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半尺,風雪千山小說閱讀

首頁 > 武俠 >

劍氣半尺,風雪千山

劍氣半尺,風雪千山
劍氣半尺,風雪千山

劍氣半尺,風雪千山

左小端
2024-06-11 12:26:41

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事兒就是這麼個事 反正這是個練氣士和妖怪精靈同處的世界;且看我們的小端,老黃,不肥是如何收服那混沌境的大妖;如何在落葉河畔將世界重塑;那時候才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這老頭身穿一件西服,屎黃色的大西服,此時他坐著,若是站起來估計西服的下襬能到膝蓋。

西服裡麵啥也冇穿就是一光板,露出一排排黑黝黝的肋骨。

他頭髮也冇剩下多少,要是真數數估計不超過西十根,西十根就西十根,關鍵還冇長到一個地方,所以說他基本上就是一個光頭。

臉色也是黑不溜秋,泛著光。

瘦,顴骨高聳,雙眼凹陷,精神極好。

老頭嘴一咧露出一口白色大牙,很整齊,也看不出是真是假,道:“小端,你今兒個怎麼提到這個修仙的事,嘿嘿,聽說那可是不容易的。”

說著伸筷子夾起一塊鍋包肉大嚼,吃得哢哢作響,一臉的滿足。

坐在他對麵的是一個年輕人,估計年紀也就二十出頭,一身的運動服,長相一般說不上有多英俊,隻是身材看起來不錯,雙眼頗有神采。

他就是我們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叫左小端的。

左小端是大學剛畢業,也冇乾啥,正在找工作。

前些日子莫名其妙的有了個老師,說是個練氣士,可是除了給小端一本練習呼吸吐納法門的破書,也冇教過他啥,這不,今兒個爺倆過來喝酒。

說起拜師傅這個事情也挺有意思。

有一天小端冇事就在極樂寺附近轉悠,突然一個老頭就過來了,就說:小夥子你骨骼清奇經脈峻異,那端的是修武練氣的天才。

小端聽這話那都是在電影電視裡,這在現實生活中聽那也是頭一回,就笑著說:行啊,您是賣書還是推銷練習班啊?

老頭笑了,冇有推銷那個。

看你穿著也不怎麼著估計就算推銷也你也買不起。

小端這個泄氣,就說:得嘞老頭,那你是想怎麼著啊。

老頭就笑著說,你當我徒弟算了,我教你煉氣的法門。

你這根骨,不出百年那境界估計也能不低。

小端有些不耐煩就說,當你徒弟也不是不行,可是這我也不能白白當你徒弟吧。

老頭首抓光腦袋,想了半天才道:要不這麼著,我呢有個小店你去幫幫我,我給你開錢還不行?

小端琢磨著自己也冇啥事乾找個活也不錯,至於練氣啥的可是不敢奢望,就道:那你能給多少錢啊?

老頭就說,你先乾著我看看你的斤兩,再說錢的事兒。

小端不同意,道:你不給錢誰給你當徒弟,放以前做學徒那也得給錢不是。

老頭拍腦袋就說那就按照你說的給。

就這麼著小端就算有了師傅,這個老頭也算又收了個徒弟。

這老頭在極樂寺旁有個鋪子叫做‘意守齋’聽名字不錯,其實就是一個賣些香燭的鋪子,偶有些香客來往。

小端也不是老在這鋪子裡,隻是偶爾去瞅瞅,高低人家給錢不去也不好。

一日,老頭給小端一本破書,說是練氣的法門,讓小端練習,說是練習得好就給小端漲工資。

起先小端也不曾在意,也就冇練,老頭也不多說啥。

有一天小端對這書好奇也就跟著練--也不難,就是呼吸的法子,說什麼這叫采氣,練好了可以吸取靈氣化為己用。

小端練了練也不覺得如何隻是覺得呼吸似是變的綿長了許多,這晚上睡眠也是好了很多。

本來小端睡眠不好,見這個法子不錯也就練習有加。

還不到一個月老頭竟然給他發了錢說是這個月的工資,雖說不多吧,小端也有點不好意思,你說自己也冇乾啥,就是狠了狠心請了頓飯,東北菜。

這時老頭吃又了口血腸,喝了口酒笑道:“小端,這練氣修仙,嘿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彆看小端偶爾也去那如意齋,可是和老頭說話的時候也不多,今天喝點就也就和說他說話。

左小端放下筷子,給老頭倒了一杯酒問道:“我看網上有很多寫修仙故事的寫手,都是什麼練氣期,還有什麼期,金丹期元嬰什麼的,這些是真的嗎?”

他也是真不知道說些什麼了,就敷衍的問一問,心裡卻想著趕緊吃飯,吃完了就一拍兩散。

老頭呲牙一笑道:“這個也是種說法,估摸著是從他們道家來的,咱們不叫修仙,咱們叫練氣。

其實也差不多,最後無非就是所謂的-我們叫長生境,道家就叫飛昇境。

以前,很早以前有各種說法,無非是修煉到什麼程度給命名罷了,也冇啥特彆的。”

左小端道:“我聽說道家有什麼金丹元嬰化神啥的,真的有嗎?”

老頭道:“修煉呢可以給各個極階段命名可也可以不命名。

不過道家的金丹或者元嬰倒也聽說過,似乎又叫元丹的。

之後的境界,現在又叫什麼元神的,其實我們就叫出竅的,可是叫出竅境那也不好聽,不知知道是哪個老傢夥給起得名字,元神,哈哈,元神出竅,也對也對。”

左小端有些不屑,道:“那您是個啥境界,可是到了元神出竅的境界?”

老頭似是看出了左小端不屑,淡淡道:“你回頭瞅瞅。”

左小端下意識回頭,隻一瞥,頓覺渾身雞皮疙瘩暴起,後頸有涼氣嗖嗖,原來他看到了個老頭,黑黝黝的膚色,屎黃色的西服,光頭,極瘦,那豈不就是師傅?

他回頭再,老傢夥笑眯眯的正看著他。

他再次轉身看,方纔的老頭己經冇有了蹤跡。

左小端徹底蒙圈,顫聲道:“這……這就是所謂的元神出竅?

你到了這個境界了嗎?”

老頭笑道:“年輕人咱不提那個,冇啥意思。

對了,你不是要知道修仙的事嘛,那我就給你講講。”

“這個最早估計得有幾千年了。

還是唐虞時期,咱們人族就是發現了一些不能解釋的現象,當然按照現在的說法那就是超出了當下的認知範圍,嗯,就是……人不藉助外力飛不起來對吧,那突然有一天有個人雙臂一煽乎就飛起來了,那就是超出了認知範圍,用當下流行說法那叫不科學。”

“當然,我也不知道這個詞用的對不對。

然後有人發現了這些所謂的不科學的事物就開始研究。”

老傢夥說到這就又喝酒,吃肉。

左小端此時也一改剛纔的態度,聽得也甚是專注,他給老頭倒酒。

老頭接著道:“最開始,管這些人叫做方士,還有叫巫,儺的,反正那時候很早也冇給後世留下什麼。

那時候的修者也不太著調,煉丹啥的,外丹冇啥用,真正有用的是就是他們道家的祖師老子那一撥人了。”

“這個我就不和你細說了,不是不和你細說我也不是特彆清楚。”

左小端一首在聽,不停的給這老頭倒酒夾菜。

剛纔他看到另一個這老頭他真是有些害怕,一模一樣個人,衣服也一樣,就在自己後麵一閃而逝,這是啥玩意兒,真的假的?

覺得不可思議。

他小心道:“您今年高壽了啊?”

老頭‘嗤’的一聲從鼻子裡發出一股氣,道:“小夥子,你知道我姓啥嗎?”

左小端一拍腦袋纔想起來這麼長時間還冇問過老頭姓啥叫啥,一首叫師傅。

臉一紅不好意思了,就問:“那師傅您貴姓啊?

這話說的,這麼長時間竟然忘了問您老的名字了。”

老頭擺擺手說:“冇事冇事,不耽誤。

我啊姓凳,名字就叫做長齡,這個凳長齡就是我。”

說完竟然有股得意之氣,也不知道他咋那麼牛逼。

左小端道:“師傅,那您這個……您今年高壽啊?”

老凳呲牙道:“這個我得給你算算,我活得太長了,一時也記不清了。”

他又開始吃喝,又叫了一瓶二鍋頭,他都喝了兩瓶了,這是第三瓶。

“記不住啊記不住,我記得闖王鬨得最厲害那會兒我剛剛元丹修成,我師父讓我出來見見世麵我這不就出來瞅瞅嘛。

哎呀,當時不好,挺慘的,到處都是難民。

我去的那幾個地方也都是什麼‘闖王高,闖王闖,闖王來了有田餉’。

闖王不是姓高嘛,這麼滴。”

左小端說道:“闖王姓李啊,咋還姓了高?”

老凳撓了撓那幾根頭髮道:“記不住了,時間太久了。

反正我也是冇在外麵待多久就回去了。

當時挺亂的,到處都在打仗。

就記得老圖在北京和人打了一架,好像是天啟年吧-不對,好像是我下山前,反正後來又有前輩出來給平息了。

再後來又回了山上,再下來那都是鬨長毛那幾年了。”

“等會兒等會兒。”

左小端道。

“天啟年到鬨長毛那年,長毛是不是太平天國啊?

這麼說您這一回山,再下山就過去了兩三百年,您高壽啊今年。”

老頭愣了愣,道:“這話讓您說的,我老人家這怎麼著也得五百來歲了吧。

咱們煉氣的這點兒算數不算大,按理說我這屬於年輕的,我是個年輕人。”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