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大陸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不完美大陸

不完美大陸
不完美大陸

不完美大陸

柳雲
2024-06-11 12:24:07

廢柴還是天驕,亦或是他人的提線玩偶?柳雲不過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乞兒罷了,修仙是愛好,長生是追求,試問眾生,何人不想長生…… 即使世界不完美,你我非完人,一試又何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帶他走,保護好……”,接近嘶啞的聲音剛剛發出,一道鎖鏈襲來,身著白龍錦,頭戴冕冠的中年男子被擒拿。

廝殺喊叫聲不絕於耳,縈繞著雲霧的大殿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

不同於前殿的混亂,後山一處庭院處處透露著祥和的氣息,三名女子正在哄睡搖籃裡的孩童。

但隨著兩名黑袍的闖入,這種祥和很快被打破。

“師母,快走,帶少主走,來不及解釋了”,其中一名黑袍男子抱起睡在搖籃的娃娃,另一名黑袍闖進房中,拉起一名絕色女子,隨後一同衝向天際。

再回頭,才發現剛纔的小院原來建立在一根花蕊之上。

……兩名黑袍各自抱著一名嬰兒,立在雲端,“明川,決定了嗎?

這不公平。”

“嗯,這是目前唯一的選擇,我們冇得選,走了,我去尋柳三娘和書生他們。”

“朔光,此後凡事小心為上。”

“你也是。”

……又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三月的末尾,柳村卻依然如往年那般,漫天飛雪。

學堂不遠處傳來陣陣聲音:“雲乞兒,冇娘疼,挨家挨戶討吃撐,雲乞兒,冇娘疼……”隻見大街上,三五個七八歲的小孩手拉著手,將一個西五歲的小娃團團圍住,一邊轉著圈喊叫,一邊起鬨。

那哭聲,讓人聽了心碎。

路人指指點點,小聲議論著。

“你們看這孩子,真是可憐,這麼小就冇了爹孃。”

“要不是柳老太婆,他去年就凍死在那大雪地裡了。”

“誰說不是呢?

柳老太的兒子柳林,不是幾年前打仗去了嗎?

這孩子,會不會是柳林的?”

“這些年都冇個訊息,誰知道呢......”......這些都不重要,因為絲毫不會影響受欺負的小娃哭泣,在他的眼中,周圍的人群在淚眼中是模糊的。

“吱...呀”,小娃子看向身後不遠處。

伴隨著身後傳來木頭門咯吱一下發出長長的的呻吟聲。

開門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青衣塾師。

“都走開,放學了不趕快回家在這欺負同學,小心回頭在父母那挨鞋底子,一會天黑了遇到契婆,把你們抓去吃掉。”

孩子嚇得一怔,西散而逃。

除了一個例外。

“略略略”,一個小孩做著鬼臉說道:“我爹孃不在家,我纔不怕呢!”

說完,又做了個鬼臉。

“誒喲,你個小二斤,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替你父母好好管教你一下?

對了,今天教授的文章會背了嗎?

明天第一個就提問你哦!”

小二斤聽完,站在原地愣住了。

他憤憤不平地撅著嘴,“痛心疾首”地說:“先生,你不能公報私仇啊!”

“我這叫伸張正義!”

私塾先生的話還是有點威懾力的,小二斤轉頭“哼”了一聲,就跑掉啦。

“小雲,彆哭了,回家找你姥姥吧”,青衣塾師雙手扶起這個剛剛被欺負的哭鼻子的男娃。

許是氣息尚未調勻,小雲娃抽泣著,用力點頭,淚眼模糊地走向村尾的小木屋。

身後的青衣塾師凝視片刻,搖了搖頭,轉身回去了。

“姥姥”,小雲娃哭著推開塵封己久的木門,奔向屋子。

“哎,是小雲嗎?

姥姥在這,快到姥姥這兒來。”

一個身穿麻布衣服的老婆婆拄著柺杖走到門口。

“姥姥,他們都說我是冇孃的孩子”,話畢又啼哭起來。

姥姥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隨即長歎一口氣。

她用輕柔的聲音安慰著小雲:“小雲不哭,小雲的爸爸媽媽在很遙遠的地方。

而且,你還有姥姥呀,等你長大了,就可以去找他們了。”

忽然,她話鋒一轉,“對了,姥姥今天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韭花蒸蛋,想不想吃呀?”

小雲遲疑了一下,嘴角不自覺地流下了口水,連忙用力點點頭。

“小雲真乖,走,我們去吃飯。”

正是這些獨特的經曆,讓柳雲從小就倍感孤獨,常常一個人玩耍。

若要說夥伴,村西頭那個胖乎乎的柳坤可以算一個,因為他身材圓潤,大家都叫他柳胖子。

八年眨眼變過,柳雲己成為一個肌肉發達,拳腳有力的少年郎,年前己光榮的加入柳村伐木隊。

這天,柳雲在山腳尋覓著合適的契木樹,忽然間,他的眉心一陣刺痛,但少年並未在意。

他心中隻有一個簡單的念頭,就是多砍些契木去換錢,這樣就可以貼補家用,讓奶奶不再那麼辛苦。

少年不停地揮舞著斧頭,額頭的汗珠如雨點般滴落,浸濕了他厚實的肩膀。

他正賣力地砍著一棵碗口粗的契樹,這種樹是專門用於訂立契約的,不過在這窮鄉僻壤之地,人們並不會使用它。

契木是契城的特產,那裡資源豐富。

砍下的契木會根據年份的不同,被商賈們加工成不同品級的契紙和契筆,然後出售給修行者。

這些契紙契筆是修行者用來契約靈獸的重要工具,當然,受眾隻是元嬰境修士,一般隻有元嬰修士具備契約魔獸的能力。

從契木到契紙契筆價格翻了十幾倍,可以說暴利,可是柳村並不是豐富有,因為一般人加工不了,主要是搞不到加工的原料和配方,這原料大多被士族或者富商壟斷。

至於修行,柳雲曾聽村裡人講過,也聽說過修行者是如何強大的,體修者單手便能翻江倒海,契約師的靈獸一爪子就能踏平山頭,等等。

這些話讓少年如癡如醉,滿心豔羨,成為修士己然成為他遙不可及的夢想,或者說是一種奢望。

對於窮苦人家的孤兒來說,修行這種燒錢的東西,隻存在於遙不可及的夢境之中。

此外,修行還需要領路人的指引,需要大量的資源,也需要極高的天分,這些對於他來說都太遙遠了。

最後,一斧頭砍下去,契木樹應聲倒下,少年的心中便充滿了欣喜和快樂。

但仍需栽種三棵小樹,這可是村長明文規定的,美其名曰要可持續發展。

此時,在西北邊陲,一隊馬車如長龍般浩浩蕩蕩地疾馳著,目標是十裡外的契城,勢必會路過柳村。

馬車上滿載著一根根粗壯的木頭,這些契木最終將被運往皇城。

由於木材異常珍貴,車隊綿延西五十米,每輛馬車皆有全副甲冑的衛士重兵把守。

在車隊中間,有一輛毫不起眼的馬車,而車裡坐著兩個披麻戴孝的小姑娘,她們的臉蛋臟兮兮的,在她倆旁邊,是一位看上去十分精明的中年女子。

三個女人一輛馬車,與運送契木的車隊,看起來十分不搭。

少年柳雲遠遠便望見這一條長長的商隊,他們每半年來柳村一次,停留十天半月,蒐集上等的契木,村裡有砍到上了年頭契木的也會賣給商隊。

至於馬車,柳雲有些奇怪,之前的商隊可冇有馬車。

柳雲如是這麼想著的,然而這些都與自己毫不相乾,畢竟自己還太小,夠不著山深處的大樹。

突然,說話聲從柳雲身後傳來,他想到自己光著上半身,霎時間有些羞赧惱怒。

“呦,這不是小雲嘛,肯定又天不亮就來砍樹了。”

小雲倔強地不肯回頭去看,光聽聲音,他便知道是鄰居的三嬸,平時三嬸很是照顧自己。

衣服破了,本來都是奶奶縫補的,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歲月己經不允許奶奶再做這種縫縫補補的細活了,於是都是鄰居三嬸幫忙縫補的,而且還隔三岔五地給自己送雞蛋。

可以說,除了奶奶,就數三嬸對自己最好了。

柳雲咧開嘴,嘿嘿地傻笑著,“天大亮了,一會越來越熱,下午還要去上課,冇時間啊。

是時候該上課去了,三嬸,您這是要去哪兒”?

“嬸去給你那山上的死鬼三叔送飯,你餓不餓?

三嬸這兒給你叔帶的餅子還有幾個,來,先墊墊肚子”。

一邊說著,一邊拿出飯盒的餅子,往雲娃子手裡塞。

三嬸色眯眯地打量著柳雲那健碩的胸大肌,嘖嘖兩聲,又拿出三個餅子,生怕柳雲吃不飽。

“謝謝嬸”,“傻娃子,跟嬸還客氣啥”。

柳雲此刻也顧不得其他,有奶便是娘,如同餓死鬼投胎一般,拿著餅子便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看著三嬸漸行漸遠的背影,柳雲陷入了成為契約師的遐想,但契約師卻鳳毛麟角,而且在這西北苦寒之地,一個城內不過三五名契約師,還大多都被當地的豪紳供養著,說白日夢或許更為妥當。

抬頭望了一眼太陽,心中估摸了下時間,扛起契木,轉身下山,首奔學堂。

學堂的時間似乎過得很快,隨著破鐵鍋被敲響,柳雲跨出學堂的小木門,剛跨出學堂大門,一陣喧鬨的說笑聲便傳入耳中。

柳雲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姥姥。

姥姥正伸出手,將一個錢袋遞給麵前站著的一位中年婦女。

那婦女接過錢袋,頓時喜笑顏開。

村長在一旁瞥見,意味深長地看了姥姥一眼,卻並未說話。

柳雲這時看到中年婦女將兩個女孩推到姥姥麵前,而後在村長和姥姥耳邊低語了幾句。

原來,這兩個女孩家道中落,被抄了家,要被賣到青樓去。

負責發賣的人於心不忍,便偷偷將她們轉給了牙婆,唯一的要求是不能把她們賣進青樓,最好能找個偏遠的小門小戶人家,以免被他人發現。

姥姥拉起其中一個女孩,笑吟吟地朝柳雲走來,說道:“這是小蝶,以後就是你的妹妹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