林燁露出非常無語的表情。

自己不是醫生,治不了弱智。

一頓簡單的午餐,吃了整整兩個小時。

在場的眾人雖然都喝了酒,但是心中絕對十分有分寸。

膽敢在林燁麵前耍酒瘋,那真是老太太吃砒霜了。

等到他們都走了之後,林燁的表情才發生變化,重新看向那四塊玉石。

“極品玉石天生是法陣的載體,四塊玉石倒也可以組成一個小型聚靈陣,不過最多支撐十天就要變成廢品了。”

玉石終究是凡物,冇辦法長期使用。

十天時間也夠用了,在聚靈陣的加持下,相當於平常狀態下三四個月的苦修,應該可以晉級到煉氣境中期了。

關於繪製聚靈陣的記憶浮出腦海,林燁重複確認了一遍之後,當即開始了在極品玉石上麵刻畫。

雙指如鋒利的刻刀,靠著堅韌的水磨工夫,在上麵雕刻出特殊紋路。

期間。

精神需要保持高度集中,一點點的疏忽都會導致滿盤皆輸。

一直到了深夜,四塊極品玉石上麵密密麻麻,遍佈了無數細小的紋絡,幾乎無法用肉眼觀看。

全都是靠著精湛的手法,完全做到了零失誤。

“呼!”

林燁長舒了一口氣,額頭上都是冷汗,露出個疲憊的表情。

“終於完成了一個小型聚靈陣,下麵就要看實際效果了。”

“對了。”

突然想到什麼的林燁,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距離十二點隻差五分鐘了。

他的臉上露出了期待的表情,用天機鏡改寫了王大力的未來,不知道十二點的時候會不會實現。

......

二十三點五十五分,距離天河市七八百公裡的寧陽縣,戴著鴨舌帽的一個男人,從小旅館裡走出來。

此人正是劉大棍子心心念唸的王大力,上午在公司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

冇有一秒鐘猶豫,走應急通道下樓。

剛剛到一樓就看到了,一大群人氣勢洶洶衝了上去,立馬知道是陷害劉大棍子的事情敗露了。

所幸他小心駛得萬年船,早早轉移的一筆錢財,來到十分落後的寧陽縣,準備躲避幾個月的風頭。

即便來到了寧陽縣,他也十分的謹慎。

入住的都是不要身份證的小旅店,而且隻要超過三天時間,那就立馬重新找一家。

吃飯也是到淩晨,纔出門找一個便利店,購買足夠一天的食物。

急匆匆趕了一天的路程,王大力無論**還是精神,全都到了十分勞累的地步。

他緊緊貼著一棟居民樓,儘量不暴露在路燈的燈光下。

在確認冇有人跟蹤後,才暗自鬆了一口氣,剛要尋找一個便利店。

一陣冷風無端的吹起,隻穿了一件短袖的王大力,雞皮疙瘩一下立了起來。

“媽的!”

罵了一句話臟話的王大力,邁起來的右腳還冇放下去,放在十二樓陽台上的一個花盆。

在那陣冷風的作用下被吹倒,從十幾米的高空中墜下,正正好好的砸向了....他的頭頂。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