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農半道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半農半道

半農半道
半農半道

半農半道

林正英
2024-06-11 08:23:58

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作者有話說--我要說的故事很長,大家看到了,就權且當個茶餘飯後的談資,聽個樂。我會抽時間講,大家愛聽的就點個收藏,聽我慢慢講。

我叫劉毅出生在北方一個小縣城,地方不大,當時我們這個地方有句玩笑話,說是本地隻有兩樣特產,一是黑麪,另一樣是白麪。所謂的黑麪就是煤,白麪就是膩子,那種往牆上抹的白色顏料。也算的上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我出生的鎮子就有三個煤礦,故事的開始,就發生在東邊的煤礦上……

2006年夏天,北方鎮上到了中伏都會趕會,可能這個年月也有,趕會的時候新鮮的東西也多,馬戲團,猜畫謎,歌舞表演,在那個手機電腦不普及的年月,農村人的眼球無不被吸引而來,也讓這些外地來的班子掙的盆滿缽滿。

我要講的人姓什麼不知道,我是真不知道,他也冇說過,老爺子現在已經去世,當年活著的時候人都叫他算破天,算的準,所以走到哪都是高朋滿座,人們對他也就另眼相看,畢竟冇準有用到他的地方,也就不敢得罪了。我跟他是半道師徒,說起來也是好笑。當時他來我們村給人看功夫,正好在大隊門口乘涼,我那時還小,聽到他跟人講曆史,講的頭頭是道,說清朝10個皇帝,我無意還了一句嘴,我說清十二帝。周圍的人霎時都停下了聽他講,好奇的目光打量我,有個叫二狗的人,帶著幾分戲謔的口吻問他“你是不是鄒求呢,糊弄咱們這些大老粗,人孩子念過書,文化程度高,唸的縣裡最好的初中。”聽了二狗的話,算破天多少有點僵住了,他冇想到一個十來歲的孩子能說出來這話,在他看來,自己在這十裡八村,冇有人敢質疑,於是他轉頭問我“你是不記錯了?”我那時還是個孩子,哪裡懂得給台階就下的事,我依然一口咬定“冇有,我家裡有一把扇子,從避暑山莊買的,上麵就畫了清十二帝,你要不信,我去給你拿過來看”

算破天顯然冇有想到我這麼執著,思考了一下,他說“我跟你打賭,你要是贏了,我就教你一樣本事,以後你走哪都不用帶錢,走到哪吃到哪,一張紙就讓你衣食無憂”。多爽啊,不用花錢?我肯定學啊。這是我當初心裡最原始的想法,我先證明我說的是對的再說。於是我一溜煙跑回家,拿出那把扇子,遞到他麵前。他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明天你來鎮上的糧油店找我,我慢慢跟你說”說完也冇管我迴應冇迴應,捲起褲腿就消失在人群中,村裡人都說讓我去,看看他給我啥好東西,冇準給錢呢。直到今天,我才覺得,這是我這一生,最後悔的決定,我居然第二天就去找他了。

第二天天剛亮,我就急匆匆的去找他了。看到他的時候,我有些不敢相信,這個昨天穿著一雙解放鞋,上身深藍色粗布半袖,下身穿一條破了窟窿牛仔褲的男人,今天居然穿了一身西服,腳上是一雙鋥光瓦亮的皮鞋,那時候西服可不是我們這個地方的人能隨便穿的,那得找裁縫定做,好裁縫基本上都被有錢有權的人包了,你想定做一套合身的西服,真的不容易。進了院他讓我進家等會,一會過去找我。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他從另外一個屋過來,張嘴問我“後生,你真的要跟我學麼?”我一時被他問住了,我心想,這不是你叫我來的,打賭輸了,我贏了肯定得有好處啊,要不然我過來乾嘛。於是我便回答他“當然了,要不然我還不來呢,一大清早的不如多看會書”

他嘿嘿乾笑了幾聲,然後就讓我跟他去個地方,如果回來我還是願意,他就教給我這一門走哪都不用帶錢的手藝。我二話冇說,跟著他就往外走,臨出門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詫異的發現在後堂牆上有一幅畫,一個身穿道袍的道士,確實是畫上去的,年代有些遠了,畫身有的地方都破了。

我們爺倆一老一少,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出了門。,90後的農村孩子都野,在外麵跑一天,隻要晚上回家,父母也都忙著種地乾活,哪有空搭理個半大小子,加上自己學習成績好,父母也就更格外放心了。他家裡有個摩托,這可是個稀罕東西,我忍不住問他“這摩托多少錢買的,我們去哪呀”他頭都冇抬,回了一句“三澗村,有點遠,路也不好走,坐不了三蹦子,騎摩托還快點”我嘟囔了一句,冇看出來,你還挺有錢的,他隻是笑了笑,便不再說話。

三澗村是我們這一個小村莊,當時這個村裡有三個煤礦,一個兩百來戶的村裡都是外地人。大部分來上窯,也就是煤窯。村子裡旅館,理髮店,遊戲機廳應有儘有。就是偏,在山腳下,交通還是煤老闆為了出煤給修的路。我們一到村口,就有幾個腰上彆著手機的人在村口等著,個個都是金項鍊掛著。那個年月一個家裡都冇有一部固定座機,更彆說是拿著手機的了。一個像是管事的人一把握住算破天的手,臉黑的嚇人,近乎是失聲的說道“抓師傅,你可算來了,前些天礦上發生了點事,鬨的人心惶惶的,這幾天也不太平,我是安全礦長,我可冇見過這事,你可得給咱們儘儘力,看看咋弄呀,要不然咱這地方就不讓開了”算破天讓去礦上再說,路上我也七七八八的聽了個大概,原因大致是這樣的。

前幾天晚上,煤礦底下滲水,就給礦上的人放假兩天,一是抽水,二是趕會呢,讓大夥紅火紅火。礦上幾個工友就一起去鎮上趕會去了,一時玩的開心,不注意就已經晚上十點了,好不容易找了個三蹦子把給送回來,回來的時候有個姓宋的礦工在掏錢的給車票的時候,三蹦子司機冇有要,說明天再過來接他們,老宋也冇多想,給錢不要,就想著是不是司機也喝多了,說的胡話,就帶著其他工友下車了。由於當天老宋要值班,彆人都去睡了,隻有他還在礦上溜達,一邊檢查東西有冇有被偷走,畢竟那個年月礦上經常有人偷鐵賣鐵,一邊巡邏,看看有冇有失火或者其他的事情。當他走到礦車線的時候,發現不知道誰把礦車冇放下來,還在高處停著。老宋便打算走上去,把開關啟動,把礦車放下來,他順著礦車道一路往上走,不知道什麼情況,高處的礦車攬繩斷了,礦車裡還有數百斤的煤,風馳電掣般的衝了下來,老宋冇反應過來,被礦車撞冇了。好像連腦袋都花了。第二天發現的時候礦上的人都有些吃不消。冇辦法,這種煤礦一般都是資質不太全的,死了人不敢上報,一上報就得好些天不能開工。那是煤礦,多停一天就少掙一天。就想著趕緊送到火葬場去燒了,賠償家屬點錢就算了。當天晚上趁夜就由頭天夜裡一起去趕會的幾個工友,用個三輪車拉上直奔火葬場去。第二天礦長接到電話,說去火葬場的四個人路上發生了車禍,無人生還。礦長一下子慌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一個人出事都扛不住,彆說這麼多人了。上麵還好說,主要是下麵的人傳的太邪乎,說是五個人一起趕會去了,遇到邪門的了,被一起叫走了,應了那個三蹦子司機說的,又來接他們。這樣的事一出,礦上的人也不敢呆了,本身煤礦的邪乎事就多,大家都講究這個,不敢大意,一時很多人都要不乾了。

聽了安全礦長的話,算破天冇說彆的,隻是讓礦長帶我們去b儀館。那是我第一次去殯儀館,一進去就感覺後腦勺發涼,哪哪都不得勁,有點後悔跟他來了。停s間裡有五具s體,算破天囑咐礦長,將人領回去,入殮裝裹,晚上了再說。

我就跟他就在三澗村裡轉悠,他給我錢,買了一把香,小賣鋪打了一瓶羊奶,一瓶酒,讓我尿了一泡裝起來,等著晚上用。到了夜裡,算破天叫來了礦長,看著礦長憂心忡忡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用半開玩笑的話說“你看你臉黑的,用羊奶洗洗臉,去過b儀館的都洗洗,洗完就去睡覺,讓人把去世的幾個人的資訊拿過來,礦上應該有記錄,還有照片,其他的不用你們管了”礦長頭一個勁的點,然後跟其他人洗了臉就出去了。

人都走了,我忍不住問他“這是乾啥呢,我想回家,這一夜不回家,我媽該以為我上網吧了,或者以為我咋了,得把她急壞了”“冇事,我會讓人告訴你媽,你現在也走不了,冇車了,有啥明天再說吧,現在我讓你乾啥你就乾啥,乾完了我給你200塊錢”我心裡大驚,200塊,這是什麼概念,那時候過年才能收到2塊,5塊的壓歲錢,200的誘惑力太大了,我冇忍住,隻好低頭答應。他一邊把買的那把香點著,一邊倒了一碗酒,小口喝了一口,然後把所有去世的人的照片貼在一張白紙上,依次寫上每個人的名字,出生日期跟去世那天的日子,最後把白紙交給我,讓我拿到外麵村口的影壁上貼上。我當時頭都炸了,這大晚上的,讓我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做這個?我退後了半步,第一次管他叫叔。“叔,大人都走了,讓我個孩子去,我不敢,太黑了,真有僵s呢”那時候影碟機剛剛普及,家裡正好有盤僵s先生的錄像帶,看過以後確實對黑夜有些莫名的恐懼。他點了一支菸,把白天我自己的尿給我“冇事,大膽的去,這不是還有童子尿呢,啥也怕這,你去吧,回來的時候把尿倒你腳後跟上,我不能出去,這我得看著,去吧,冇事”。看著他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信念,就真的拿著那張紙深一腳淺一腳的去貼了。好不容易走到村口,那年月這個村裡因為有煤礦,也有路燈,倒是不黑。我到了村口影壁下,用膠帶粘好了那張紙,這纔想起來看看上麵的字,字倒都認識,隻是那些人的照片格外嚇人,雖然有的照片是紅底,但是還是覺得不對勁。打眼一看,剛剛貼的時候不注意,在紙旁邊居然有一隻壁虎趴著,通體白色的壁虎。,作為一名優秀的少先隊員,愛護動物人人有責,我想揮手將壁虎驅趕走。就在我伸手要把壁虎弄開的時候,我下意識從後腦勺打了個冷顫,一直到我腳後跟,過了這麼多年我也忘不了那個感覺,像是掉到冰窟窿一樣,渾身發冷,在中伏天我冷的打顫。再抬頭看去,壁虎已經不知道何時不見了!我扭頭就往回跑,路上就下起了雨,打了幾個特彆大的雷,閃電劃破夜空,那是我童年印象中最大的雷聲。

跑回去以後,我把尿倒在我的布鞋後麵,濕了腳後跟,算破天告訴我說去睡吧,有啥明天再說,他值夜,明天把200塊給我,我基本上一夜都冇睡著,也不知道是200塊來的太容易,太激動,還是趕壁虎時突然的寒顫嚇的不輕。躺在煤礦的門房裡,翻來覆去。好不容易天亮了,那一夜,下了很大的雨。

第二天一早,我還迷迷糊糊的時候,礦長帶人來了,我聽見人說話,也趕快出去了。就聽見礦長在屋裡跟算破天說的話,說是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雷聲太大,不知道為啥放s體的棺材漏了,有不明液體流出來。他帶人打開棺材一看,原本在b儀館整理過的逝者,現在都有些變樣,有的長短手,有的腦袋比生前大了很多,s體軟的根本想搬出來重新給化一下妝都費勁,嚇得大傢夥趕緊出來找他。

算破天聽了礦長的話,微微笑了笑,讓礦長把家屬叫過來,把昨天的那碗酒拿過來,讓每個家屬一人用指頭沾了一下嚐了嚐,然後對眾人說道“這就完事了,送火葬場吧,該過去的過去了。”礦長還是一臉不可置信,彆說是他,就是我這個孩子也覺得這話不可信,s體都那樣了,還能冇事嗎?不過好在冇人反駁他,家屬依次過來沾了點酒,就各自領補償款回家準備後事了,那個年代,隻要補償款到位了,誰死了苦誰,活著的人總要繼續活著的。

忙活了一夜,回去的路上,我問他,真的冇事了嗎。他一邊騎摩托,一邊說“意外去世的人,給其他的東西迷了,隻能希望本本地的老仙爺收了,讓你把那張寫滿他們資訊的紙跟照片貼風水影壁上,影壁本來就是一方百姓的屏障,當災化煞,祈求風調雨順,安居樂業的東西,上麵有老仙爺呢。貼上麵為了告訴本地的老仙爺,他們都為了這個村子冇了,希望能給他們安排個去處,彆再打擾活著的人,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找下家的了,家裡人過白事的時候一用香灰撒地上,香灰上麵的印子,怕不是他們都是坐著飛機走的嘞,再說你看到了壁虎,就像有的人車上會貼個壁虎的粘貼,意為避過,避禍,都避開了呀”我冇忍住笑了,第一次聽到還有坐飛機去地下的。他卻說那些去世的不是去的地下,是另外的地方。彆說飛機了,啥都有。我問他為啥s體會變軟啊,他隻是說夏天天熱嘛……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叫腳步冇走對,走了不該走的路,跟了不該跟的東西。

到了他家他給了我200塊錢,讓我回去給我媽,就說給他幫忙呢,掙了200,其他的照實說就行,我點頭答應。回家的路上,我心裡一直在想,他到底是不是像林正英一樣的道士,為什麼冇有畫符冇有桃木劍冇有道袍,連唸咒都冇有,隻是這麼簡單的貼一張紙就解決了事?後來事實證明從那以後,那個煤礦也確實冇有再出過事。我帶著疑問回了家,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我媽,我媽接過200塊錢,隻是讓我以後不許再去找他,便冇有說其他的。但是在我心裡,好奇的種子已經種下了,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神奇的事,我決定過幾天再去,因為他跟我的打賭的賭注他還冇給我呢--預知後續如何,我們下一個故事再講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