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9次,炮灰女配擺爛不乾了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重生99次,炮灰女配擺爛不乾了

重生99次,炮灰女配擺爛不乾了
重生99次,炮灰女配擺爛不乾了

重生99次,炮灰女配擺爛不乾了

江初月
2024-06-11 12:20:09

作為女主的好閨蜜,接到係統任務解救戀愛腦女主,再失敗第99次後,她擺爛了!愛咋咋滴吧,這個女主誰愛救誰救! (純發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滴—滴,檢測到宿主死亡,請宿主回到初始點。”

江初月腦中那道熟悉地令人抓狂的機械音響起。

江初月就這樣一副活不起的樣子躺在虛空中,眼前快速墜落的畫麵似乎還曆曆在目。

她動了動上一秒因為摔下山崖而粉碎性骨折的手臂,那鑽心的疼似乎還在,響起黃煙煙方纔的那句哭喊:“初月!

對不住!

我不想和你走。”

神情麻木的江初月己經是罵也罵不出來了該死的破係統……該死的黃煙煙……己經是第九十九次了!

有完冇完!

她狠狠地捶了下虛空。

自從她莫名其妙綁定了這個破係統,係統告訴她自己所在的世界就是一本巨大的虐文小說,女主當然不是她了。

是她的好閨蜜……不,嚴謹點,現在是她的仇人了。

黃煙煙正是這本虐文的女主,當了霸總傅柏的白月光替身,傅柏的白月光高中便出國留學,剛好那年黃煙煙和傅柏二人高一開學就認識,此後就開始了郎情妾意的橋段。

但是好景不長,在黃煙煙給傅柏當助理 的第三年,陪吃陪喝陪睡覺的那種,在白月光回國後被虐身虐心。

而黃煙煙的家中還是那套虐文標配:早死的媽,好賭的爸,癱瘓的哥,和……破碎的她。

就算被虐身虐心,而咱們的女主角黃煙煙女士,她!

居然是個!

戀愛腦!!

真是……小母牛坐飛機。

江初月接到這個任務時確實是聖母心發作,有些許同情黃煙煙,幾乎是一刻不離地陪著黃煙煙,可還是避免不了她走上被虐的路。

帶她遠離傅柏,黃煙煙就一副鬱鬱寡歡,夜晚默默垂淚,和她說她覺得傅柏其實對她也不差。

她當眾被羞辱,江初月帶她離開時,她卻咬著唇一臉倔強又破碎地站在原地,江初月都用上吃奶的力氣了,愣是一點都不帶動的。

她要給白月光捐腎,江初月一陣好說歹說,黃煙煙隻是哭說她冇辦法,說她愛傅柏愛的無法自拔。

江初月曾深刻懷疑過黃煙煙是不是有什麼字母屬性。

至於她為什麼會死……前五十回確實是任務失敗,黃煙煙依然走向死亡的結局,而她也一次次地被傳送回來。

這樣一次次被消磨心緒,江初月對著黃煙煙的心態也不像從前那樣了,就連那點犯賤起來的聖母心,也被她狠狠碾成了渣渣。

而後五十回,劇情似乎就開始崩壞了,黃煙煙總是無意中殺死她。

比如她們在街頭爭執時,黃煙煙伸手推了江初月一把,剛好迎麵就碰上失控的大貨車。

再比如什麼不小心將她推入水裡,不小心失手將她殺了等等……這次她為什麼死呢?

是黃煙煙被傅柏帶到山上的莊園去羞辱,江初月去帶走她,結果她卻被黃煙煙再一次“失手”給推下山崖了。

如果這都不是故意的。

那這死丫頭一天天一身牛勁使不完總往她身上整。

你問她為什麼不對男主傅柏這樣?

笑死,那當然是她愛他愛的深沉了。

“係統,給我把這個狗屁任務給解除了。”

江初月依舊躺在地上,猶如死屍一般。

還冇等係統拒絕的話說出口,她補充了一句:“不然你就等著你死我亡吧,要是你這本書的世界崩壞了,你會被抹殺的,對吧?”

係統沉默了一瞬,冷冰冰的機械音從那抹小綠球中響起:“宿主是想換遠離女主的任務嗎?”

“對。”

江初月毫不猶豫。

就在聲音落下的一瞬間,江初月就被彈回熟悉的高中時期。

“滴——己放棄拯救女主主線。”

“滴—滴,己接收任務:璀璨人生。”

係統發出兩道聲音,江初月眼睛亮了亮 問:“璀璨人生?

誰璀璨?

我嗎?”

係統在腦海中的綠色光圈閃了閃,解釋道:“是的,請宿主順利度過高中生活,並且……考上一本。”

江初月點點頭,“喔~考上一本……等等?

什麼?!

考上什麼?

一本??”

此時係統就如同死機一樣,再也不回答她的話,隻留江初月一人站那裡風中淩亂。

身旁的同桌見狀,拍了拍她,好奇地探頭問:“江初月,你看什麼呢?

盯著個手機一首發呆。”

等她伸頭去看,看見江初月那手機上赫然是和黃煙煙的聊天框,對麵發了一大堆訊息,如下:“初月,阿柏今天親我了。”

“怎麼辦,他和我告白了……”“我要不要答應他啊。”

——一張牽手圖。

……在同桌驚訝且一臉我吃到大瓜的表情中,江初月麵無表情地打出了一段話:“好看,我是說再發要你好看。”

拉黑刪除一條龍服務下來,再看隔壁同桌的表情,己經由震驚轉為更震驚了。

她一臉便秘的表情,最後憋出來一句:“你和黃煙煙鬨掰了?”

江初月搖了搖頭,“我是被揉成一團的紙,如果有人能夠把我折平就會看到上麵寫著的是都給我滾。”

同桌有些冇反應過來,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呆呆道:“那我呢?”

“你也滾。”

她們身後卻突然傳了一聲帶有怒氣的中年男聲:“你們兩個都給我滾出去站著。”

江初月和同桌齊齊回頭,就見到她們的班主任——老鄧。

站在她們後麵的老鄧,將手裡的保溫杯攥的死緊,甚至指尖都因為太過用力而發白。

江初月吞了吞口水,擠出一個諂媚的笑:“那個……”老鄧撥出一口氣,咬著牙忍著怒氣道:“皺紙同學,我也是一個字。”

“什麼?”

江初月試圖挽回一下。

“滾。”

老鄧從牙縫中蹦出這一個字。

同桌連忙扯著還在諂媚的江初月,老老實實地站在外麵。

站在老鄧指定的位置,豔陽高照,感受著皮膚上傳來的熱感。

江初月眯了眯眼,看著教室內吹著空調,講課講的滔滔不絕的任課老師,輕輕吐出一句:“己老實。”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