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換親,我在侯府當主母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被逼換親,我在侯府當主母殺瘋了

被逼換親,我在侯府當主母殺瘋了
被逼換親,我在侯府當主母殺瘋了

被逼換親,我在侯府當主母殺瘋了

顧若曦
2024-06-11 12:05:43

嫡姐前世沖喜失敗守寡 重生為了不做沖喜娘子 在出嫁那天與庶妹換嫁了 卻不想庶妹卻是穿越來的帶著異能的人 救醒了中毒的世子沖喜成功 嫡姐後悔了 仗著自己是重生者 處處找麻煩 哪知 那唯唯諾諾的庶妹卻在侯府吃瓜宅鬥兩不誤 與世子夫妻配合 上鬥祖母,下懲庶弟 有空吃吃瓜 幫著清理一些貪官 京城的秘密 都不是秘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不要,求求你,不要活過來。

活過來了就得嫁給那個畜生!”

顧若曦覺得好煩啊,好不容易抽空睡個覺,就聽到有人在耳邊哭兮兮的。

“你誰呀你!

煩死了!”

“我…我就是之前的你,不要醒過來,醒了就要嫁給秦家那個畜生。”

莫名其妙!

嫁人?

不存在的!

在這末世裡,能活下來都不錯了,好在自己有著木係的治癒異能。

由此,得到了眾多異能者的保護,不然,隻憑自己這點異能,在這末世活著是不可能的。

顧若曦半夢半醒間覺得被吵得很煩,是不是自己姿勢不對,翻個身重新睡。

結果,一翻身,人卻摔了下去。

驚醒了的顧若曦發現不對,這不是自己在避難所裡的行軍床,眼前紅彤彤的一片,而且自己處在一個很小的空間,還晃悠悠的。

什麼情況!

顧若曦低頭看到身上的大紅色的新娘喜服,而這個狹小的空間居然是個花轎。

顧若曦有些心慌慌的爬起來坐好。

就覺得腦子裡一陣混亂,然後又聽到了那道聲音:“嗚……你不該醒來的!

秦明遠就是個畜生!

千萬不要嫁給他!

我要走了,求求你,照顧一下我娘。”

聲音越來越遙遠,最後隻留下無儘的悲傷讓人覺得心裡堵得慌。

腦子裡一陣亂象後,顧若曦被迫接受了一些奇怪的記憶。

記憶中的女子也叫顧若曦,是大梁皇朝寧遠侯府的庶女。

一個在侯府被禁閉了十六年的庶女,要不是寧遠侯府要討好秦國公府,準備把她送去做秦國公府的嫡次子秦明遠做填房。

那她這輩子都還冇走出過那破舊的院子。

侯府庶女嫁國公府嫡子,這可是高攀了!

但事實是秦明遠年紀不大,卻死了三個妻子了。

所以,就算秦明遠長得俊美,才華出眾,各家嫡女都不敢嫁給他,外傳說他克妻。

而在記憶裡,顧若曦嫁到了秦國公府洞房之後就死了。

到死前纔是明白,那死了的三位,都不是被剋死的,而是被折騰死的!

而她正在出嫁中,正是在嫁往秦國公府的路上。

原來原身是重生了,卻發現自己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還是在今天要被抬到秦國公府去,她隻能淚流滿麵的在轎裡用一根腰帶上吊自殺。

卻不想,她走了,不知道怎麼自己穿來了!

她靈魂離體的時候,纔會哭求自己不要來,不要醒過來,醒了嫁給那畜生就還是要被糟蹋了這個身體。

顧若曦在晃悠悠的花轎內傻眼了。

老天爺,你長長眼吧!

我不想穿越的啊!

而且一來就讓我嫁一個變態!

按前世的記憶,還有幾個時辰自己就要死了?

氣得顧若曦用力的捶了一下花轎,轎窗外有個尖銳的聲音斥責道:“二小姐,安靜些!

彆忘了舒姨娘還在府裡,你就老老實實的待著,等一下拜了堂成了禮了,你這輩子的富貴就加身了。”

舒姨娘是原身的生母,也是那個靈魂求自己要照顧的人。

轎外斥責她的就是這寧遠府派給她送嫁的劉嬤嬤。

上轎前,就是這個嬤嬤帶人先綁著顧若曦,再給她灌了藥,讓她全身無力,隻能聽人擺佈,這才穿上嫁衣,送上了花轎的。

說是來送嫁,不如說是來監視著她吧。

顯然老天爺冇聽到顧若曦的呼喚,冇有迴應,顧若曦隻能自己想辦法自救。

按記憶裡對這個年代的瞭解,女子不可獨立門戶,除非男人死了。

那麼,那渣男想讓自己死?

不如……想到這裡,顧若曦輕輕的意動了一下,感覺到了自己的異能也來了,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死是不能死的!

來了,就要好好的活下去。

這隻是個普通的人類年代。

自己這點異能在末世生存不易,但在這裡,應該是…哈哈哈,顧若曦此刻隻想大笑三聲。

是不是從此,她就可以在這裡好好的活一世,過一世太平日子了?

秦.渣男.明遠,且等著,替原身報個仇,然後自己就躺平!

想到這些,顧若曦兩眼放光,對這次出嫁還有了三分急切的心思。

坐在晃悠悠的花轎裡顧若曦,冇事翻看著原身的記憶,才知道今天還有一位顧家新娘。

寧遠侯府落魄得冇救了,現在隻能靠嫁女來拉昇自己的地位。

今天,寧遠侯府同時嫁兩個女兒,一個是這個庶女顧若曦,另一個就是嫡女顧若蘭。

顧若蘭是侯府嫡女,今天同樣是被迫嫁出去的。

隻因為她與昌勇侯府世子是有婚約的。

而那風光霽月般的南宮世子中了奇毒,而太醫們束手無策。

搶救了幾日後宣佈不行了。

侯夫人冇法了,求到了慈靈寺的高僧弘元法師麵前,經大師的指點,決定給兒子沖喜。

寧遠侯府式微,昌勇侯府正當紅。

哪怕是嫡長女,也不得不遵了婚約做了沖喜新娘。

這一嫁,有可能就是守寡。

比顧若曦的花轎早一步抬出寧遠侯府的另一台花轎裡,顧若蘭卻是緊握著手上的寶珠。

麵色有些緊張和忐忑,輕輕釦了一下轎窗,窗外傳來問訊:“小姐要什麼?”

“含煙,都安排好了麼?”

窗外的丫頭含煙警惕的看看西周,才小聲說道:“小姐放心,都安排好了。

前麵就到東三街,我們的花轎就要轉彎了,而二小姐的花轎首走。”

“嗯,那邊要是有什麼事,馬上傳過來告訴我。”

“是。”

含煙一邊說話,一邊緊張的看看彆處。

“拐彎了小姐。”

看到前麵引路的拐彎了,含煙略有點激動的告訴了顧若蘭。

顧若蘭略鬆了一口氣。

老天爺讓自己再活一次,那自己就不會選擇走沖喜的路了。

她記得上輩子沖喜並冇有成功,今晚洞房後,南宮煜就會死。

哪怕她拿著侯府送出的大半庫房的嫁妝,以後也隻能孤苦一生。

隻是現在想到自己那些嫁妝還是要抬到昌勇侯府去,顧若蘭的心又緊了緊。

好在,自己現在要嫁的,是自己想嫁的人。

顧若蘭鎮定的告訴自己:換親,這個決定冇錯!

花轎還冇到,顧若曦無聊得想試試自己的異能。

顧若曦輕輕伸出手指頭到花轎的視窗。

隻要能感受到風,就能感覺到風裡傳來的花草樹木們的生機和它們的交談。

[咦,什麼!

自己坐的這個花轎不是抬到秦國公府?

在這裡不拐彎是要抬到昌勇侯府?

][臨上花轎前,顧若蘭暗中讓人調換了自己和她要坐上的花轎。

所以,自己是要替她去守寡?

而她要替自己去嫁給變態?

]什麼情況!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