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全體上吊,求假千金回府吃席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侯府全體上吊,求假千金回府吃席

侯府全體上吊,求假千金回府吃席
侯府全體上吊,求假千金回府吃席

侯府全體上吊,求假千金回府吃席

薑緲
2024-06-11 12:36:43

【爆笑輕鬆日常玄門大佬打臉無敵爽】 薑緲:放下助人情節,嘲笑他人命運 但話又說回來,隻要錢到位,我就助你插命運兩刀! 薑緲渣了三個上神,東窗事發跑路凡間,借殼宣遠侯府假千金失去記憶 侯府落魄到差點被削了爵,是她背地裡做法改運,讓侯府重振門庭 結果真千金一回來她就被趕出了侯府,淨身出戶 全京城都在看薑緲的笑話 望著侯府上空籠罩的黑霧,她歪嘴一笑:你們高興得太早了! 不做千金小姐後,薑緲放飛自我 打人、罵架、坐牢、掙錢兩手抓,全京城都跟著她發癲! 一句有我一碗飯吃就有你一個碗刷,權貴子弟爭著做小弟 等薑家人倒黴透頂回過神來求她回府時,她已成了京城團寵 宣遠侯全家終於明白,冇了薑緲他們什麼都不是 侯爺帶全家上吊逼薑緲回府 薑緲笑眯眯地踢翻他們腳下的凳子:隻要我冇道德,道德就綁架不了我 她也高興得太早了,上神們提著劍追來了…… 某天,三個上神鐵青著臉攔住她:選一個,不然同歸於儘! 薑•滾刀肉•緲:戀愛太累,拜把子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薑緲,我們的親妹妹找回來了,你這個假貨也該讓位置了。”

“我們家養了你十西年,仁至義儘,你彆想再賴在薑家。”

“這也是爹孃的意思,奉勸你不要不知好歹,冇追究你欺騙朝廷重臣之罪,己經是顧念這些年的情分。”

“滾吧,什麼玩意兒,也敢冒充侯府嫡女!”

薑緲望著眼前三個橫眉冷對的青少年,一臉震驚。

不是,這宣遠侯府的人翻臉翻得這麼快的嗎?

昨天以前她還是他們的親親好妹妹,就因為他們的爹找回了親生女,查明她是被產婆換來的假千金,愛就消失啦?

愛像一陣風,吹完它就走……可她穿來的時候就說過自己不是親的,結果薑夫人一聽就滿屋找繩子要上吊,她還敢提?

再說了,既占了原主的身體,為還因果,這十年她冇少在背後做法保薑家順遂平安,才讓險些兒被皇帝削了爵的敗落侯府重振門庭。

結果人心難測,真千金才找到,就要趕她走!

她甚至都冇能看一眼真千金好不好看。

好好好,這麼玩兒是吧?

你既無情我便棄,她倒要看看這宣遠侯府冇了她還能風光多久!

薑緲看著三個青少年麵上隱隱浮現的黑氣,尤其是老大那張黑得出類拔萃的臉,默默將昨天熬夜畫下的平安符捏成了碎屑。

“慢著!

把你身上的首飾和銀錢都交出來!

我們侯府的一個子你都彆想帶走!”

薑家三公子厭惡地看著她,生怕她離開後還能過得好。

若不是擔心做得太絕有損侯府聲譽,再加上妹妹心軟替薑緲求情,他是打算把薑緲送去坐牢的!

算她走運!

薑緲探頭看了眼侯府主院天空上那團普通人看不見的淡淡黑霧……嘖,薑家要倒大黴了!

好心提醒:“要不給我留點,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嘛!

也給你們自己留條後路。”

三個公子氣笑了。

“還想訛詐我們?”

“誰想再見到你了?

噁心!”

“滾遠些!

往後見到我們記得繞道走,否則彆怪我們把事做絕!”

隨即指揮丫鬟薅了她身上的首飾,連夾在腰帶上的銅板都不放過,把她推搡出了侯府。

侯府的大門在身後“砰”的一聲關上。

薑緲:“……”無情!

好歹給她留點飯錢嘛!

假千金的命就不是命嗎?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薑家人怪好的,大難來臨前將她趕出家門,省得她勞累。

難怪她前陣子算到自己有一小劫,但運勢走高的矛盾卦象,結果應驗在這事兒上。

這身體不是她的本體,導致她每次算自己都是個撲朔迷離,但她忘記自己是誰了。

隻隱隱記得自己是為躲什麼人來的,能讓她不惜借殼苟活的傢夥,絕對是個——小母牛坐電線,一路火花帶閃電的牛逼狠人。

她一定欠了對方很多很多錢……不然不會跑。

一想到錢,薑緲整個人都不好了Σ_(꒪ཀ꒪“∠)幸虧還有這身綾羅綢緞,大約能當個二十兩銀子,死當的話還能多點,省點用能苟好幾個月……上進什麼的,下下下個月再說吧。

突然,侯府的大門又開了。

他們反悔啦?

薑緲傲嬌地揚起下巴。

也不是不行,跪下認錯寫三十萬字的檢討,再設個考覈期……“嘩~”一盆水兜頭澆過來,將她淋成了落湯雞。

黑胖的嬤嬤叉著腰嗬斥,“老爺讓你滾遠點,否則報官抓你!”

薑緲:“……”哦豁,這下隻能當十兩銀子了。

背在身後的小手飛快結了個印,胖婆子發出一聲慘叫,“哎喲”一聲倒栽倒地,磕掉了門牙。

薑緲:從不記仇是我的優良品質!

……“掌櫃的,你再看看,這可是今年最新的花色,料子也是頂尖的……”“五兩,不能再多了,彆家比我家還黑。”

首率,她喜歡!

薑緲:“那你得給我身布衣。”

這是她最後的倔強!

“成交!”

薑緲換上一身咯肉的粗布衣裳,隨手紮了個道髻,千金小姐秒變不倫不類的小道士,揣著五兩銀子走進對麵客棧。

精神狀態穩定時的薑小緲離開京城是不可能離開的了,她要看著侯府一步步走向毀滅,寫本紀實小說,遺臭萬年!

還有就是,她跟本地城隍爺的十年之約快到了,隻要那傢夥惜命,她應該就能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了。

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纔能有效躲避債主嘛,說不定有生死大仇,她還打不過人家,不得早早跑路啊?

就是京城什麼都貴,五兩銀子不足以讓她躺平。

為了能活著看薑家的好戲,她隻能被迫營業了。

定個小目標,先賺個一百兩!

薑緲找掌櫃要了塊帆布和筆墨,順了根上灰的竹竿,麻利地做了個招牌:算卦!

人是上午被趕出家門的,攤子是中午擺開的,突出一個效率。

“算卦啦,十文錢一卦,不準不給錢。”

薑緲懶散地吆喝起來。

“薑緲!”

一道聲音在側方響起。

薑緲猛一回頭,便看見兩個衣著華麗的妙齡少女朝她走來,身後跟著各自的丫鬟。

有一人正是從前與她一見麵,就互相在心中問候對方家人、太醫院院正的孫女蘇玥兒。

另一個少女她冇見過,掃了一眼覺得有點眼熟。

蘇玥兒激動地拉著身邊少女走了過來,“薑緲,我們又見麵了!”

薑緲拿斜眼看她,“要不,你把眼睛戳瞎?

就不用見了。”

蘇玥兒腎上腺素飆高,全程自說自話,精神狀態逐漸失常。

“嘖嘖,你怎麼還有臉賴在京城的?

我若是你早就羞得找棵樹吊死了!”

也不過個把時辰,薑緲冒充薑家小姐,事情暴露被趕出家門之事在各府中傳遍了。

宣遠侯為了不落人口舌,先就製造輿論讓自家站在道德至高點上。

說薑緲性情殘暴,動不動就打殘下人,但凡不合心意就在家撒潑打滾,不達目的不罷休。

在得知侯府找到親閨女時,更是揚言要收拾對方……看吧,不是我們無情,而是這假閨女實在是惡毒狠辣!

又說他侯府真千金薑錦嫿,流落在外十西年,非但不怨恨薑緲,還求父母不要追究薑緲頂冒之罪,這一對比,高下立判。

本就不喜跟千金小姐們打堆的薑緲,立刻被人打上貪慕虛榮,品行惡劣的標簽。

此刻見薑緲穿著一身連府裡粗使婆子都瞧不上的粗布衣裳,蘇玥兒興奮極了,“薑緲,你難過了一定要跟我講,讓我知道你也有今天!”

扯了扯身邊少女的衣袖,不懷好意地笑道:“嫿兒,這就是冒充你在薑家享受了十西年的假貨,就是她害得你流落在外,吃不飽穿不暖受苦的。”

侯府真千金薑錦嫿?

薑緲這才認真打量對方。

眼前少女麵若桃花,眸含春水,烏黑雲髻上點綴著珍珠玉飾,一身淡綠羅裙襯得她如同八二年的龍井,老綠茶了。

胸前鼓鼓的,不像她,總是窮胸極餓!

隻是這身上的氣場極其混亂是怎麼回事?

煞氣中夾雜著怨氣、陰氣、血腥氣,還有時有時無不咋穩定的護體白光,連她也看不透對方的生平往事。

既招邪又辟邪,給鬼整不會了都……姐妹們,腦子寄存處。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