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月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鏡花緣月

鏡花緣月
鏡花緣月

鏡花緣月

秦霜如
2024-06-10 18:58:45

我叫張元覺,當你知道我的弱點的時候,我也在騙我自己,讓你知道那是我的弱點,其實我冇有弱點,這一切不過是一場騙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桃源鎮,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江南水鄉的懷抱中。

這裡,煙雨朦朧,如詩如畫,恰似一幅緩緩展開的水墨畫卷,美不勝收。

秦府,乃桃源十裡八鄉聲名顯赫的書香世家,曆經數百年的文化沉澱,其底蘊之深厚,令諸多世家難以望其項背。

小鎮街道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而秦府更是文人墨客絡繹不絕,趨之若鶩。

路人隻需瞥一眼秦府的大門,便心知肚明。

“煙雨行舟江中遊,池塘荷花競爭豔。

一抹紅衣雨中行,紙傘輕撐意綿綿。”

秦府內,一位文人慕名而來,凝視著宣紙上的詩句,讚歎不己。

“此詩妙哉!

平仄押韻,工整嚴謹,字裡行間,猶如遊龍戲鳳,氣勢磅礴,妙極妙極!”

“此言甚是,不愧是秦霜如小姐,其字恰如其人,美哉美哉!”

一位文人輕撫鬍鬚,麵帶微笑,由衷讚歎道。

“那是自然,我家小姐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書法更是得祖上真傳……”秦府丫鬟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頗為自豪地說道。

“可惜啊,秦小姐極少露麵,想一睹秦小姐的芳容,實屬不易。”

有人麵露遺憾之色,感慨地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點頭稱是,心中對秦霜如的愛慕之情愈發濃烈。

他們皆為秦霜如的才華所傾倒,渴望能有機會親睹其芳容,領略其絕世風采。

據傳,秦府長女秦霜如,姿容絕美。

秦霜如的美貌如同春日裡的花朵,嬌豔欲滴,讓人陶醉。

她的才情更是讓人驚歎,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年少時便以文采驚豔於世。

其一篇《鏡花水月》七言律詩,道儘愛情之辛酸。

誠如秦霜如所言“鏡花水月”西字,不過是些微風霜而己。

此刻,於秦府書房之中。

有一女子,憑窗而立,身著一襲青衣,宛如仙子下凡。

青衣上繡有煙雨水墨畫,更襯得此女子肌膚如凝脂般潔白,麵容如桃花般嬌豔,眉似遠黛般修長,眼若秋水般清澈,鼻如懸膽般挺首,唇若塗脂般紅潤。

其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皆能扣人心絃。

然而,在其美麗的容顏之上,卻有一絲憂愁,彷彿有萬千心事縈繞於心頭。

微風輕拂,青石鋪就的小路邊,有一水池。

此刻,天空細雨如絲,輕柔地灑落於假山上、魚池裡,盪漾起一圈圈漣漪。

遠處的山巒在雨霧中朦朧可見,恰似一幅水墨畫卷。

恰如“不思量,自難忘”,秦霜如情愫暗生,那一抹紅衣在腦海中若隱若現。

良久,秦霜如暗自搖頭,輕輕歎息,其柔弱之態,令人心生憐惜。

她輕移蓮步,走到書桌前,身姿輕盈似燕,步履優雅,一舉一動皆充滿詩意。

秦霜如伸出如羊脂玉般的手指,仔細地端詳著桌上的筆墨紙硯。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專注和認真,彷彿在欣賞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隨後,她拿起硯台,慢慢地研磨墨水。

她的動作輕柔而緩慢,彷彿在彈奏一首優美的樂曲。

那墨水在她的研磨下,漸漸變得濃鬱而細膩,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研好墨水後,秦霜如鋪出宣紙,準備畫一幅江景春月圖。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期待和興奮,彷彿在等待著一場美麗的邂逅。

恰在她欲動筆之際,卻微頓了一下,絕美的容顏上泛起一抹嫣紅。

她將毫筆蘸上墨汁,毛筆輕盈地於紙上舞動,仿若一隻翩翩起舞的彩蝶。

她的每一筆皆蘊含著力量與情感,令人感受到她內心深處的澎湃。

畫中煙雨中,桃花色點綴出一個朦朧的紅色身影,手中拿著傘,靜靜地站在江邊。

那身影雖然模糊,但卻給人一種朦朧的美感,彷彿在訴說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

秦霜如畫得非常仔細,她用心地描繪著每一個細節,希望能夠將自己的情感完美地表達出來。

畫完後,秦霜如輕輕地放下畫筆,靜靜地欣賞著自己的作品。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滿足和欣慰,彷彿在欣賞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那笑容如同春日裡的陽光,溫暖而明亮。

唯有秦霜如自己明瞭,那一抹紅色身影,正是她心中暗戀的紅衣青年。

她將自己的思念與情感,皆融入到了這幅畫中,期盼有一日,他能夠看見這幅畫,領會她的心意。

她瞭然,這份感情或許永無結果,但她甘願默默守護這份美好,讓它成為自己心中最珍貴的回憶。

秦霜如未曾發覺,門口佇立著一位美婦人,她與秦霜如有八分神似,而那美婦人則更添成熟韻味。

這位美婦人正是秦霜如的母親澹台憐月,隻見她輕搖螓首,並未言語。

知子莫若母,澹台憐月身為秦霜如的親生母親,自然知道她的想法,隻是那紅衣男子,在澹台憐月看來,說實話除了容貌讓人感到驚豔之外,其他方麵並不出眾,論文采,他並無過人之處。

她不禁輕歎一聲,正欲轉身離去時,卻被秦霜如略帶詫異的聲音叫住:“母親,您怎麼來了?”

澹台憐月停下腳步,緩緩轉過身來,目光落在那幅畫上,微微一怔。

緊接著,澹台憐月移步至秦霜如身旁坐下,輕撫著她的手,意味深長地說:“為娘放心不下你,過來瞧瞧。”

秦霜如低著頭,趴在母親懷裡,嗅到陣陣幽香,神情略顯哀傷道:“讓母親費心了,女兒不孝。”

澹台憐月輕揉著秦霜如的玉手,麵露嬌嗔之色道:“你這孩子,說的這是什麼話。

為娘隻是擔憂你的終身大事。”

秦霜如沉吟片刻,緩緩抬起頭,望著母親的雙眸,道:“母親,女兒明白您的心意,隻是……”澹台憐月柳眉微蹙,麵露憂色道:“隻是何事?

你是否有什麼顧慮?”

秦霜如遲疑片刻,欲言又止道:“女兒……隻是覺得,感情之事,強求不得。”

澹台憐月望著女兒黯然傷神的模樣,心中不禁一揪,將女兒緊緊擁入懷中,輕聲安慰道:“為娘並非要你強求,隻是希望你能找到一個真心疼愛你的人。”

秦霜如的聲音略帶抽泣:“女兒知道,母親放心,女兒會好好考慮的。”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