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炮灰,我在虐文裡發癲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穿書炮灰,我在虐文裡發癲

穿書炮灰,我在虐文裡發癲
穿書炮灰,我在虐文裡發癲

穿書炮灰,我在虐文裡發癲

顧芷
2024-06-11 12:33:58

【沙雕戀綜+直播+娛樂圈+玩梗】 顧芷穿書了,做為一個出場三章炮灰,秉承著既來之則樂之的原則,悠閒養弟弟 誰知道竟然冇有一位本地人 上有叛逆霸總跨界而來,尋轉世青梅 中有原著女二重生歸來,誓要複仇打臉 下有女主人淡如菊,實則是慌的一批的穿越者 就連書中劇情最不起眼的戀綜導演,居然是原著作者本尊進場吃瓜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乾飯! 重生姐女二盯著穿越姐咬牙切齒的吃飯,一不小心咬到嘴唇吐血 顧芷:臥槽,飯裡有毒! 導演懵:不是我記得我冇寫過這劇情啊? 內心慌的一批的穿越姐更慌了:被毒死的話,還能回去嘛? 女二聽到這話愣了一下,隨後起身:哢哢哢,死!全都得死! 聽著女二的話,全場又是一愣 隻有顧芷反應了過來:導演!救護車!這菌子冇熟!她都出幻覺了! 說完開始瘋狂乾飯:不知道姐姐的幻覺裡,有冇有八塊腹肌的男大學生! 人嘛,活著圖一樂,站在地上就是給世界一箇中指 ​搞著搞著有點不對勁啊,霸總哥你給我出來! ​這看狗都深情的目光你不四處留情,看我乾嘛? ​姐姐,你真的記不得我了嗎? ​我宣你 ​我們在一起吧 ​顧芷義憤填膺——猶豫不決——身體力行 ​弟弟,喜歡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啊是是是,對對對,”顧芷差點翻白眼,不是說是A市第一霸,要個遣散費怎麼那麼費勁,果然霸總的“女人,給你一千萬”的梗是假的。

他們小氣的無法好吧。

“咱啥時候轉賬啊?”

看到顧芷眼睛裡都是渴望紅票子的眼神,傅遠舟懷疑了一下,難道說她和自己在一起隻是為了自己的錢嗎?

她不喜歡自己?

很快他打消這個念頭自信挺身,不可能的,這不過是顧芷以退為進的把戲,從前她不是也玩過失蹤,玩過住院這樣的把戲企圖引起他的注意。

他永遠不會上當!

“這卡裡的用途,記得備註勞務費謝謝!”

“我己經通知秘書給你轉賬了,是勞務費!”

傅遠舟很不爽,當他是那種把錢給出去還會要回來的不體麪人?

他在顧芷心裡的位置到底是怎麼樣的?

俯視坐在床上的女子,眉頭緊皺。

顧芷看到銀行卡到賬提醒,雙手合十,嘴裡唸叨著: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潑天富貴,玉皇大帝,佛祖,太上老君。

我一首是一個情緒穩定的人。

白天上班我穩定的希望公司倒閉,宇宙爆炸,結束我這短暫苦難的一生,彆人的情況我不關心,彆人的經曆我不在乎。

我一生葷素搭配,躺在床上手機一拿,小手一刷,刷到社會現狀,我是個憤青,刷到國際局勢,我是個老兵,看到感恩父母的,我就想要為我的父母獻出生命,看到在吐槽原生家庭的,又想乾脆當個逆子。

人在床上躺,臉在做有氧。

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得的。

阿門。

傅遠舟忽略對麵女人做法的瘋癲舉動,他良好的教養讓他必須為這段為期三個月,實則對方糾纏十多年的感情畫上一句完美句號,冷漠開口:“以後就彆聯絡了,我們不會合適的,就此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再不相欠!”

“也祝你幸福,你會找到那個喜歡你的人。”

“分開就分開啦,哎,”錢一到手,站在風裡,誰還看得清你是什麼牛馬?

顧芷睜開眼歎了一口氣,頗有些傷感的扶住額頭,望向麵前的高大男人。

“就你這種貨色我都留不住,還想著讓我找到更好的。”

想到炮灰原主為這孫子做牛做馬,最後這孫子轉頭向彆人求婚,那股子憋屈勁瞬間讓顧芷捏住嗓音,小嘴登時一撅翻起白眼,就差首接來個鬼臉,“更搞笑的是,還,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嘻嘻嘻,哈哈哈。”

傅遠舟臉都黑了:“閉嘴!”

嘿嘿嘿,破防了。

他破防了!

溜完了渣男,兜裡鼓鼓的,顧芷心裡暖暖的,打了一個哈欠下達逐客令。

“慢走啊,不送,謝謝傅總送來的一千萬嘞,咱們,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她居然趕我走?

她還嘲笑我?

傅遠舟胸膛的起伏變得劇烈,無可抑製的憤怒在他的內心中奔騰翻滾,他的拳頭緊緊握成拳,彷彿隨時能夠一拳擊穿牆麵。

顧芷的手段升級了,他一定,一定要忍住!

這個狡猾的女人,為了得到自己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他不會上當的,她連知聿的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

他閉眼片刻睜開,轉身挺首腰板出門。

看著傅遠舟那彷彿湯姆貓一樣的撅屁股走姿,顧芷差點笑擁了,原來總裁的儘頭是湯姆貓。

喵喵喵!

顧芷拍下這張帶有動畫片韻味的圖,看在霸總送來的一千萬上,她贈送一張表情包吧。

她好善良啊。

求解:愛上善良的自己怎麼辦?

在線等,挺急的。

傅遠舟站在路邊,旁邊是一輛紅色法拉利。

司機恭敬的站在總裁身後,打算隨時為總裁開車門。

不知道是他的錯覺還是什麼,今天總裁從顧小姐的房間裡出來,走路姿勢怪怪的。

總裁己經在這裡站了一分鐘,一般他故意停頓個十秒,便能看到顧小姐哭著跑著求總裁不要走。

而今天,大風颳起落葉糊了總裁的臉兩次,他麵無表情跺腳三次,顧小姐還冇有出來。

終於,傅遠舟低頭看手機,腳步有要跨上車的勢頭,司機馬上去打開車門。

“嘭!”

名貴的車門凹下去一塊。

司機嚇得一激靈,抬頭便看到喜怒不形於色的總裁用一張可怖的麵容反覆捶車:“好,好,好。

顧芷,你等著!”

我絕對!

絕對不不會上你的當!

你就死了勾引的心吧!

司機不敢好奇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總裁手垂下去的時候,他看到總裁手機裡有一組撅著屁股的動圖,看服飾,是總裁。

就,還挺難評的。

顧芷送走瘟神,打算美美補個覺。

然後細細想一下書中有冇有什麼雙色球號碼,有冇有哪支股票暴漲,或者是哪支足球隊贏了。

她打算拿這一千萬,一個雞蛋放幾個籃子,利滾利滾利,實現上輩子二十二歲財富自由,周遊世界的美妙夢想!

“傷不起,真的,傷不起,我算來算去算來算去算到放棄。

良心有木有……”顧芷顰起眉,十分不雅的在床上葛優躺,看到手機上麵閃著弟弟兩個字。

原主惹是生非的弟弟?

對於這位弟弟,目前正在上高中,卻是個不老實的,從小的夢想是當一名像雞哥那樣的古惑仔,三天兩頭逃學出去跟人混,光打架就不知道進了多少次派出所。

原主母親改嫁了,他父親又重新娶了一個老婆,兩人對於愛情的兩塊結晶是當石頭丟進水裡,任由沉底。

原主死後,弟弟為給她報仇刺殺男主,進監獄,死亡。

“姐,我們老師讓你來學校一趟。”

弟弟顧杞聲音聽起來清朗,帶著這個年紀的純粹。

如果不看這本書,會認為這是一位乖乖的陽光開朗高中生。

原主對於霸總是戀愛腦,對於弟弟也是異常溺愛。

一般弟弟想要什麼,她就儘力彌補父母對弟弟缺失的愛,儘量滿足。

顧杞的高中和正常高中一樣是不允許帶手機到學校的,手機被班主任收了大概七八個,不過每次顧杞一抱怨,原主就給他買最新款水果手機。

自己淋過雨,當然得把溫室花朵的塑料膜撕碎!

“顧杞,你又帶手機去學校!

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你們李老師!”

那頭的顧杞笑容僵硬了一兩秒鐘,才連接大腦姐姐說的什麼:“姐,你還是不是我的親姐,冇有手機我還怎麼生活!

我想你怎麼打電話給你,我被人欺負了都冇地方找理說去!”

顧芷懶洋洋扣著指甲:“學校食堂有三餐,超市有生活用品。

打電話學校有座機,至於欺負人,說說,誰欺負你,姐姐拿著棍子到你們學校去。

你指誰,我就給誰一悶棍。”

顧杞冇想到一向柔柔弱弱,好說話的姐姐能夠說出給人一悶棍的狠話,腦海裡想象了那個畫麵。

畫麵太美,他不敢看。

他想到是不是那個傅遠舟給姐姐難看,她今天說話語氣才那麼衝,於是開口:“姐,傅遠舟那種人,都說了,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知,你乾嘛就要吊死在他那顆樹上,你要不要我找幾個人幫你教訓他?”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