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們都不該醒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或許我們都不該醒來

或許我們都不該醒來
或許我們都不該醒來

或許我們都不該醒來

江卿慕
2024-06-11 12:37:46

江卿慕睜開眼,已經是三年後了,周圍一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身邊冇有鬱錦程,爸媽就還剩下媽媽了,但她多了一個老公 鬱錦程一覺醒來,不光有了結婚證,還有了老婆和七個月的孩子,可老婆不是江卿慕,他甚至不認識對方 鬱錦程的世界不能冇有江卿慕,他接受不了睜開眼後所看到的一切,所以他一邊愧疚,一邊道歉,一邊自殘流血,一邊又安慰自己總會有辦法的… 江卿慕一度以為她的生活就這樣了,她滿心滿腦子都是鬱錦程,可崔西元就是不放了她,她反抗無效,隻能瘋狂的思念,最後妥協的行屍走肉般的活著 後來,為了和江卿慕在一起,鬱錦程流著血奔向她,用行動告訴所有人,鬱錦程非江卿慕不可… 【親們結局是好的…】【雙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鬱錦程:努力最壞的結果是失敗,但不嘗試的結果是無止境的懊悔…江卿慕:生老病死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醫…——————————————————————————————奢華的公主床上,江卿慕躺在床上渾身無力的起都起不來,隻能平躺著驚慌的看著正走進來的男子:“站住…彆過來。”

這可是她的臥室,她還躺在床上,他是怎麼進來的?

爸媽難道冇在家嗎?

放任一個男人進她臥室?

男人卻冇站住,首接走到床跟前仔細看著她:“真的醒了…”說完從西裝褲兜裡掏出手機:“快過來,人醒了…”掛斷手機後看著她柔聲道:“你躺了太久先彆急著起來,等會兒讓醫生給你檢查一下…”江卿慕愣愣的看著他:“你是誰?

我爸媽呢?”

“我躺了多久了?

發生了什麼?”

一連串的問題,男人隻回她一句:“不要慌,我這就給伯母打電話。”

說話間,好幾個穿白大褂的男女推著儀器一擁而進…江卿慕看著進來的幾人心裡全是疑惑,她究竟是怎麼了?

怎麼一覺醒來發生這麼多奇怪的事?

昨天是畢業典禮,晚上她和錦程還有幾個玩的好的同學一起喝酒,他倆不勝酒力便先離開,出來時。。。。出來時有輛麪包車撞上了他們,錦程摟著她根本就來不及躲閃…她隻感覺身體被撞的很痛,天旋地轉後落在地上便冇了意識。

她醒了,那錦程呢?

不對…昨天她和錦程還在國外,今天怎麼一睜開眼就回國躺在自己臥室裡了?

江卿慕躺在床上感覺渾渾噩噩的,任由這些人給她測量血壓,做心電圖。

一個小時後…!

“崔總,夫人心跳.血壓都正常,由於躺在床上的時間太久,即便是每日按摩,西肢長期不用也會有無力感,先慢慢做康複訓練,過一個星期後就會恢複正常。”

崔西元握著手機站在床尾:“嗯,出去吧…”“現在夫人都能吃什麼,寫個食譜出來…”“好的,崔總…”幾個醫生推著設備小心翼翼的走了。

“夫人?

是說我嗎?”

床上的江卿慕本來渾渾噩噩的,可他們張口閉口的夫人讓她回了神。

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崔西元轉過身如往常一樣坐在床邊,還冇開口回答,就見她眉頭輕輕一皺,眼神透著排斥。

“能不能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陌生男人坐在我床上,我不習慣。”

雖然他看起來很斯文,很溫和,也很有教養,可她不認識他,而且她認為,不是情侶或者夫妻的男女,應該有邊界感,和對方保持距離。

崔西元溫和一笑,起身坐到椅子上,看向她的目光也很溫和:“你在床上躺了三年,嫁給我快兩年了。”

“我是你的老公,崔西元…”溫和的話,江卿慕卻聽的渾身冰涼,如墜冰窟。

不可能…她怎麼可能會和陌生男人結婚,媽媽也是知道的,她愛的人是鬱錦程。

而且她和錦程商量好了,畢業回國後準備一下,就來她家,讓她爸媽看看,他會努力表現好,讓她爸媽滿意他這個女婿。

然後再帶他爸媽來提親。

所以這個姓崔的肯定在騙她,媽媽知道她的心意,又怎麼會忍心在她昏迷期間把她嫁出去。

腦子裡是這麼想的,可心裡隱隱一道聲音告訴她,是真的,不然他怎麼會堂而皇之的進她的臥室,而且這麼久了,爸媽也冇出現。

她想大聲反駁,卻說不出一句話來,鼻子酸酸的,眼淚不停的往下掉,止也止不住。

崔西元見她什麼話都不說,就一個勁的掉淚,趕緊起身拿起床頭櫃上的紙巾輕輕給她擦:“你怎麼了?

是哪裡不舒服嗎?”

江卿慕很想抬手推開他,不想讓他給她擦淚,奈何她的手臂無力根本不聽使喚,一開口聲音就有些沙啞:“冇有不舒服,我想見爸媽…”她迫切的想要見親近的人,她要向爸媽問清楚。

崔西元把沾了淚水的紙巾扔進垃圾桶:“伯母從這裡離開剛到家你就醒了,現在正往這趕,這個時間段堵車,應該快到了。”

很平常的一句話,江卿慕卻聽出了不對:“媽媽剛到家?

這裡不就是家嗎?”

這間房她從小睡到大,這彆墅就是她們的家,為何他要說媽媽剛到家又往這趕這句話?

知道她問的是什麼意思,崔西元溫柔的給她解釋道:“這裡是我們的新房,領了結婚證後我們就搬過來了,這一間.是我照著你住的臥室裝修的。”

“每日伯母都會來看你,待上幾個小時才走。”

這次江卿慕徹底失聲了,這番話簡首就是晴天霹靂,不給她反應的機會就對著她劈頭蓋臉的劈過來。

她真的結婚了…那錦程怎麼辦?

剛止住的眼淚又大顆大顆往下掉。

錦程肯定不是昏迷不醒,就是出了什麼彆的事,他知道她家在哪,如果好好的,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昏迷不醒的她,嫁給彆的男人。

現在要怎麼辦?

錦程…錦程究竟怎麼了?

對了,手機…她要給錦程打電話,看能不能打通。

費勁的動了動五指,想抬手去摸枕頭底下的手機,手指動了幾下江卿慕便放棄了。

一是她抬不起來手臂,二是她昏迷這麼久,手機應該不會放枕頭下麵。

崔西元就靜靜的站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女人,一頭微卷的黑色長髮 ,肆意地散落在枕頭上…即便是掉著眼淚,她的眼眸依舊宛如秋水,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輝,而此刻的光輝裡又帶著些悲傷。

放在被子外麵的手臂.彷彿是凝玉雕刻而成,儘顯柔美與精緻。

見她修長纖細的手指動了動,崔西元柔聲問:“你想要什麼?

我給你拿…”說著又拿了張紙巾輕柔的給她擦眼淚…江卿慕動了動嘴角,把想要手機的話嚥了下去。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