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深似海願長寧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宮深似海願長寧

宮深似海願長寧
宮深似海願長寧

宮深似海願長寧

褚宣寧
2024-06-11 08:56:17

(注:作者第一次寫有不足多包涵!!架空文!!大家看的話當樂子就好彆太和史實較勁)一入宮門深似海,年年歲歲願長寧 【竹馬背棄,小人陷害,終生難孕…這些苦楚我都會一件件記在心裡,既然入這深宮我偏要獨占聖心,成為後宮第一人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不是心狠手辣隻是為了生存】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鼓樂聲漸漸遠去,褚宣寧抹了一把眼淚,眼中的悲痛被冰冷取代。

喜房中,方澗溪一身大紅色嫁衣此時正端坐在床邊。

一個喜嬤嬤走了進來“我的公子啊,快掀蓋頭啊,彆讓我們新娘子等急了。”

紀修竹看看手邊的如意秤桿心中一頓怒火。

他拿起秤桿折成兩段扔向喜嬤嬤,“給我滾出去!”

喜嬤嬤嚇的不輕,急忙退出屋子。

方澗溪冇想到會有如此變故,她一把扯下蓋頭走到紀修竹身邊。

“紀修竹,你什麼意思,我嫁給了你你就這樣待我?”

紀修竹聽了她的話,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隻剩下方澗溪獨守空房。

紀修竹邊往外走,邊褪去繁重的喜服,他來到書房坐到桌案前。

眼中含著淚水,他取出一個匣子,裡麵是褚宣寧的畫像,紀修竹看著那張笑靨如花的臉,他失聲痛哭起來。

褚府。

“之前想著阿寧會和紀家那孩子成親,冇想到,唉!”

“世事難料。

事己至此,阿寧不得不入宮。”

“可是…”正當褚父,褚母爭辯時,褚宣寧進了屋。

“爹,娘,女兒願意進宮。

後宮無情更無牽掛,既然宮中傳了旨召女兒入宮選秀,若爹孃執意留女兒在身邊便是抗旨不尊,女兒也不願陷褚府於危險之中。”

說完,便跪在地上。

褚父看著堅強懂事的女兒,不免感到一陣欣慰。

他扶起褚宣寧“阿寧,你長大了。

隻是一入宮門深似海,你真的想好了嗎?”

褚宣寧衝著褚父磕了一個響頭“爹,女兒心意己決,明日便回旨吧。”

皇上選秀的事情傳的很快,褚宣寧參選的事情也傳得很快。

“宣寧…怎會如此?”

紀修竹聽說了這個訊息,不禁在長輩麵前失了態。

“好了,修竹,爹知道你心悅褚家姑娘,可如今你己為人夫,她也要入宮,過往種種,就,就都忘了吧。”

紀修竹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拳頭死死攥緊。

“吱悠”窗戶被打開了。

床上的褚宣寧睜開雙眼,“誰?”

一個黑影從屏風後走了過來,褚宣寧拿出枕頭下的匕首,眼神戒備。

“噓,阿寧是我,我來接你離開,我們從此浪跡天涯。”

月光照在來人的臉上,原來是紀修竹。

說著他便要拉褚宣寧離開。

褚宣寧看著眼前真摯的男人,冷笑一聲拿起匕首指向他“紀公子,請你自重。

夜闖我的閨房實在有損你的形象,還請速速離開。

如若不然…”紀修竹看著冷漠的褚宣寧和鋒利的匕首,他呆愣住了,他似乎從冇瞭解過褚宣寧。

終了,紀修竹緩緩鬆開了抓著褚宣寧的手,“阿寧,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是後宮險惡,你生性單純,你…阿寧,我求求你,你彆去!”

褚宣寧看著緊張的男人,眼中閃過一絲動容,但很快再次被冷漠代替。

“紀公子,你無權乾涉,路是我自己選的,就不勞你多費心了。”

“好好好,阿寧,年少情誼,你就這般無情!”

褚宣寧戲謔的看著他“怎麼,你在方澗溪床上時心中唸的也是我和你的情誼嗎?

你這般情誼讓我覺得噁心!”

說完,她從床邊的匣子中取出一把剪刀,又撩起一縷頭髮,“哢嚓”一聲,絲髮被剪落,“你我之間就如此發,斷了!”

紀修竹看著飄落的髮絲,一滴淚落下。

“阿寧…”褚宣寧不為所動。

紀修竹撿起地上的髮絲,又看了看褚宣寧,翻身從窗戶中離開了。

月光照進屋中,看著打開的窗戶,褚宣寧鬆了一口氣,她鬆開手中被汗浸濕的錦被,“修竹哥哥,你我如今是真的散了,生生世世,我隻願與你再不相識。”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