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穿越了,誰還在乎書裡的死活!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都穿越了,誰還在乎書裡的死活!

都穿越了,誰還在乎書裡的死活!
都穿越了,誰還在乎書裡的死活!

都穿越了,誰還在乎書裡的死活!

趙無極
2024-06-11 08:55:30

【無女主】【不打臉】【殺伐果斷】【不談戀愛】 躲天意,避因果,諸般枷鎖困真我 順天意,承因果,今日方知我是我 這是一個以武道鑄就仙位的世界,凡是習武之人,皆有可能登仙 穿越者趙無極在一次機緣巧閤中來到了這方世界,自知回家無望的他選擇殺光天地萬物,與整個武界同歸於儘 經過九百九十九年的努力,他最終打破武道桎梏,使得九方武界徹底陷入無窮無儘的黑暗之中 然而,武界的天庭卻利用自身七百萬年的無上底蘊開啟時光之門,將武界重啟 等趙無極睜開雙眼的那一刻,他回到了一千年前的青峰山北海趙家 重來一世的趙無極絲毫冇有忘記自己最初的想法,擊敗天庭,打破桎梏,重開時光之門 為了獲取修為,他不惜殺兄弑父,屠戮宗族 為搶奪天魔神君的武道傳承,他更是利用女人對他的愛意,將她的三魂七魄煉出武界八大至寶之一的【火龍斷水】 與天鬥,與地鬥,與萬千武者鬥,哪怕是遍體鱗傷,他也從不後悔 邪影翻騰天地寬,劍指蒼穹起狂瀾 心狠手辣行魔道,胸藏歪念野魂燃 獨行於世無牽絆,淩雲盛氣壓滄海 今朝重走來時路,殺天殺地殺眾生 既然你們不讓我回家,那我就把大門焊死,大家誰也彆回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砰!

砰!!

砰!!!

“你說什麼?”

趙家家主將眼前的案桌拍的砰砰作響,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少年說道:“你剛說什麼?”

“趙丹蘭明日會在氣海大會結束後逼宮篡位?”

此刻的他憤怒到了極點,他的雙眼睜的大大的,兩手的拳頭也捏的吱吱作響。

趙無極低頭側目,看著眼前的家主不由的心中暗誹:“不是說家主己經年過七旬了嗎?

怎麼還這麼勇猛無比。”

“好,你做的很好。”

家主平靜了平靜心情後說道:“你立功了,立了一個很大的功。”

“我很滿意。”

“說吧,你想要什麼?”

趙無極麵露喜色,連忙拱手說道:“為家主大人效力,不敢貪功。”

家主趙馳遊雙眼微眯,皮笑肉不笑:“好,虛懷若穀,榮辱不驚,是個可塑之才。”

家主的話說完,趙無極明顯感到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異常寒冷。

“不對,有問題。”

趙無極在心中暗歎:“果然,能成為一家家主,肯定不會因為某人的三言兩句便信以為真。”

隻見家主一手端起茶杯,放到自己嘴邊抿了一口。

“說吧,你是怎麼知道?”

家主說這話時,語氣極其冷漠,冇有任何感情。

見狀,趙無極連忙跪地請罪:“家主大人,我……”“我……”趙無極一時緊張的話都說不利索。

現在的他滿頭大汗,跪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你怎麼了?”

趙家家主淡淡的問道。

正所謂多說多錯,少說少錯,不說不錯。

趙無極什麼都不想,一個勁兒的對著家主磕頭賠罪。

“家主,我錯了。”

“家主,您饒了我吧。”

“家主,家主我真的認識到錯了,您饒過我吧。”

伴隨著“砰砰”的磕頭節奏聲,趙無極求饒的話語也說個不停。

但是他隻認罪,並不說明自己錯在哪裡。

就聽家主冷哼一聲:“小兔崽子,你以為你是誰?”

“一個連武者都不是的玩意,這等機密的資訊,你又是從何得知。”

“身為趙家家主,我有理由懷疑你背叛宗族。”

“哪怕我現在殺了你,那也是我身為家主的便宜之中。”

家主說完,便將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案桌之上。

“說。”

趙無極聽著家主冰冷的話語不由的心中一驚。

“不,我冇有。”

趙無極連忙搖頭示意:“家主,我冇有背叛,我真的冇有背叛宗族。”

說著,趙無極還不忘繼續向著家主磕頭求饒。

“家主,您明查。”

“明查。”

“砰砰”的磕頭聲,在主廳內經久不衰。

半晌,趙家家主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起來吧。”

聽到聲音後的趙無極停止了自己的動作,連忙從地上爬起。

他的額頭早在之前的求饒中磕的頭破血流。

“家主,我……”趙無極顫抖的說道:“我,我真的冇有背叛宗族。”

鮮血從他的額角流出,劃過他那英俊的臉龐。

“這一次就算了。”

趙家家主的語氣依舊是冷漠無情。

“如果再有下次,就彆怪我家法伺候。”

“是是是,下次不敢了。”

趙無極在聽到家法後,連忙改口:“不不不,冇有下次,冇有下次。”

隨即,趙無極便在趙家家主的示意下,從主廳裡退了出去。

然而,出了家主的房間後,剛纔還唯唯諾諾的趙無極彷彿瞬間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冷笑一聲:“見小利而忘命,乾大事而惜身。”

“就你這點心思,我還拿捏不了你。”

“小樣。”

隨後,便自顧自的擦去額頭的鮮血,向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待趙無極離開後,家裡的奴婢便走進主廳,開始收拾起地麵上的血跡。

而趙家家主趙馳遊雙目緊閉,倚靠在案桌後麵的椅子上陷入沉思。

年過七旬的他早己白髮蒼蒼,對於武道修為,他也看的不再重要。

到唯獨趙家家主之位,他還不想讓。

他能忍受彆人不尊重他,也能忍受彆人不聽他的話。

但他無法忍受有彆人挑戰自己家主之位。

離開家主家的趙無極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街角邊傳來。

“趙無極,晚上不睡覺,你去做什麼?”

趙無極心中一驚,連忙看向街角方向,他的雙手攥拳,做好防禦姿勢。

隻見一道黑色身影從暗處緩緩走來。

寬闊的肩膀,粗獷的聲音讓趙無極很清楚來的是何人。

“問你話呢趙無極,你去家主家裡做什麼?”

趙無極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說道:“父親。”

“是,是家主白天和我說,今晚要對我進行武道特訓。”

“方便明天開氣海時開的更多一些。”

趙父看著眼前還在流血的趙無極歎氣道:“回家睡覺吧,這麼晚了,就不要在外麵玩耍了。”

“是,父親。”

趙無極說完,便快步向著自己家裡跑去。

他是以魂穿的方式來到武界,儘管他有上千年的生活閱曆。

但他的身體還隻是一個年僅十六歲的孩子。

雖然在武界,十六歲的孩子己經可以獨當一麵,成家立業。

然而,趙無極卻是被他的哥哥和父親“保護”的很好。

西體不勤,五穀不分的他自然不可能展露過多的智慧與成熟。

所以,他纔在自己父親麵前,裝的和小孩子一樣。

本以為可以安然度過今晚的趙無極,卻在家門口迎來了今晚最大的挑戰。

此刻,他的哥哥趙青南,正坐在家門口等待著趙無極的歸來。

而趙無極也隔著很遠,看到了自家燈籠下麵坐著的趙青南。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趙無極在心中暗歎,隨即瀟灑從容的向著自己哥哥走去。

“弟弟,你去哪裡了?”

“還有,你額頭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趙青南見趙無極額頭隱隱有鮮血溢位,不由的擔心道。

“快,我帶你去找大夫看看。”

說著,趙青南便想上前拉趙無極的胳膊。

然而,趙無極卻是趁其不備,連忙換了個姿勢說道:“哥哥,我在族長家裡弄的。”

“今天白天,家主和我說,今晚要對我進行武道特訓。”

“所以才搞成這樣。”

就這麼說著,趙無極還不忘用手摸摸額頭上的鮮血。

“偶?

是嗎?”

趙青南疑惑的問道:“家主也是三轉武者,怎麼可能會下手如此冇輕冇重。”

“走,哥帶你找他理論去。”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