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無敵,聖境被我嚇尿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開局無敵,聖境被我嚇尿了

開局無敵,聖境被我嚇尿了
開局無敵,聖境被我嚇尿了

開局無敵,聖境被我嚇尿了

周榮
2024-06-11 12:19:43

周榮看著麵前的景象,一晃眼,三百餘年過去 自己已然無敵於世間,但師傅,師兄卻被人殺害,離自己而去 雖然無敵,但自己的壽元也隻有不到一百餘年 為了活著,周榮踏出宗門,入世行走 極天域,以蒼生為芻狗,練天下之洪荒 北域黃泉宗,狼子野心,內外勾結 東域龍宮,宮主以極天域馬首是瞻,獻祭妖族 南域太古天淵,半死不活的老頭輕輕敲擊著石壁,望著狹隘的天空 西域極樂淨土,萬千神佛皆俯首,緘口不言惑眾生 齊勝行走五域,為尋求當年真相,卻意外發現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你們聽說了嗎?

南華老祖要來北域了。”

北域,道玄宗,一則訊息在道玄宗內炸開。

“南華老祖,極天域三聖之首?

他來北域做什麼?”

“不知道啊!

據我所知好像來滅一宗。”

近幾日,北域宗門得知此訊息後都惶惶不可終日。

隻因北域是五域中最差的域,域內無聖,貧瘠至極,這是天下對北域的評價。

而南華老祖,乃天縱奇才,是天下公認的強者,其強大更是難以用言語形容。

如今,這種強者要來北域,還揚言要來北域滅宗,這等人物,說一不二,誰都不知會是哪個宗門遭遇如此滅頂之災。

況且傾巢之下,焉有完卵,北域無聖,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導致北域各宗人人自危,害怕南華老祖殺紅眼了,在滅完那宗後,又順手把他們滅了。

“據我所知,是有人在無序真境中斬了他的後輩慶陽微,在慶陽微入道時,南華老祖曾宴請天下高手前去慶賀,甚至在宴席上說出陽微有至聖之姿,天下無人出其右的名句。”

道玄宗集市,一處賣小黃書的攤前,少年搭了張桌子,手拿摺扇,又沏了壺茶,口中唾沫翻飛的講述著,周圍圍了一圈弟子聽的津津有味。

“原來如此,怪不得他震怒,甚至無視極天域規則,聖人不得私自跨域都要來滅宗,唉,對了,你誰啊?

我怎麼在外門中冇見過你。”

“各位師兄師姐好,我是新來的弟子,叫周榮。”

周榮笑著說完,便不再言語。

看著他的樣子,眾人紛紛問道:“不講了?”

“當然講,欲知後事如何,請買書!”

說完,周榮指向桌子旁的小黃書。

有人聽後,拿起手邊的茶壺說道:“那我不聽了,喝口茶就走。”

結果被周榮用扇子擋住了手。

“不成,得買書!”

“你!”

那人瞪了眼周榮,問道:“好,我買,多錢?”

“不貴,一枚靈石一本!”

“噗!”

周榮剛說完,那人就將剛入口的茶噴出,不可置信的問道:“多...多少?

一枚靈石?

你他麼是在搶嗎?”

“嗯...孺子可教也,來日必成大器!

不錯,我就是在搶!

你能拿我怎樣?”

那人聽後惡狠狠的瞪著周榮,氣的將手中茶杯捏碎,然後從懷中拿出一枚靈石甩在桌上,正欲離去。

卻被周榮攔住,指了指碎掉的茶杯,又賤兮兮的伸出一根手指。

“小子,我勸你不要這麼囂張,你可知我是....”不過集市禁止私鬥,是宗門規矩,所以他也不敢首接動手,隻能威脅。

“哎,我就是這麼囂張,囂張犯法嗎?

不服打我啊你,係兄弟就來砍我!”

周榮首接打斷他的話,滿臉賤樣的說道。

那人頓時握緊雙拳,被氣的臉紅脖子粗,不過還是甩下一枚靈石後悻悻離去。

經此一鬨,周圍己有不少人離開,隻留下少部分人掏出一枚靈石,放在桌上,喊他繼續講。

周榮,拿起桌旁的小黃書給在場眾人都發了一本,搖頭晃腦道:“無敵出品,必屬精品,一枚靈石,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咳”他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南華老祖,據傳他出生時,天降異象,紫氣東來,三歲入道,十二歲同屆無敵手,兩百餘載便入聖,其天資可謂超絕。”

話音落,眾人嘩然,麵麵相覷,兩百餘載入聖,恐怖如斯!

由於五域有界壁限製,其他域許多訊息都傳不過來,更彆說北域這種貧瘠之地,根本就冇域帶著北域玩,之前眾人隻知道南華老祖強大,可冇想到如此之強橫。

周榮剛纔那番話,卻引一名身著黃袍男子駐足,緩緩說道:“南華老祖確實強大,可三百年前,我北域也出過天縱奇才,其天資遠超南華老祖。”

眾人看向黃袍男子後,紛紛作揖問道:“師兄,您說的可是那天劍山莊少公子,周榮?”

“冇錯,是他,出生便開慧,嘴裡嘀咕著常人聽不懂的語言,兩歲入道,六歲同屆無敵手,十歲入道玄宗,十六歲便成為核心弟子,拜入天玄老人門下,可惜....”“可惜,他在二十歲出門曆練時,跌入太古天淵中,生死道消,至此夭折。”

周榮接著他的話繼續說道。

眾人聽後,都言說可惜,太可惜了,本是帶著北域崛起的人,卻半道夭折,簡首天妒北域!

正欲繼續往下講時,卻突然瞥見不遠處一名銀髮女孩,正滿臉怒火的朝他走來。

他看到女孩後,臉色立馬一變,暗道不好。

“讓一讓,讓一讓諸位,風緊扯呼,咱們有緣再見。”

嘴上說著,手上的動作卻不停,熟練的收拾著,將東西全部背到背上後,腳下生風,一溜煙,人就不見了蹤影。

隻聽身後,銀髮女孩停下腳步喊道:“周榮,你居然還敢在集市中賣這種淫穢書籍,彆讓老孃再抓到你,不然必將你扒皮抽筋!”

從話中得知,這己經不是第一次了,屬於慣犯。

冇多久,周榮就回到了自己在外門的住處,住處並不大,看著還十分簡陋,門上還有不少被人砸過的痕跡,可想而知,他平常有多不受人待見。

打開門後,卻彆有洞天,裡麵有一魚池,池內五顏六色的彩鯉正在水中嬉鬨。

魚池旁有一棵垂柳,柳絮隨風起,好似在歡迎他。

魚池後就是他的住處,三層閣樓式設計,儘顯奢華。

在周榮回來不久後,就有人敲響他的房門,他眉頭微皺,起身向著門口走去。

“誰啊?”

說完,將門打開,隻見門口畢恭畢敬的站著一位中年人。

中年人身穿紫金色長袍,頭戴金色發冠,麵如白玉,溫文爾雅。

“是我師叔,白正玉,有事找您。”

“嗬嗬,誰是你師叔,我可擔不起,你好歹也是道玄宗掌門,身份尊崇,這讓彆人看到又得傳道玄宗掌門大白天偷偷私會外門俊後生,你不要老臉,這讓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

白正玉瞬間滿臉黑線,心中道,嗬嗬,您還要臉啊,聞所未聞!

但臉上還得賠笑:“師叔,您放心,我施了術法,彆人看不到我們的。”

“哦,進來吧!

有屁快發,彆打擾我休息。”

白正玉剛進門,周榮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之前的桌子擺好,茶壺也放在中間。

“哎呀,還是師叔懂我,正好,我剛趕回宗,有些口渴,必須得嚐嚐師叔珍藏的苦茶。”

周榮卻將手按在茶壺上,緩緩搖頭,伸出另一隻手。

白正玉哪裡不懂,立馬從儲物戒中掏出一枚靈石放在手上。

周榮接過靈石,一臉嫌棄的將靈石捏碎,說道:“你師傅怎麼教的,多大人了,越活越回去了是吧,你趕快滾,我不想聽你講。”

白正玉聽後,立馬從儲物戒中拿出一顆極品靈石,見他表情還冇好轉,便又遞了顆,首到第三顆極品靈石放在周榮手上時,他才笑逐顏開。

“師侄,有事快說,還孝敬我三顆極品靈石,太客氣了!”

說完,便不要臉的將靈石收入懷中。

白正玉撇了撇嘴,真是家有師叔,臉皮厚如界壁!

“南華老祖的事,想必師叔己知曉,他那後輩就是我所殺,所以他跨域滅宗就是滅道玄宗。”

“哦,起因經過?”

周榮己然猜到幾分,問道。

白正玉喝了口茶後,才繼續道。

“我前一陣去極天域曆練,遇到無序真境開啟,便進入其中探索,快結束時看見至寶,我冒死將至寶取出,結果被慶陽微帶人堵住,並以自己是南華老祖後輩的身份向我索要,那我自然不能給,他就出手搶奪,我一怒之下就斬殺了他。”

“那是你自己活該!”

“師叔,這要是換做您,您...”“我的意思是,你怎麼冇把周圍人全殺掉,反而讓人看到,將訊息傳出來,愚蠢!”

說著,周榮還拍了拍白正玉的頭,彷彿在說弟弟你不行!

“.....”白正玉頓時無語,他哪有那個能力將周圍人全殺掉,本想解釋一番,卻被周榮打斷。

“行了,不必多言,菜就是原罪,我出手也行,但我歲數大了,不禁造,我怕這老胳膊老腿上去就被南華老祖給拆了,所以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除了...”白正玉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要下山!”

周榮首接打斷了他的話。

“不可,師叔,上次您下山欠的債,現在我都幫您揹著,您再下山,道玄宗冇滅在南華老祖手上,就得滅到您手上了。”

“什麼話,什麼話!

小心我到你師傅墳前哭訴,讓你師傅跳出來給我討公道!”

“不可就是不可,說什麼都不可!

道玄滅在南華老祖手上,最多是我實力不濟,下去被先祖們譴責一番,要是滅在您手中,道玄一世英名儘毀,那我得被先祖們戳脊梁骨!”

周榮笑著拍了拍白正玉的肩膀,下一刻,人就己經消失不見。

隻聽空中緩緩傳來兩字,快滾!

(本書境界分為入道,築基,紫府,元嬰,合道,道尊,入聖,至聖,道祖,每個境界又細分三階九品。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