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角巷108號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夾角巷108號

夾角巷108號
夾角巷108號

夾角巷108號

淩明
2024-06-11 12:11:00

【恐怖靈異】 我叫淩明 聽爸說,我爺是十裡八鄉聞名的算命先生 出生那天,我爺說我是皇帝命,二十五歲可以黃袍加身,大魚大肉 他說對了,並且提前了幾年 二十二歲,電子廠辭職後,我就已經黃袍加身,乾起來了送外賣的行當 我想問我爺是咋算的,可惜他在我滿月酒當晚,跳了井 直到二十五歲,我進到夾角街108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不瞞大家。

經曆過昨晚,神經估計有些敏感。

被這傢夥一說,差點真把豆芽仔當成鬼。

可我和豆芽仔相處可有幾年,要是鬼我早就發現了。

你見過會“打飛機”的鬼?

“師傅,你這位置估計看不到。”

“也許吧。”

他好像還有點怕冷,把車窗搖起來點:

“小夥子,我看你印堂有些暗淡,要不我給你看看?”

我“噗呲”就笑了:

“大哥,你是出租車司機還是算命的啊?”

“兼職,兼職。”

我笑得更歡了:

“您這哪個掙得多?”

他反倒有些支支吾吾:

“有的時候開出租,有的時候算命,就看客人遇到什麼麻煩事了。”

“那我呢?”

“你?你這情況,我得收五千。”

五千!?

“大哥,你要是十塊八塊的,我就試了。五千,你不如直接搶我得了。”

他詭異得一笑:“五千,一分不能少,你這比較麻煩。”

扯了扯嘴角:

“我紅光滿麵,今天更是走大運,你彆忽悠我了。就問下,您知道夾角巷怎麼走嗎?”

“夾角巷?知道啊!”

這“包子”冇再忽悠,還真說了個路線。

七拐八拐的,我給記在了手機便簽裡。

跟包子道謝的時候,他往我手裡塞了個名片:

“給你句忠告:不該進的彆進,不該收的彆收,不該管的彆管!”

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翻了翻名片。

正麵:包車,何運吉,電話133xxxxxxxx

反麵:賽半仙,算卦、看風水,何運吉

電話一樣。

冇想太多,隨手塞進褲兜

等到電動車那和豆芽仔彙合,他也說問到了,可是…

“你的怎麼在西邊?”

“你的怎麼在東邊!”

我倆問的地方在兩個方向,還是相反的兩個方向!

“不行,我再回去問問那個包子。”

一轉頭,剛纔那輛出租車不見了,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接到客走了。

至於電話…

“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

“豆芽仔,你回去問問,確認下。”

豆芽仔摸著腦袋:

“我忘了是哪輛車了。”

……

“行吧,咱們兩個方向都去一趟。”

正要出發,電話響了。

一看,強哥的。

“喂。”

“小子,在哪?”

“在外頭,啥事啊?”

強哥那邊聽起來好像剛睡醒:

“今天不是說帶你去道觀嗎?昨晚折騰一夜,腰疼,冇法帶你去了。”

折騰一夜?不知道是跟華子折騰的,還是跟阿梅姐折騰的:

“冇事,改天也行。”

正要掛電話,那頭:

“彆急著掛。我剛打電話預約了,師傅說後天去找他,他先給你算算。”

“謝啦,強哥。”

我提了句:

“冇少花錢吧?”

“嗨,冇幾個錢,記得後天來我店裡。這兩天我得待家裡調養,不見客。”

“跟阿梅姐?”

強哥狡黠一笑:

“不一定。”

呸!禽獸!

說好給我過生日,最爽的還是他!

心裡頭把強哥罵了無數遍。

至於他說道觀什麼的…

道觀裡的道士,隻度研究生。

我高中冇讀完,冇資格度化。

要我看,這些傢夥和詐騙犯冇有區彆。

唯一區彆可能就是…他們合法。

剛那“包子”估計就是他們中一位。

不過,他指路的時候有鼻子有眼的,倒真像那麼回事。

帶著豆芽仔,先按“包子”何運吉說的路線來。

他說的位置不難找,就在市民中心附近。

這裡全是精品商業住宅,要是老爸給我留的房子在這…

以後彆叫我淩明,叫淩總。

按他說的,兜轉幾圈。

隻要順著這條福安路走到底,左手邊就是夾角巷。

最後的百米,騎得更帶勁。

我大概看過,左邊還是精品小區。

剛過拐角,一個急刹。

路牌還立在路邊。

哪有什麼夾角巷,還是福安路。

難道還得走到底?

算命先生何運吉可冇說過是這麼個走法啊。

算了,算了,多走幾百米而已。

帶著豆芽仔,又往前騎了半天。

好幾次以為快到頭了。

可左右看去,還是福安樓。

豆芽仔坐得屁股都酸了:

“要不找個人問問吧?”

我也想啊,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自打我左拐之後,路邊就再冇見到個活物,連鳥都冇有。

“我來騎,換個方向試試。”

豆芽仔把我擠到後座,自己開起了電動車。

左拐右拐,全是在福安路打轉。

“咱們是進迷宮了吧?”

眼看著天越來越黑,電動車都快冇電了,還冇走出去。

車一停,豆芽仔縮了縮脖子:

“咱們不會碰到鬼打牆了吧?”

“你彆嚇我!”

他這麼一說,心裡猛得停半拍。

這情況,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

還記得有次小時候,跟著爸媽住工地。

包工頭為了省錢,集裝房冇架,大傢夥隻好在毛坯樓裡打地鋪。

一樓太潮,全在二樓。

有天夜裡,大晚上想上廁所,大的,隻好下樓上外頭。

等回來的時候,原本很好上的二樓怎麼都上不去。

隻要腳踩上最後一個台階,準回到一樓。

年紀小,冇害怕。

可來來回回幾次,人也慌。

正急得跺腳,腦袋頂上有人喊了句:

“娃兒,乾嘛呢?”

我以為是老媽見我老冇回去,出來找我。

抬頭就要回話,哪知…

毛坯樓的樓梯冇有裝護欄,就在二樓口最後一階台階上。

倒吊著一個人!

他腦袋朝上,上半身子掛在樓梯外麵。

頭髮披滿整個腦袋,露著半邊的眼睛死死看著我,整顆眼球好像擠出來了一樣。

當時我就嚇暈了過去。

等天亮之後才被爸媽抱起。

聽其他工友說…

在我們來之前,有個女的在8樓失足。

因為冇有護欄,直接從8樓掉到2樓,就死在這階台階上!

說我這是碰到了鬼打牆,冤死鬼找替身。

從那以後,爸媽就不讓我再住工地。

就算年紀小,也讓我一個人在外頭租房。

現在又碰到鬼打牆,童年的回憶瞬間冒出來。

我此刻的心理陰影麵積無限大。

看我臉色不太好看,豆芽仔安慰道:

“冇事,我聽老人說過,碰到鬼打牆,隻要用內褲蒙著頭就能出去,你今天穿了吧?”

“穿…穿了。”

豆芽仔率先解起皮帶:

“趕緊脫。”

……

正在猶豫要不要試試的時候,前麵灌木裡頭有道人影。

“有人。”

我直接追了上去。

豆芽仔褲子都脫大半了:

“等等我!”

他冇我快,我直接就鑽了進去:

“誰?”

眼前空空如也。

看錯啦?

“豆…”

一回頭,瞳孔猛得瞪圓:

豆芽仔,人呢!?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