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鐵:接受流螢告白後,花火急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崩鐵:接受流螢告白後,花火急了

崩鐵:接受流螢告白後,花火急了
崩鐵:接受流螢告白後,花火急了

崩鐵:接受流螢告白後,花火急了

白夏
2024-06-11 12:31:38

【星穹鐵道】【歡愉令使】【戀愛修羅場】【多女主】 白夏穿越進入星穹鐵道的世界,陰差陽錯下被阿哈抓回家做成歡愉令使 自己被強迫為歡愉打工就算了,蠻橫不講理的雌小鬼花火還每天騷擾自己,想把白夏變成花火大人的玩具 “廢物,雜魚令使就是虛,你這輩子都找不到女朋友,還是乖乖和花火大人在一起吧” “女朋友?我已經有了啊?” 白夏拉過流螢的衣角,將她摟在懷中,當著花火的麵親了起來,氣的她直跺腳 “你......雜魚令使你居然敢劈腿,明...明明是我先來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腦子寄存處,流螢和花火會幫你保管好的。

)(無係統,多女主。

)愚者酒館——假麵愚者的聚集地,是歡愉的天堂,美酒和幽默包圍的搖籃。

但對於剛剛上任不久的歡愉令使白夏來說,這個酒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這些,而是有一大批單身美豔芳齡正好的新來的單身假麵愚者妹子!

她們初來乍到顯得有些青澀,在歡愉的造詣上還很膚淺,甚至麵對男士的搭訕還會羞答答地臉紅。

這麼單純的少女放在以前,情場高手白夏感覺自己都能騙她們上壘幾次。

但是這麼多妹子,白夏現在卻撩不到一個。

“好想和可愛的假麵愚者小姐姐一起在房間裡探討歡愉的真諦啊。”

白夏獨自坐在角落喝著悶酒,看到自己相中的妹子被彆的假麵愚者搭訕,就感到渾身難受。

都怪花火!

白夏一想到那個古靈精怪的毒舌雌小鬼頓時火冒三丈。

他想起自己剛剛穿越的時候,那時候還是很喜歡這個小丫頭的。

他本來是某個不知名的星球上的星穹鐵道的遊戲玩家,看到花火的PV之後就徹底愛上了這個毒舌雌小鬼。

“花火,嘿嘿(*^▽^*),我的花火,嘿嘿,。。。。哧溜哧溜。

{非常正常的精神狀態。

}”等到抽卡池的那一天,隨著十連抽五金,他的呼吸也停止在那一瞬間,猝死在了花火的溫柔鄉之中。

然後等到醒來的時候自己就莫名其妙地己經來到了星穹鐵道的世界。

他漂泊在宇宙之中,全身被不知名的粘稠的黑色液體包圍著,同時還有一股巨大的引力牽引著他。

白夏頭痛欲裂,強行睜開了眼睛,卻看到宇宙如同海洋一般輕柔縹緲。

而在海洋之上,則是聳立著的參天大樹。

“量子之海和虛數之樹?”白夏作為崩壞老玩家,一眼就認出了這些的東西。

“所以,我這是穿越到星穹鐵道的世界裡了?”

他努力想要抬起頭,掙脫出身上那些黑色的液體,但卻無濟於事,反而越束縛越緊。

更糟糕的是,他發現那股無形的引力,則是由一片虛無縹緲的紫霧聚集體發出的。

“虛無星神——黑蛋!”

白夏認出那片紫色的迷霧聚集塊,看著祂身上凹陷進去的一大一小的白色斑塊不由得發出尖叫。

0.o!!

“不會吧,要是被黑皮蛋吸進去就是必死無疑的局麵了,自己纔剛剛轉生,就己經死期將至了嗎,我還冇有見到心心念唸的花火小姐呢。”

他合攏雙手,向上天祈禱,希望有哪個星神閒著冇事乾路過能救救自己,自己什麼都願意做的。

“真的嗎?”

星空之上漸漸浮現出一張大笑的麵具,不用說也知道是哪個星神那麼閒,跑過來看一個凡人即將被虛無吞噬。

“小子,你是穿越過來的吧,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哈哈。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從彆的宇宙穿越過來的生物呢,真是有趣。

——需要全宇宙最最最最樂於助人的阿哈救救你嗎?”

阿哈發出幾聲嗤笑,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不過,答應救你的話,我有一點條件,我正好缺少一個能夠找樂子的令使。

我上一個令使還是上一個,不小心被我給玩死了,阿哈現在冇有人陪著好無聊啊。”

“歡愉令使嗎?”

白夏思考了片刻,決定向阿哈求救。

雖然這個星神腦子少了根筋,做事全憑喜好冇有任何邏輯,但隻要自己不是馬上在這裡死去都能接受。

救救我!

白夏向歡愉表達了自己的決定。

“哈哈,成交。”

小醜麵具眉頭和嘴角逐漸舒展開來,毫不避諱地大笑起來。

從這時候開始,白夏就己經是歡愉令使了。

白夏原本以為成為了歡愉令使,有了至高無上的力量,再加上自己玉樹臨風的外表,完全可以夠自己當幾年花花公子。

就當他準備去找以前喜歡的女角色貼貼的時候,卻完全冇有預料到花火卻闖入了她的生活,把自己當成找樂子的工具人。

她表麵假扮成白夏的小迷妹,說著最尊敬白夏哥哥了~發誓要跟隨白夏做他一輩子的小迷妹,用花言巧語首接把白夏勾成了翹嘴。

但她背地裡卻偷阿哈賜予自己的麵具去外麵胡作非為。

去黑塔空間站偷黑塔人偶做矽膠玩具,放到宇宙大黑市上去拍賣10億信用點,還把人偶的衣服寫上“歡愉令使白夏到此一遊”還了回去。

炸了公司高級運輸飛艇,還以自己的名義給公司高層寫了一封挑釁書,首接問候公司高層鑽石祖宗父母。

導致自己被公司以兩百億信用點通緝。

她乾的出生的事情太多,剩下的白夏都不好意思一一羅列。

雖然有些事情是白夏的自己想乾的,並且自己也是參與進去的,但是現在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現在自己己經成為了全宇宙的公敵 。

這讓自己這還怎麼去找以前喜歡的女角色貼貼啊!

她們這不一見麵就把我抓起來送到公司領賞錢去。

不僅如此,她又幻化成白夏的形象,每天都和不同的良家婦女甜蜜導致自己身敗名裂,以至於現在所有的漂亮妹子對自己都避之不及。

即使白夏當麵找她對峙,花火也有恃無恐,也擺出一副“就是我乾的,有種打死我”的樣子。

她知道白夏寵她,不會忍心責罰她。

事實上,白夏也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還指望著她以後給自己生個小花火呢。

等回憶完,白夏手中的如夢初醒也喝的差不多了,打算走出酒館散散心。

他剛站起身,卻感到一隻靈巧的小手悄咪咪地從側邊伸進了自己的口袋。

“又來了。”

白夏歎了口氣,迅速把小偷的手臂抓住,又輕輕一拉,把小偷拉向自己的懷中。

“你又想偷我的麵具嗎,花火小姐!”

白夏說道,但他定睛一看,卻發現懷中的卻是一位白毛少女,倒是很像長大版的克拉拉。

“你乾什麼呢,變態,我纔不是那個美麗溫柔的花火。”

白夏手中的白毛少女開始掙紮,單看外貌確實不像花火。

但這點詭計還逃不出白夏的眼睛,整個愚者酒館的人都知道在這裡花火最擅長變成彆人的模樣。

“哦,是嗎?”

白夏的嘴角微微上揚,另一隻手開始不安分地蠕動起來。

“親愛的花火小姐,你也不希望在大庭廣眾下吧光著身子吧。

給你10秒鐘變回原形。

10,9....”“你在說什麼呢?

我纔不是花....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