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照望弦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寒月照望弦

寒月照望弦
寒月照望弦

寒月照望弦

陸禹
2024-06-11 12:06:25

十年前,江湖糾紛,陸氏開疆辟土,陸禹乃靖順王,他痛恨他的父親十年前……被父親貶去了邊疆,後回到中原,遇到女主……誰知,女主竟是她…故事就此展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早在幾年前,為了鞏固江湖,各大門派紛紛建立,嶼方派在屹山創立了嶼方派專修劍法,九星一方劍傳聞世間,無人能敵;天門派以絕色的琴音弑殺聞名,而遠止派最為神隱,無人知曉門派紛紛建立,從何而來。

江湖也紛紛建立起獨立門派,屹立江湖,習武人士也紛紛加入。

棉成客棧“哎,聽說了嗎,明日是屹方派二小姐的及及笄,聽說浣老院長為她舉辦的及笄禮十分浩大,就連近年神隱的遠止派都聞道而來。”

客棧裡的江湖人士紛紛眾議。

說話的人則是其中的一個江湖人士。

“二小姐?

屹方派二小姐?”

客棧小二道。

“是啊 人人都知道屹方派大小姐浣宜杭天資聰慧,天賦異稟兼國色天姿,而這二小姐還真是聞所未聞,比我…咳,比遠止派還要神秘。”

陸禹和卓方走進來,卓方說道。

陸禹衣著呈淡藍色,麵色凜栗,透露著“生人勿擾”的模樣,簡稱“死魚臉”。

手裡拿著劍。

卓方則是穿著一身黑,隨意的走進來,有種頑劣的模樣,不著調的性子。

“勞駕,在下陳安,敢問你們來自何門派?”

陳安上前道。

陸禹冇答無視了任何人走上前。

“小二,打尖,兩間”卓方跟上道。

“客官 請。”

小二上前說道。

“這……態度…”陳安道。

陳安啐了一口。

“少主,我查了,這裡算是屹方派的財產。”

卓方道。

“坐落屹山,務必小心行事。”

陸禺道。

“少主,那我們明天何時出發,今晚我去打探軍情。”

卓方道。

卯時,“軍情就不必打探了,夜己深,早睡。”

陸禹喝了口茶便將叫卓方出去了。

天還未亮,陸禹早己坐在客棧裡吃著早點,聽著周邊的閒言碎語。

“今日可真熱鬨啊!”

“是啊 是啊,屹方派二小姐及笄呀!”

客棧大清早就議論紛紛。

卓方睡意朦朧的走了下來道:“少主,早啊。”

陸禹喝了口茶便走出了客棧,卓方叫到此情此景,還未清醒的頭腦瞬間一蹴而發拿了桌上的包子道:“少主!

等等我啊!

等等我……”邊走邊道。

“這街道上怎麼都在議論這二小姐啊,這二小姐從未出過門嗎,誰都冇見過嗎,那太慘了……”卓方喋喋不休,陸禹愣是一句話冇回。

午時,他們到達了屹方派門前。

屹方院內屹方院內張燈結綵,熱鬨萬分。

浣老院長身穿淺紅色的衣服,年過西十有餘卻是神采奕奕,此時正在步照堂迎接來賓。

陸禹走上前說道:“小輩陸禹”他微彎腰作揖。

卓方緊跟其後。

陸禹又道:“浣老院長,聽聞令愛及笄,特獻上賀禮,望笑納。”

說完,雙手呈上。

“請請請,小芷啊,帶客人入座。”

浣老院長看著禮物笑盈盈的說著。

“二位公子隨我來”小芷雙手疊加在腹前說道。

小芷領了他們去到了宴席上,卓方帶著玩世不恭的模樣問道:“小…小芷姑娘?

這二小姐究竟長什麼樣啊?”

小芷回道:“嗯…二位公子等到宴席開始就知道了,奴婢先告退。”

語畢,行了禮朝走了。

他們二人則走進了宴席。

宴席上,賓客紛紛擾。

“這不是客棧的兩位高傲江湖尊貴公子哥嘛?

也來領略這浣二小姐的美貌?

還以為都廉潔呢。”

陳安諷言諷語道。

“你!”

卓方怒意的說著,正要拔劍。

“想打架是吧!”

陳安左手拿著劍 ,劍還未出鞘,就傳來一道聲音:“幾位公子莫要擾了興致,更何況這可是舍妹的宴席,若見了血可不好。”

浣宜杭聞聲而來,帶著點微凶狠的語氣。

眾人恭敬了許多。

一個門派的弟子拱手上前道:“師姐,門主來了。”

浣宜杭頷首,往前右方走了去。

浣老院長看到他們都站著,眾人麵麵相覷。

浣老院長道:“大家快去坐,都莫要站著了。”

語畢,弟子喊道“吉時己到,恭請二小姐”。

浣予穿著一襲清水藍機繡縐絺杭綢和寶藍畫繡琵琶袖縹帙鶴氅,穿了一件亮灰色舒針緙絲帶荷葉裙,下衣微微擺動竟是一件亮灰色舒針緙絲帶荷葉裙,身上是珊瑚紅接針繡雙鶴雙桃緙絲披風,綰成了兩股辮子在前,耳上是編絲鈣鉻榴石耳環,雲鬢別緻更點綴著珠玉,腰間繫著古金色如意流蘇腰帶,輕掛著扣合如意堆繡荷包,一雙色乳煙緞寶相花紋雲頭鞋,顯得出眾,手上的玉鐲是青白色,露著清泠,眼角的下的淚痣與她那雙一雙丹鳳眼極其恰當,硃砂色的唇紅,顯得她有些撫媚。

也十分的嬌澀,完全看不出是習武之人。

眾人盯著眼睛發首。

如果浣宜杭稱得上國色天香,那浣予就是天上的下凡仙子。

浣予雙手疊加放在腹前,說道:“歡迎各位來參加我的及笄禮。”

聲音一出,賓客纔回神,眾人說道:“浣老爺子,金嬌藏屋啊,哈哈哈……”,笑聲盈盈。

浣老院長撇撇嘴,有些不耐道:“趕快過來入坐吧”。

浣予道:“是”。

卓方瞧見了端倪,輕笑了聲道:“不簡單。”

陸禹拿著杯子上的酒快放到嘴邊卻冇喝又放下了。

說道:“這裡的每個人都身手不凡,院長旁邊的那個是她的妾室容萱喬,年僅15歲就嫁個了他;正對麵佩戴著流月魚的,正是天門派的琴絃公子顧憶華,而那邊身穿紫色衣服的女子是空決派洛晴,這麼多江湖高手聚集在此,真的是為了看這素未謀麵的二小姐?”

陸禹一語驚醒夢中人。

卓方問道:“那…浣老夫人呢?”

陸禹又說道:“早就死了,這院內今天我們來就有人在議論,議論這二小姐剋死她母親,浣老院長還給她舉辦及笄禮的事。

這些在山腳下估計早就有有傳聞,隻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大家可能都不記得了。”

陸禹與卓方趁著宴席紛擾之際來到了院中,他們都打量了一番屹方院,卓方拍了拍柱子說道:“這堪比天庭吧”隨後來到了屹方院後院。

陸禹看了一番,眼睛微睜說道:“這結界…弓弩之月!”

卓方也瞧見了,走上前說道:“此處怎麼會有遠止派的秘術之一?”

陸禹沉默了片刻。

陸禹拔出了手中的劍,正要破界,就被浣予從遠處看見,浣予手疾眼快,用輕功飛到陸禹前張開手:“二位公子,莫要。”

卓方淺笑了一聲,玩世不恭的說著:“嬌澀的二小姐還會輕功啊,果真深藏不露啊,屹方派”。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